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外传之七日
第二节

并肩走在黄龙溪边,江之寒偏头看风景,“还记得那年出事前,我们也是走在这里吗?”

林墨微微点头,她怎么可能忘记?

江之寒说:“好吧,我确实没告诉你所有的事。我是仔细想过的,我以为有些事情不说是好的,对大家都比较好,但也许我错了。”

他看着她的眼,“尤其是面对太聪明的女孩儿的时候,我犯过很多次这样的错误。”

这是一个委婉的责备?林墨垂下眼,没有说话。

江之寒伸出手,轻轻牵上她的左手,“上次倪裳来找我,说的事情……老实说我也没想到。”

他顿了顿,说:“关于她妈妈的事,我大概和你说过。出事以前,我留给她一个信封,里面有关于那件事的所有细节。后来呢……她把那个信封烧了,她说,要等我回来亲口告诉她。”

林墨不由自主握紧了他的手。

江之寒说:“五个月前在中州,我到她家里去,她父亲也在。一开始,我和她谈起我不在那些年的事,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来我发觉了,一时间却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什么时候和她说比较合适。你知道,这事就像个无底的鸿沟,一直在我心里,哪怕经历了所有的生离死别,到头来发现居然还是那么难以越过。她父亲看出来了,他说要我到卧室里和他私下谈一谈。”

“因为他这些年有心脏病,倪裳在他的房间里放了一个类似婴儿监听器一样的东西,有什么异动在其它屋也能知道,通常晚上都是开着的。过了这么多年,她父亲已经猜到当年我是唯一知道所有真相的那个人,也是曾经写匿名信给他让他一直惶惶不安的那个人。我们开门见山的讲起往事,关于他的婚外情,关于那盘录像带,关于他当年对我的看法,关于白阿姨和他讲起过对我的看法。我不知道的是,他把监听器悄悄打开了。”

林墨轻轻啊了一声。

江之寒叹口气,又露出个苦笑,“他并不是报复我,而是自己的一个坦白和忏悔吧。和我一样,这些年他都没有勇气当面向女儿坦白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破坏他完美父亲的形象。所以他把我一起拉下水。我其实要感谢他,不用自己鼓足勇气来说起那些往事。我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泪流满面的倪裳。我想说点什么,她只是摇摇头,朝我挥挥手。然后呢,我就走了。”

江之寒接着说:“下一次见面,便是上周六了。倪裳告诉我,那天以后,她花了好些时间平复心情。回想起那些往事,然后企图把它们留在身后。当然,她原谅了她父亲。这么多年相依为命的照顾他,即使以前他犯过很大的错,也早已被惩罚过了。倪裳说,看见他这些年的白发,回想起每他年在母亲墓前的悲伤和悔恨,她终于明白了是为什么,也觉得十几年的悔恨折磨早已太多太多。和她父亲长谈过一次,她便打电话想要联系我,但怎么打也打不通。那时候,我们已经去岐山了。她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所以打了很多的电话,直到联系上凝萃,知道应该没有事,才稍微心安了一些。”

看着她的眼,江之寒说:“但……她不知道我们在一起。”

林墨眨眨眼,等着他的故事,心里却大致有了个猜测。

江之寒无意识的耸耸肩,“那天她来找我,其实是对我说,经过了那么久的等待和思考以后,她觉得……我还在她的心里面。”

林墨抖了抖身子,手正要松开,却被江之寒抓紧了。

江之寒看着她,声音有些低沉,“她说,她只是想让我知道她的心意。如果可以的话,也许可以试着重新开始。我回她说,对不起,我已经答应你了。”

林墨下意识的咬嘴唇。

江之寒说:“然后,她……怎么说呢?我不知道怎么说,情绪有些激动。她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一起了。如果知道的话,我不会来找你说这些的。我真的是不知道!”

林墨伸出右手,捂着自己的嘴,使劲呼吸了几下,眼角有些酸涩。

江之寒说:“她说对不起,然后起身就走。我追上她,她反复说,我真的不知道,然后就流下泪来。我当时说,要说对不起,该说的人是我。但对不起,倪裳,我答应小墨了。这一次,我决心不再摇摆不定。”

终于忍不住,林墨停下脚步,偏过头,不让人看见脸上的泪痕。

江之寒沉声说:“我花了很多的时间,说了些算是废话吧,总算等到她的情绪平复下来。告别的时候,她恳求我,不要告诉你。她说,她会在青州多呆几天,走之前见你一面,要当面恭喜你。”

看着林墨,江之寒温言道:“小墨,我不是要欺骗,或是隐瞒。只是我想了很久,觉得不说出来是个好的选择。以前离开思宜和吴茵,都是我的错。但倪裳总觉得,那里面也有她的原因,心里有很多想法。她和你的感情,更不比寻常,所以……”

林墨用手背抹了抹眼泪,站在那里不作声。好一阵,她抬起头,似乎下了决心,“之寒,我还是要去见姐姐。”

江之寒哦了一声。

林墨看到他的眼里,“你也一起去好吗?”

江之寒不加掩饰的有几分犹豫。

林墨柔声道:“求你了。”

※※※

走到步行街的尽头,是一个丁字路口。

隔着马路,林墨一眼便看见了倪裳,挥手招了招。远远的,倪裳朝着她笑。眼光移过,停在她身边的江之寒脸上,微笑有些凝固。

红灯还亮着,对面人行道上有一个小孩儿,手里的一个玩具球,不小心落到地上,骨碌碌的滚到大街中间。他呀的叫了一声,追着他的宝贝往街中间跑。

几秒钟的功夫,才有人反应过来。有人在叫,谁家的小孩儿,还不赶快叫回来?却没有人应声。

长街的左面,飞驰过来一辆红色的靓车。似乎没有觉察到小孩儿的存在,以明显超过限速的速度飞奔,没有任何减速的迹象。

街两边的行人开始大叫,小孩儿的心思却全在那不听话的小球上。他追上去,蹲下身,要把它抱在怀里,第一下却没有抓到。

站在江之寒身边的林墨叫了一声,看见小孩儿没有抬头,便想着往前冲,手却被身边的人拉住。她一抬头,看见江之寒眉头紧锁,眼睛眯成一条缝,不自觉的手捏的她的手仿佛要断掉。

关于车的惨痛回忆,似乎镌刻在他身体深处的基因里。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他还是选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捏紧了身边的女孩儿,不让她有任何往前冲的可能。

林墨叫了一声,“之寒!”眼里带着恳求。

江之寒看着她,微微摇头。她似乎能感觉到,他的身子在轻微的颤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恐惧。

街两边的行人大声叫嚷,但那小孩儿和那司机仿佛都没有听见。

江之寒避开林墨的眼,一回头,嘴不由的张开了。

街对面冲出一个娇小的身影,她飞快的朝着小孩儿跑去,嘴里还在叫着什么。

有两秒钟的时间,江之寒脑海里一片空白,就像断电了一样。

然后,他听见心里的自言自语,应该想到的呀,她永远是坚持自己理想的那个女生。

“姐姐!”身边的人在大叫,江之寒能清楚感觉到她的挣扎。

下一刻,他一使力,林墨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歉疚的朝她摇了摇头,转身往街中间冲去。那瞬间,他似乎捕捉到她坐在地上看他的眼神。那表情很复杂,读不出是什么。

如果有什么可以让他克服前生今世心底最深刻的恐惧,那不是正义感,而是这个穿着紫色薄毛衣奔跑在正午阳光下的女孩儿,他今生摆脱不了注定要守护的人。

江之寒一边奋力奔跑,一边目测着车速和距离。他已经开始后悔,如果不是那该死的恐惧,他本可以轻松的把小孩儿带离危险的地方。

现在呢,似乎已有些晚了……

倪裳冲到小孩儿身前,一把拉住他的手,使劲往前推。

江之寒转眼已在他们俩身前,他左手抓着倪裳的肩,右手握住小孩儿的上臂,一齐用力,两个人往远处跌落。

转头看过去,那车头已经在身前。

本能的,江之寒只来得及做出最后一个动作。他似乎跳了起来,斜着身子,伸出左脚去蹬飞奔过来的车头。

然后,他的身体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朝着远处的人行道跌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一声带着哭声的惊呼,睁开眼,倪裳正蹲在他的身前,满脸泪痕。

仿佛时光错乱,回到当年高中足球联赛的日子,她也蹲在那里悄声哭泣。他给她一个微笑,“妈的,脚好像断了,真疼啊!”他爆了句粗口。

远处,似乎能听到林墨的叫声,那叫声越来越近。

然后,眼前一黑,所有意识都消失不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