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外传之七日
第一节

这是我曾经写过的另一个结局,那时候写了三万多字,这一次修改增加了一部分当作外传发出来。在写这个结局的时候,大纲里“被改变的历史”这一卷比现在大概多1/4的内容,接下来还有一卷叫归去来兮——江之寒在回忆起那个梦以后,又经历了被构陷,逃亡出国,失踪,归来复仇,最后当然还是命运的抉择。

关于以前大纲里被删去的没有覆盖的故事,从这个结局姑娘们的叙述中应该能窥到三分。

ps:我被告诫千万不要写双结局,那是最没有气节的表现。但这个真不是双结局,你可以把它看作是故事的延伸,一个更后面的结点。

※※※

桃红柳绿的春天,是青州最美丽的时节。黄龙溪外面的长街,在青大校门外这一段去年初封闭起来拓宽成了步行街。正值青春韶华的大学生们三五成群的走过,是一段亮丽的风景。

二十九岁的林墨,刚剪了短发,上面是白色丝绸的小衬衣,下面是水磨蓝的低腰牛仔裤,乍一看有本科小女生的青春活力,仔细品来却多了成熟女性的温婉和性感,毫不费力的便成为诸多风景中最耀眼的那一段。

她垂着眼,眉头微微蹙着,把重重心事写在脸上。从岐山脚下那个冷冽的小村庄走出来,更能感受到青州的暖意和繁华。按照江之寒的话说,终于重回文明世界——蓝天明媚,翠湖春晓,人群熙熙,手机也终于有了信号。

林墨的心里,却有抹不掉的一块乌云。那天他去和姐姐见面后,她问他有什么要紧事。回到文明世界重新开机后,被塞满的短信信箱和错过的电话中,倪裳的占了三分之一。江之寒回答说,因为从中州离开后很快失去了消息,倪裳不知道他的行动计划是否还在继续,又是否出了差错,所以很是担心。嗯,只是担心而已。

但林墨读出了更多的东西——晚上台灯的光晕里,他熟睡的脸上眉头紧皱,脸上的神色似乎混杂了怜惜与愧疚。她本以为,在那个遥远的似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子里,她已经成功的让他重启了他的生活,把过去,忧虑,和失去的东西彻底留在身后,或者埋葬在某个深处。但回头想来,那其实是个很天真的想法。

江之寒给了她一个承诺。他说,这一次,他承诺了便不会再动摇。

对此,林墨并不怀疑。

她只是忽然有些“心虚”,或者说心神不定。

※※※

他的复仇大计终于结束的时候,她第一个找到了他。很欣慰的,林墨发现他并没有迷失,他很想摆脱过去和失去朋友的伤痛,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她把他带到岐山脚下那个地方,最近两个寒暑假她和卓雪扎根的那块荒芜的老区,就像当年出事前她把他带回青大的校园一样,希望他能在那里寻回真正的心灵的平静。

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他心灵的平静,他的承诺,和他的爱?

但她知道,她不能永远和他呆在那里。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林墨并不排斥那个想法。

重回文明世界,打开手机的那一刻,她忽然想到,也许是无意识的,但自己把他带到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去过那个寒冷的新年,有很多很多的原因。

他失踪的那五年,自己一直在默默的等待。但站在那里守候的并不只有自己,还有姐姐,思宜,吴茵,和其他很多人。实际上,她们做的比自己还要更多——吴茵回到中州,执掌中州实业的运营;思宜留在羊城,江之寒名下所有中州以外的业务都并入她的管辖;而姐姐呢,他选择把UBS银行中的那个巨额账户留给了她管理。因为这个资源,在开始最艰苦的一两年里,中州和羊城两个集团的资金流动才有了坚实的保障。

她们三个人,和楼铮永这一批人一起,是支撑着他创下的商业集团在这几年屹立不倒的支柱。而自己呢,不过是静静的呆在校园里,读完了博士,留校当了林老师。

她一心想要他摆脱过去,和那些伤痛的往事,有个全新的开始。但她没有办法让他摆脱那些人,比她来的更早,和他一起共患难共生死的那些女子。

吴茵姐和姐姐都没有结婚,她们自嘲说太老了已经没人要,督促她要抓紧了赶快找个好男人。思宜姐虽然有了两个孩子,却都是收养的,来自那个地震前她寄住的家庭。她说,选择一双儿女而不是男人,是她这辈子最明智的决定。

但她们都还在那里,不是吗?

姐姐找他,又是什么事呢?为什么不可以坦诚布公的告诉她?这个问题困扰了林墨很久。所以,她决定在姐姐离开青州前把她约出来谈一谈。和他终于在一起以后,她还没来得及把这个消息告诉身边的人。因为,他们刚刚回到和大家联系的“文明世界”。

※※※

走在阳光明媚的青州街头,林墨忽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她和倪裳一起在眉山顶上看日出。那时候她说,姐姐,风景真美啊,和你在一起真开心,以后我们一起去环游世界好不好?倪裳说,等你有了男朋友便不会再想和我一起去环游世界了。她回答她说,男朋友算什么呀?姐妹如手足,男朋友是衣服。如果你喜欢,男朋友也可以让给你呀!

十几年后,难道不是她“抢”了她的初恋情人?姐姐这些年的守候,难道不是在等着他?

记忆的画面闪过——在沪宁,温凝萃盯着她的眼睛说,男人是要靠抢的,尤其是三心二意的男人。如果你真的下定了决心,便赶快去行动吧,小墨!如果我能给你一个建议的话,一定要做那第一个。

喂,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一抬头,江之寒微笑着站在身前,“你魂不守舍的干什么呢?要去约会初恋情人?”他嘴角带着温暖的笑。

林墨张嘴,肩头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迎上他的目光,她抿嘴,“我……约好了要去见姐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