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外传之七日
第七节

※※※

以前说好感恩节前把外传发出来,今天总算赶出来,今天会全部贴出来

祝大家快乐!

※※※

第三日。

从治疗室出来的江之寒,看不出哪怕一丝变化。

在特护病房里等着他的,是从中州飞来的阮芳芳。最近这一年,她在京城呆的时间很少,不出差的时候多回中州和父母住在一起。曾经酷爱白衣的芳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偏爱深色的衣服,今天她穿的便是一身深色的薄毛衣,当然丝毫不减她的容光。

坐在床边,她很随意的像在和一个刚睡着的人聊天,“倪裳林墨自然都见了,小薇和凝萃也简单聊了两句。我刚才和主治医生谈了几分钟,他们说详细的病情材料昨天已经传真了一份给港大医院,思宜在那边找了最好的专家会诊,有了结论就飞过来。吴茵因为出去露营,两个小时前才联系上,最迟明天下午也应该到了。”

“上个星期你发的短信我收到了,没时间给你回,想着什么时候见面再详细说。我飞了一趟京城,和老爷子长谈了一次。他没说太多,也没对我发脾气,只提了一个要求。他说,在他走之前,不希望看到我们离婚。我想了想,也答应了他,反正我又不急着有个自由身去嫁给谁。老爷子对我还是很不错的,这一份事业没有他也不可能开始。虽然要求不尽合理,但名义上的婚姻既约束不了他,自然也不会束缚我,就不要给老爷子添堵了。他说自己没多久可活了,这样的话以前是绝对不会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听了心里忍不住有些悲哀。谈完话,在京城屋子里还留着的一些个人东西,我都一并收好带回中州去了。去年小杜他们开发那个楼盘,就是西山山腰那一个,我非常喜欢,替我爸妈订了个最大的,大概下个月就可以搬进去。我也准备跟着住进去休息一段儿。”

“和JPM那个合作,下个月底可以收工。那以后,我准备放自己一年的假。怎么过还没有想好,反正好吃懒做就跑不了。对了,宁州那个篮球队赞助商要跑路,我没禁得住一个朋友唆使,准备接手过来。呵呵,我和俱乐部老总打了招呼,招人的时候身材姿势最重要了,要帅一点的酷一点的。终于有一天,也有十几号帅哥替我打球卖命,这可是以前梦中都不敢幻想的美好时光啊!”

如果有个人在旁边,一定会惊讶于唠唠叨叨的芳芳,和她平日的形象太不相符。

她却毫不在意,一路唠叨下去,“上个月在中州街头偶遇萧亦武,他结婚好几年,孩儿都两岁了,骑在脖子上,看起来很疼爱。你别说,他老婆真漂亮,他倒真是太显老。也许……他真有某种奇怪的吸引力吧,收入也不算高,工作说不上光鲜,你看,还是有漂亮姑娘愿意嫁给他。说明啊,我当年的眼光还不算太差……后来变糟了,多半是拜你所赐。什么认真思考,理智抉择,都是些什么鬼话!”

“你不知道,我现在遇到林墨倪裳她们,还奇怪的有种心虚的感觉。那年在温哥华街头找到你,回国之后却要瞒着她们,看着她们望穿秋水等你出现。我并不是会撒谎的人,所以几次她们约我吃饭我都推掉了,以至于后来彼此之间还有些小小的误会。”

“林墨和倪裳说,要和你说些或许能触动你的往事……”

从哪里说起呢?

美丽宛如精灵的女子手托着腮,认真的回想:

那一年,在中州师范的物理奥校初识,也是一个桃红柳绿的春天。她站在一边,看他和大学篮球队几个对他女朋友出口轻薄的家伙大打出手。她和他的女朋友站在后面,倪裳捏得她的手生疼却丝毫没有察觉。

那一个黄昏,她抱着萧亦武留下的篮球,傻坐在篮球场边。他一下一下的拍那皮球,把她从回忆中拍醒。他让她试试投篮,不要做那好龙的叶公。汗水滴在水泥地上,她一抬头,看见他温柔的微笑。

那一个上午,他们一起打车去看宣判。法庭外的天空,特别的高远特别的疏朗。他苦口婆心的劝她说,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不要因为那迁怒于自己的父母。

那一天晚上,她穿着米老鼠的睡衣,脑子晕乎乎的有七分醉意,更有十分想要放纵的欲望。他把她一把推倒在枕头上,芳芳,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明天醒来,赶快长大去把握自己的命运吧。

那一年新年的前夕,他们在闹市街头偶遇,一起去僻静的小茶馆喝茶。他送她上公车,她站在车尾,隔着车窗玻璃看他一直站在原地相送。车离他愈来愈远,新年的钟声越来越近。

那一个国庆,在尼姑山头,她把脚浸在冰冷彻骨的溪水中,对他说,倪裳还喜欢你,你要好好把握呀。

那一天晚上,他们在翠湖边吃过晚饭,沿着长堤走上昏暗的长街。在表姐住处前的大树前,她对他说,我的青春,从他开始,到你结束。

那一回在大洋彼岸,他们好些年后第一次重逢,他身边那个金发女子娇小迷人。咖啡厅的暖灯下,他们谈起往事,故人,和正在追求她的男生。

那一晚在办公室加班,忽然接到他的电话。他问她,结婚也不请我,未免太不够朋友。她回他说,你真的喜欢被邀请吗?

那一个傍晚,她闲暇中打电话给倪裳,却听到他出事的消息。做好了几个小菜,在灯下等丈夫回家,心里琢磨着怎么开口请他打电话给公公的部下让他们出手帮忙。

那个秋天的午夜,回家看到赤裸的丈夫和跋扈的小三儿躺在她的床上,她惊讶的发现自己没有丝毫惊讶。把那女人揪着头发扔出门外,她忽然觉得对她使用暴力对自己也是一种侮辱,心里憋气的慌。她没有转身离开,是因为她有很重要的事要问他——为什么说好了事情已经办好,江之寒忽然间又重新出现在在逃通缉名单之上。他毫不顾忌的哈哈大笑,因为我故意的,这是我给你们下的套。

那一个深夜,面对她刀锋般的目光,烂醉的丈夫似乎忽然清醒,他指着她说,我早就知道你在骗我。萧亦武怎么可能是你的初恋?那个落魄窝囊,在布上绣花的家伙?你以前真正的恋人是他吧?是吧?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敢承认!可是到头来,他也逃不出我的掌心。我不过是和其他女人上上床,你的心却一开始就不在这里。芳芳啊芳芳,你怎么天真到以为我会伸出援手帮你余情未了的情人呢?她怒极而笑,抓起客厅桌子上的小包,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开门离开了那个家。

那一个冬天的下午,她和伍思宜在办公楼顶楼那家咖啡屋说话。伍思宜认真的分析狡兔三窟的他可能的去向——美国:他有投资,地儿大,还有可靠的朋友在那边;加拿大:袁媛的父亲可以给他最好的庇护;香港:冯家老二和他的交情应该值得信任;开曼群岛:他去过那里很多次,不仅有投资,和当地的政商界似乎颇有联系;兴许还有澳洲和瑞典,别忘了Autumn和卡琳的父亲都是有身份有影响力的家伙,和他也有业务上的往来。她侧头看了看桌子上的小坤包,里面放着她的护照和一张飞往美国的机票。

那年在温哥华的街头,她忽然想起他曾和她提起过的一家日本拉面店,问了很久找过去,小小的店面,汤很浓很香,外面排着长队。吃出一身热汗,她走出来,被风一吹,头发都粘在肌肤上。拐过一个街口,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她的心猛的跳了一下,往前快走了几步,却看见那人发丛中参差的白发,能听到心里失望的一声叹息。然后,似乎是有感应一般,那人转过头来。在温哥华下午的阳光下,她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忍不住流下泪来。

那晚在南太平洋那明珠般的小岛,她谈成公司最大的一笔上市顾问合同,和西装革履的老家伙们一一碰杯,趁着夜色溜出来。索性把脚上的凉鞋脱了,光着脚走在那柔滑如丝的沙滩上。走过一栋栋别墅,来到最边上那一间。推门进去,沙发上的人指指壁炉旁边茶几上的红酒杯,芳芳,恭喜发财!她白他一眼,麻烦你什么时候去把白头发染黑好不好?

记忆的长河流过十五六年,外面的太阳才爬到中央。

那个人还躺在那里,似乎听不见她难得一次的唠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