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外传之七日
第五节

走进病房的时候,倪裳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八点四十五分。

她看一眼面前的林墨,不用去看床上的男子,便知道他还没有醒来。林墨眼角有很多血丝,但精神看起来还不错。

她握了握倪裳的右手,“姐姐,你说得对……我今早又和医生谈了一次。我想,没有比这里更好的设备和医师了,转院不是个好的选择。医生说,物理方面的检查治疗,他们会想一切办法,但更多的也许还得靠我们。”

林墨紧抿着嘴,“我们需要和他说话,讲更多的事,那些能触动他情绪的往事,能唤起他反应的回忆。我仔细想,光有我们两个人是不够的,我要把和他关系紧密的人全部叫来,希望有人能够唤醒他……”

顿了顿,她补充说:“干爸干妈那边……我和晓晓姐通了个电话,干爸上次心脏病发作以后医生让静养不要刺激,干妈身体也不算太好,前几年等待消息的折磨对她身体和精神都是很大的一个损耗……之寒在他们面前,向来是报喜不报忧,觉得他们年纪大了难以承受情绪的剧烈变化……我们再拖一拖,就以一周为限。那以后……不管怎样,也必须让他们知道。”

林墨吐出口气,声音有些哑,“姐姐,你觉得怎样?”

倪裳眸光如水,“小墨,我都听你的。”

※※※

第一个到达的,是永远准时的,他最忠诚的秘书。

回头看了眼,倪裳在门边朝她轻轻点头,眼里有郑重的嘱托。然后,病房的门关上了,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床边。

张小薇开口说:“倪裳让我和你讲讲以前的事,她说那几年也许没人比我更清楚你的事情。是啊,我知道的挺多的,你那些约会,那些订的餐馆和酒店,可都是我这忠实的秘书一一执行的。我心里痛恨着某个花花公子骗走了我最好的朋友的感情,让她一直痛苦着,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还要严格执行他的命令。虽然那一多半是看在钱的份上,你也应该感谢我的职业素养,你说呢?”她眨了眨眼,“那些往事能触动你?还是……你自己都恨不得已经遗忘?”

她扶了扶眼镜,“你这次回来以后,我们也只有机会长谈过一次,还说的多是张谦的那些事儿。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诉你……大概在你失踪后第四个月的时候吧,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那个拉小提琴的姑娘,叫什么来着,对了,叫程贞的从德国打来的。她打不通你的手机,大概打过很多次吧,最后硬着头皮给我打电话。我也不知道里面的虚实,所以只是告诉她你出车祸,多半已经死了。她在电话那边抽泣,叫我不要骗她。”

轻轻哼了一声,“那时候,我哪有心情去理她,也没有仔细想过事情的来龙去脉。上上个月我去巴黎,居然在地铁站又遇到了她,样子很有些变了,被好几个男人簇拥着。她居然还认得我,走过来打听你的消息,我告诉她你重新出现了。她站在地铁出来的那个街口,忽然无声的哭起来,很漂亮很精致的妆也顾不得了。她联系过你吗?啊?!”

张小薇又哼了一声,“回到旅馆,我仔细回忆以前的那些事,把它们串在一起,才想到……那时候是你把她送出国的吧……即使她做过那些事……你还真是……”

“老板,”张小薇问:“你以前总说,倪裳是你要用一生去守护的。可是,你需要守护的人到底有多少呢?”

“虽然在小墨和倪裳之间,我显然是有亲疏的。但对于小墨,我真的找不出任何不好的话来说。你知道你有多么幸运么?家财万贯,也许不难找到一群女人,但要找到这么几个如此优秀又完完全全一心对你的人,是很难很难的。这个世界越来越功利,这样的女生都快成恐龙,就要绝迹了,却都围绕在你身边。即使优秀如你,也是配不上的呀!”

感叹了一番,张小薇说:“倪裳她精神状态很不好,但我了解她的性格。你醒来以前,她一定会强撑着,一定会装作没事情,一定会努力去安慰小墨。但再坚韧的弹簧,拉到最满,也支撑不了太久。她是经受不起任何坏的结果的……你如果心里还有几分怜惜,就不要再折磨她了……我很了解倪裳,也算了解你吧。这件事以后,她只觉得欠着你的,把以前你对不起她的事,你花心的事,你强迫着要干涉她生活的事都一股脑的忘光了,只觉得这辈子都欠着你的。所以,恭喜你老板,你又得逞了。你要是现在醒过来,就算把倪裳她拿去卖了,她也不会有丝毫怨言的……多好的机会啊,这么黄金的机会,老板,你不是最懂得要为己所用的吗?错过了这村,可就没有这个店儿了……”

撇了撇嘴,张小薇说:“好了,我能诱惑你的话也就这么多了……好吧,就算你做不了选择,你只要醒过来,就算要一三五约会一个,二四六去见另一个,我这忠实的秘书也会替你安排的妥妥当当的。这样的事情,你荒唐的那几年,又不是没有干过!”

老板躺在床上,脸色似乎带着一丝微笑。那微笑凝固在那里,几分钟都丝毫不动。

※※※

张小薇坐在椅子上,声音多了几分疲惫,少了些许活力,“上个月,张谦给我打电话了。不知道谁告诉的他,他才知道你活着回来了,过的还很好,是很有身份的外国友人。呵呵,我问他,不害怕吗?你的势力那么大,说不定要找他秋后算账呢!他说,既然你回来了,最坏的后果没有发生,他希望我们有机会重新开始。我告诉他,我有新男朋友了,他说他希望我还能给他一个机会。是啊,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但鹏飞关大哥他们死在那个悬崖下面,那些记忆却是怎么也抹不掉了。上次和你谈的时候,你说没有人是完人,张谦也是有苦衷的,他并不知道对方要做的任何事情,只是以为要打压一下你。”

轻轻叹口气,张小薇继续啰嗦,“你说,他也是普通人,被有关部门的人叫去谈话,难免会恐慌。你说,他的出发点也许是好的,想要保全我。你还说,在过去的那些年你习惯了严于律人宽于待己,其实设身处地的想想他并没有犯了不得的错,所以从不曾在你报复的名单之上。你说,不希望这件事会影响我的婚姻和幸福……是啊,我以前曾和你说,看过你和倪裳的分分合合,我更坚定了要找个普通人过平凡的婚姻生活的愿望。我不无自得的想,平凡人有平凡人的苦恼,出类拔萃的人如你和倪裳也自有你们的烦恼。但其实有一点我是骗你的……”

张小薇凑近了些,似乎在说悄悄话,“没有一个女生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想要选择平凡或者是普通。当年我自荐来当你的秘书,我说服自己的理由是待遇很不错,还可以帮倪裳看着你。也许那些不过都是借口,我其实也想……哪怕是站在一边看看不平凡的人生!”

“所以,你上次问我是不是后悔,被你连累到婚姻都出现了问题,我没有回答你。诚实的说,我从不后悔,虽然……我也不想目睹那些生离死别!今天来见你之前,我给张谦回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们之间已经是历史了,绝对不会重启的历史。我现在处这个男人还不错,也许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这一次我得更加小心谨慎。但张小薇三十几岁的人生,总不能只有一个男人感兴趣吧。我也要开始一段新的尝试。”

她站起身,柔声道:“之寒,如果你醒来的话,你会发现你也有一个机会,开始一段新的尝试。不管你这一次的选择是什么,抓住这个机会吧!啊,老板……加油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