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35章 沧海桑田伊人在【三】

这段梦里人生中有文楚,她是他研究生班主任欧阳的梦中情人。

后来和她做一个项目的时候遇到,认识。她博士毕业留校了,他在工作中当然只有跑腿打杂的份儿。也许他确实很踏实很勤快,也许欧阳替他美言过几句,她很提点他。

项目完了以后,联系还在那里。虽然不是一个系,有了任何电控方面的问题,他习惯去找她请教,她也很慷慨的不吝指点。

后来偶然有机会去她住处拿一本资料,是一个大大的四合院,听说是省级高官或者是顶级富豪才住得了的地方,她说是她一个好朋友暂借给她的。

一次她感谢他帮忙跑腿在住处请他吃饭,偶然发觉她屋里有很多的酒。自从被思宜教唆喝酒以后,他慢慢乐此不疲,而且酒量颇大。

忘记了怎么开的头,反正两人成了很莫逆的酒友。他平生只有一只手数过来喝醉的次数,有一大半拜她所赐。

有一次喝杂酒,从黄酒,到啤酒,到红酒,最后是白酒,一样一样喝过来,自信满满的他最后先倒下了。脑袋真的断电了一样瞬间黑暗,但断电前他迷迷糊糊记得说过一些傻话。譬如,他似乎说了我从小最想有的就是一个姐姐,要是你是我姐姐那就此生无憾了。

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早晨,一个人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外套显然被拿去洗过了。他有些羞愧,但看见她淡淡的水一般的微笑,一下子觉得什么丢丑都无所谓了。

后来一次拼酒,结果是两败俱伤——两个人很傻的玩一个忘记了什么的游戏,要赌个输赢。他说,谁赢了就可以提个要求,只要不违背侠义精神,不违法犯罪,输的人就要尽量去办,这显然是平常武侠书留下的余毒。然后,他赢了,他很果断的说,文老师,嫁给欧阳吧……

她为什么喜欢喝酒,他从不曾知道。听欧阳偶尔谈起,她曾有个深恋的男友,才华出众,却为了加官进爵抛弃她娶了副校长的女儿。但即使在最接近大醉的时候,她也从未在他面前谈起过那些往事。

也许她真把他当成可以宠溺的弟弟,所以即使淡泊如她,有一次也忍不住问,怎么还没有女朋友,要不要我帮你在系里面留心一个?

※※※

这段梦里人生中也有小怪,橙子,和舒兰。

他和小怪橙子并不是一个寝室,但住在一栋楼。某一次他去找踢球的球友,到了寝室发觉只有这俩在很无聊的打牌吃零食。不知道怎么对上了眼,三个人后来时常结伴去看录像吃饭喝酒。

橙子和舒兰是老乡,舒兰是她们系里有名的美女。橙子据说暗恋了她好些年,两人也有不少的交往。

还记得是在毕业前,舒兰已经考上了研究生,橙子工作了,就在青州。小怪呢,勉强混及格毕业,回老家上班。那晚聚在一起吃饭,说起橙子的同级老乡会最后一次聚会,他和小怪便极力撺掇他去表白。

他们出谋划策了一晚上,第二天一起吃了践行早饭,中午又喝了践行酒,小怪出了好多歪点子,他说了很多鼓励的话。那时候正是毕业季节,大环境很有些离愁别恨,不知道怎么仨人觉得特悲壮。

那晚是在橙子寝室睡的,和小怪吹牛一直到天明,从佛教的起源,三权分立,一直聊到少林老僧的武功评级,为橙子的夜不归宿而欢欣鼓舞。

上午十点钟的时候,橙子回来了,一脸平静,无喜也无悲。两个太监急问,战果如何?皇帝答曰,我没有说。

沉默三十秒,小怪怒曰,从此割袍断交。他笑了笑,拍拍橙子的肩膀,这样也许更好。

哦,纯真年代的初恋,他这样感慨。

旁边的小怪吐了一地。

※※※

这段梦里人生中有心佩,那个漂亮的像洋娃娃小时候总央求自己帮她做作业,在河滩边带她放风筝的可爱小女孩儿。她出国读高中去了,好久都没有联系。

这段梦里人生中有鹏飞,那个下午他被人捅死在七中的操场上。

这段梦里人生中有王萧和聂勤勤,王萧后来去了法国进修,聂勤勤考进青大成了他的校友。偶尔在路上或者食堂遇到,他们会停下脚步很亲切的问候互相的近况。

这段梦里人生中有名扬,和他一起走绕路回家的最好的朋友,后来考进中医学院,是他们这批朋友中最早结婚的一个。

这段梦里人生中陈沂蒙和曲映梅。初次见面他对以当年纯情少年他的标准而言打扮得很“妖艳”的曲映梅第一印象很不好,后来却当过他们俩地下恋情联络的信使,看着他们分分合合一直纠缠到大学毕业,最后终究还是分道扬镳。毕业那年暑假回家,曲映梅忽然上门找他。没说什么缘由,他陪着她在南江区压了一下午的马路,然后找了家自助火锅店,把肚子吃到撑破。夜幕初下,小桌子对面的女生喝着啤酒,抬起来的脸上有两道泪痕。

这段梦里人生中有个叫冉染的女孩儿,生平第一个送他生日礼物的女生。那时候连家里也没有给小孩子过生日的习惯,他通常都忘记自己出生那个日子。

这段梦里人生中有个叫黄茜的女孩儿,生平第一个在电话里对他说我喜欢你的女孩儿。他的回答了无新意的让人抓狂。他说,对不起,你很好,可是……,接下来语无伦次,心里感觉很是愧疚。

这段梦里人生中有个叫吴静的女生,曾送过他一双自己织的毛钱手套,曾经在进大学以后每周给他写信坚持了三年。

这段梦里人生中当然还有沈城,他是自己的师兄,终于毕业出了这青大,留在最后那个记忆片段。

※※※

但这段梦里人生中竟然没有吴茵,他甚至记不起她的名字。校花卡的故事,他似乎隐约听人提起过。走在路上,小怪好像曾经指给他看过。但他真的抓不出任何记忆的画面,因为他是一个对自己生活十米之外的东西不闻不问的家伙——不管他是美女还是野兽。

这段梦里人生中也没有芳芳,凝萃,或是小顾。芳芳的名头,他自然是听说过的,但长什么样子都已完全淡忘。凝萃似乎见过她打篮球,不过是惊鸿一瞥。小顾呢,从来不曾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这段梦里人生中没有林晓,或者是小婉,也没有卡琳,佳蓉,或是小篮老宫。四十中和Vansas,都是他不曾停留过的地方。

自然的,这段梦里人生中也没有肖邯均,楼铮永,冯一梅,林志贤,或是明矾。顺带的,卓雪也好,沈桦倩也好,小薇也好,她们都不在那里,和其他好多好多的人,似乎隐在生活厚厚的幕布后面消失不见。

※※※

最后的最后,这段梦里人生中当然有林墨。

她出现的很晚,却是这十年来,这两段生活,或者两个梦境唯一联系的那根纽带。

曾经隔着五百米不相识,要到千里之外相识相知的她。

看着她长大,看着她守候,一直不曾离去,作为生活坐标的她。

梦里印记唯一清晰的她。

这十年来一直试图唤醒他的她。

她说,

我叫林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