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外传之七日
第六节

在沪宁的温凝萃下午便赶到了,在病房外和倪裳林墨各自嘀咕了好一阵,又去医生办公室和主治的张医生谈了十几分钟。

四点三十分,她走进病房,把房门轻轻的在身后关上。

远远的,她静静站在门边,没有挪步。大约五六分钟后,她才走到床前,俯身看了看江之寒露在毯子外面的脑袋。

随手拉过来一个椅子,温凝萃大马金刀的坐下,开口说:“得了,别装了,她们都不在,快睁眼吧。”

理所当然的,那个人没有任何回应,连眼皮也没动一下。

温凝萃洒然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六年前,除了小墨她们都离你而去的时候,你玩一手失踪,结果大家都乖乖的回来了,帮你打理你的公司等待你的出现。现在呢?你想要的是什么?莫不是想要齐人之福?……”

她撇撇嘴,“那样的话,也需要人和你配合吧。里应外合的人可找好了?不考虑考虑我?”她凝目盯着床上的男子,想要捕捉哪怕一丝波动。

但她失望了。

温凝萃静静的等待了不知道多久,才又开口说:“你一回国,吴茵便躲到加拿大去。她的态度很明显了,即使心里还有你,她并不想和任何人去争你。思宜呢,养了两个小孩儿,一天到晚在我们面前宣扬养小孩儿比养男人好上一百倍,号召我们即使不结婚也要去养两个玩儿。我看她的姿态也再明显不过。剩下门外那两个……我原以为倪裳还会像以前那样避让,没想到……我总是看错她。”

温凝萃叹口气,“她们俩说,要和你说些往事,尽量捡可能触动你神经反应的。我可不认为,她们说的事情不能唤醒你,偏偏我有这个本事。刚才和倪裳说话的时候,脑子里忽然浮现出那一天的情景,你红着眼,像头公牛一样歪歪扭扭的在七中校园里往前冲,我拦住你问怎么了,你一脸漠然的看着我,问你是谁。真的,那时我被你的样子吓着了,后来都没好意思告诉你我被你吓着了。那是曾经最触动你神经反应的事情吧,算算有十五年多了吧。回头看,十七岁时的分分合合,还真不过是人生的小插曲哦……”

“如果你真的睡着了,我不妨告诉你几个秘密。你醒着的时候,我是决计不会说的。”温凝萃调整了一下坐姿,手托着下巴,“林墨去找你之前是来找过我的,我强烈鼓励她要先下手为强。我对她说,思宜吴茵好不好,和你有没有感情,答案不言自明吧。但她们坏就坏在晚到了一步,所以在你心中总有些不如倪裳。至少曾经有那么些年,不如倪裳。如果她真的相信这一次你报仇结束可以重启新的人生,那么在你Reset之后一定要第一个找到你,早起的鸟儿才会有虫吃。后来接到倪裳的电话,我告诉她你很安全,虽然我不知道你具体在哪里。但我没有告诉她林墨去找你了……”

“在他们两个之间,我为什么会选择支持林墨呢?……开始我以为是本能的反应。但今天来医院的车上,我仔细想了想,自我拷问了一下。按理说,我和倪裳更早认识,大家相处的也很好。她那样的女生,很难不让人喜欢吧?但……也许这么多年来,你对于她……比对我们这个圈子里任何其他人都不同。也许是因为那样,我会觉得林墨更可亲近一些。很多年以前,我其实劝过倪裳,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芥蒂,不管你是不是有一个现成的女朋友,她其实是可以把你争取回去的。我那时候丝毫不怀疑这一点,还曾经和她同仇敌忾讨厌过思宜。但那时候她选择退让了,因为她有其它的责任和顾虑。我真的没有想到,十几年后,她做了相反的选择……所以说啊,你们俩……还真是有些奇怪的共同之处的。”

“顾望山死之前,留了盘录像带给你。其实……他也留了一盘给我,我没有对你说过。里面没什么,多是些奇怪的自言自语。老实说,他那么个自诩很酷的人,留录像带这样的事情多少显得很奇怪。表面上,他是被他老婆开枪打死的。其实你我都知道,他是自己把自己打死的。他在外面找女人,从来都不带回家,为什么偏偏那天要把那两个女子带回去呢?……在我眼里,有一点你比他强:你虽然做错很多事,但总还想着去弥补和改正。也许有时候会自我放纵一段时间,却不会一直放纵下去。他呢?似乎看穿了世情,也摆脱了世俗的羁绊,其实却是个一直在原地打转的家伙……”

“你们虽然是好朋友,但你也许不能理解他……有一种奇怪的挫折感。从小到大,很多别人想要的东西他都垂手可得。但他真正想要争取的东西有几样呢?或者只有他妈妈的健康?文阿姨的去世,对他的打击比你我想象的还要大,真的……那种挫折感缠绕不去,我后来回头想才感受到一点。曾经有一次,是在你失踪以后,记不得具体是哪一年了,我和他难得碰头单独吃了一次饭。我们从凝江地产的业务聊起,慢慢的说起一些商务上的事情。我当时随口说他那个中介公司搞的很不错,赚钱比我容易多了。他冷笑说,我的生意不过就靠两个人,一个是我老头,一个是玩失踪的那个家伙。我回他说,那是你命好,生的好又有人愿意为你出力卖命。他说,是啊,我就只剩下命好而已。”

“对于你出事他也是有很强的挫折感的。本来你可以倚靠的屏障主要就是他们家和林志贤这边的关系,但你出事的时候,他偏偏没能帮上任何忙。林志贤冒了天大的风险把你弄回中州,但最后你被算计那次,还是许箐传出去的消息。有时候我想,你大概不应该那么早下手对付许箐。留着她在,他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最大的怨念想要去实现。”

不知不觉间,外面天色已经暗下去。

温凝萃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小顾的悲剧是,他过的生活在他内心最深处并不是他想要过的。他总是说,该享受的该经历的我都享受经历过了,同样的饭菜再吃第二遍委实没什么太大的意思。但其实他想要抓住的东西,并不在他的生活之中,而他一直拒绝承认这一点。你呢?你想要的是什么,之寒?如果你想要的就是要守护身边所有这些女生,如果那是你真想要的,那就去做吧,做了总比没有做更强。”

“这……就是我给你的建议。”女孩儿坐在床边,认真的作出结论。

她坐在那里,忽然间去年两人久别重逢的场景像电影画面一样奔涌而出。那时候她已是凝江地产的老总,商业和八卦杂志最喜欢的封面人物之一,不仅仅是因为她模特般的身材和她身后的财富,更因为她约会的通常是体育界演艺界和商界的钻石王老五。那么多年后,虽然圈子里的每个人都坚信他还活着,但当他突然出现在十米之外,那是言语无法形容的一种震撼。对于那个没有预告的突然重逢,她的本能反应是冲过去把他当成沙袋,狠狠的擂了很多拳。

半个小时后,在顶楼的休息室里,她擦干眼泪,恢复常态,盘腿坐在沙发上,对他说,这几年我曾经许过两个愿望:一呢,就是某一天顾望山跑来找我,说我错了,我爱的其实是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二呢,就是有一天你这家伙突然出现在眼前,大叫一声我还活着!

如果这两个愿望只能选一的话,我很高兴是今天得到的这个惊喜!

江之寒微笑回她,凝萃,谢谢你的重友轻色!

静寂的病房里,轻轻抓起江之寒的右手,温凝萃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那一年,你从外面回来,第一个来见的居然是我。虽然部分是因为我在沪宁的原因,但老实说我心里挺高兴的,原来温凝萃在江之寒心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之寒,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作为朋友,你对我很重要。作为情人或者是别的,你对外面的那两位更加的重要。所以,乖乖的,快醒来吧,我们这些俗人到头来喜欢的,还是喜剧大团圆的结局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