《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外传之七日
尾声

不知道是第几次,林墨忍不住抬头看对面墙上的钟。她已经有些后悔,给出一个最后时限。要是在那之前他还是不醒来,该怎么办呢?还能怎么办?不过是继续等待罢了。

每个等待的人,通常都给自己一个时限,因为他们需要一个希望,一个看得见的边界。然后呢,他们把那边界延长,延长,再延长。只要最后能越过那个边界,就算是莫大的幸运。

林墨和倪裳对坐在床的两侧,都沉默无语。

七天的时间,一百六十八个小时,就算只有一半在说话,也是五十部电影的长度。有多少记忆和往事被说起,直到最后连最亲密的人似乎也无话可说。

等待这个游戏,最简单又最困难。耐心这个东西,也是因时因地因人而不同的。不约而同的,二女对七天这个时限有恐惧,也有很多的希望。

沉默太久,林墨似乎想找个话题来填满空荡荡的房间,“姐姐,思宜姐和楼叔叔那边有什么消息?”

这个问题其实早有答案。倪裳说:“好像没有特别的法子,和附一院的方案没什么差别。”

林墨叹了口气,“我定这个一周的时限,是在作茧自缚吧……”

倪裳安慰她:“等待是挺难熬的,所以我们才给个限期,让自己有些盼头。如果一周不行,那就两周,就一个月……它总会来的。我从不怀疑这一点!”

她说着话,心里却想,这一次和上次终究是不同的。他不是生死未卜失去消息,他真真切切的躺在面前。而如果尊重科学的话,时间拖得越长,他便越不可能醒来。

林墨低着头,想起温凝萃的临别赠言——他是故意的,他这是拿昏迷不醒要挟你们呢!只要你满足他的漫天要价,他一定会醒来的。她扯了扯嘴角,带出个苦笑,那不过是凝萃别出心裁的一番好心安慰罢了。

但在窒息的等待中,戏言有时候也是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林墨嘟着嘴,心里狠狠的说,你真是故意的?真的是么?!

※※※

叮,墙上的挂钟轻轻响了一下。

倪裳抬头看过去,已是晚上十一点整。

她呼出一口浊气,看一眼对面的林墨,她在床的另一侧坐着像个雕塑。

站起身来,才感觉头有点昏,似乎有种失重的感觉。倪裳走出病房,在门边回头看了一眼,那种沉寂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

去过洗手间,她没有回病房,踱步到了五楼西侧的阳台。从阳台上往外望去,翠湖黑漆漆的,很远处的湖心偶有一两点光。

七天,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最后时限。但七天的等待,七天的诉说,似乎已经耗尽了她的精气神。倪裳不知道,像这样下去,她还可以支撑多久?

有那么一刻,一个可怕的念头止不住爬上心头——这真是他的宿命?会死于车祸?

前生是因为挽救林墨,今世是为了自己?

那念头像个可怕的种子,出现那一刻便迅速发芽蔓延,慢慢的让绝望压过了信心。

女子独立在五楼的阳台上,凄冷夜风中,仿佛一支柔弱的花。

※※※

走进病房,倪裳大声的对林墨说:“并没有宿命这个东西!”

林墨似乎被她惊醒,抖了抖身子,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她。

倪裳喘着气,“并没有宿命这个东西,小墨!因为原本是宿命的,都已被他改变了!”

林墨眨眨眼,微微点了点头。

她轻声说:“姐姐,我刚才发了一个誓。”

倪裳使劲喘了口气,胸口还在起伏着。她嗯了一声。

林墨抬起头,看了一眼钟,“我告诉他,如果在十二点前醒来,我便答应他任何一个要求……不管多么奇怪,多么荒唐,多么无理……”

墙上的分针,离着十二点还有八分钟的距离。不知道,这算不算真的作茧自缚!

林墨看着床上的男子,很认真的交待:“但是过时不候哦!”

把鬓角的一缕散发理好,倪裳坐下来,神情温柔的看着她的妹妹。在心里,她也正悄悄发誓,“只要你能醒来,我答应你任何的要求……所有的,无限多的……”

※※※

林墨闭上眼,那秒针还剩下最后一圈,便到了她定的终点。

奇迹不过是小说家言,电影里的故事吗?他就是奇迹,脑海里回响着的是吴茵的声音。

她双手使劲的搅在一起,用力太大以至有些发白。

啊!有人短促的大声惊叫了一声。

林墨全身抖了抖,睁开眼,江之寒躺在那里,和闭眼前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

她抬头看过去,床另一侧的倪裳一只手正捂着嘴,两腮有异常的红晕。

她的手不受控制的在抖,“他刚才眨……眨了眨眼……眼睛。”能言善辩的前主持人结巴着。

林墨低头盯着江之寒,好半晌,她抬头看对面的姐姐。这几天她总是轻言细语,总是微笑鼓励,但她的肌肤有着异常的苍白,反衬着还没有消去的腮红。

林墨心里有些痛,也许她的精神终究撑不住,以致有了幻觉?

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卷进来一阵风,和几个人。

“怎么了?”有人大声的问,是伍思宜的声音。她两边站着吴茵和不知何时去而复返的阮芳芳。

林墨飞快的看了眼墙上的钟,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迎上伍思宜的目光,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却忽然发现她的眼睛和嘴巴都瞬间张大,正使劲的喘气。

似乎是慢动作回放一样,林墨慢慢的,慢慢的转回头,床上的男子已经坐在那里。

迎上他的目光,里面空空洞洞的,像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儿。

林墨心紧了紧,“你……”出口的声音却已经嘶哑了。

好长的时间,江之寒眨了一下眼,看她的眼神很是奇怪。

林墨咬紧嘴唇,伸出手握住他的左手,一字一字的说:“我……叫……林……墨!”

男子愣了愣,似乎在努力回想。半晌,他转过头,在床另一边的女子微笑,眼里还含着泪光,“我是倪裳。”

门边的三个女子这时已快步走到床前。

吴茵低头看着江之寒,眼里满是怜爱和欣慰。

伍思宜皱了皱眉,轻声的自言自语,“又失忆了?”

阮芳芳挥挥手,认真的招呼他,“嘿,你好,我是吴茵。”

然后,她看见那个呆头鹅眼里抑制不住的笑意。

他身前正站着他儿子的妈妈,他朝夕相处最久的爱人,还有他最出尘美丽的红颜。

收回目光,他的左手握着他的前生,右手抓着他的今世。

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前路要如何选择,在这一刻,他很肯定的知道——

他很幸福!

【终】

※※※

终于到了完完全全说再见的时候了。

怀着感恩的心,我要感谢那些陪我长大和我分享青春记忆的朋友们,也要感谢喜欢这本书的朋友们。

祝你们幸福!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