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30章 十年一梦今日醒【二】

夜幕降临,是一个月明星疏的夜晚。

林墨八点钟有安排,要去给导师的女儿辅导英文和数学。因为生病和陪江之寒,她已经缺席了两次,今晚本来想要推后的,被江之寒劝阻了。

我过几天还要回青州,准备在校园附近多混一段时间,江之寒这样告诉林墨。这段有些无所事事的日子,让他感到久违的轻松,似乎也拥有时间和空间去思考一些很重要的事——关于事业,关于感情,关于未来。

那么,为什么不想好了以后,再从这里重新出发呢?

※※※

站在教工宿舍区二十七栋楼下,两个人说好九点半江之寒到这里来接。

林墨热心的给建议:“去哪里打发时间?……东边尽头才开了家酒吧,里面经常有美女的哦,金发留学生美女出没特别多……斜对面有家天香楼,里面有几个小姑娘长的特清纯,蛋糕的味道相当不错。别想歪哦,人家是个茶楼……”

江之寒站在楼下,能听到脚步声渐渐往上,每一楼的感应灯逐次的亮起。春天晚上的风吹在脸上,略有一丝凉,却没有彻骨的寒。

他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想着去哪里喝一杯打发这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兜里的手机响起来。

“喂……”,电话那头是个甜甜糯糯的声音,“哥,是我呀……”

江之寒一愣,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七楼的阳台。

不对,那声音不是林墨的呀。

“讨厌,我就知道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

江之寒脑筋飞快的转,已经怀疑是谁拨错了号,或是一个无伤大雅的恶作剧。

“有了林墨姐姐,你就再记不得我这个妹妹了。”

“哦……心佩啊……”好久好久没有消息的小魔女。上一次联系,还是她的一封Email吧,附着一张照片,瘦瘦的留着短发,腿出奇的长,活脱脱一个模特儿的身材。小丫头长大了,生就一张精纯的脸蛋,却喜欢偏中性的打扮。

罗心佩高中就去了澳洲留学,本科转到英伦三岛。按江之寒的话说,钱都被日不落帝国赚去了真是不划算。

“我本科毕业了,现在在京城,国庆可能会回中州去呆一段时间。”罗心佩汇报说。

江之寒关心,“现在干什么呢?是继续读书,还是找了工作?”

“嗯,还没完全想好呢……你帮我想想?”不愁吃不愁穿没有生活压力的娇娇女啊!

江之寒不接这样重大的责任,“那就慢慢想,不着急。”

罗心佩问:“你最近还好吗?公司的事情都顺利?”

江之寒一怔,小丫头从来不关心这些,事出异常必有因啊。

他很直接的,“说吧,有什么特别的事?”

很难得的,小丫头扭捏了一阵,吱吱唔唔了一阵,顾左右而言其他了一阵,才说:“我妈最近可能会找你……”郭阿姨现在已经是市行的副行长,前段时间似乎有风声有人在查她。

江之寒皱了皱眉头,她想要找自己帮忙没道理通过女儿的口,难道问题很严重?即使问题严重,也没有这个道理啊……

电话那头,小丫头似乎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决心直截了当,“是这样的,我和她大吵了一架,她说要断绝母女关系呢。”

江之寒哦了一声,“你的男朋友她不满意?”

罗心佩急问:“她找过你了?”

江之寒答:“没呢。”

罗心佩赞道:“哥,你真是冰雪聪明啊!”这学留的,中文都还给老师去了。

江之寒笑,“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是怎么回事儿?”

罗心佩埋怨,“那还不简单,就是嫌弃人家家庭状况一般,又是一个在校研究生呗。”

江之寒问:“在京城读书?”

罗心佩说:“嗯,T大的。”

江之寒哦,“前途远大哟……你们俩在京城,你妈鞭长莫及,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罗心佩说:“她说一周内就冻结我的所有银行账户和信用卡呢。”

江之寒想了想,“既然这么喜欢他,就一起过过苦日子吧,尝尝共患难的滋味?”

罗心佩很认真的,“我也是这么想。留学的时候还存了些钱,我准备在京城安顿下来,找个工作,可是很不容易呢。我跑了几个招聘会,才拿到一个职位,工资低的很。”

江之寒哦了一声,心里想,爱情的魔力如此的大?心佩也准备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说实在的,他无法想象这个丫头过苦日子的模样。

罗心佩道:“我发了封Email给你,里面附着我的简历。你帮我看看有什么要改的,如果知道什么合适的职位也一定替我推荐一下哦……”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真喜欢他?”

罗心佩嗯。

江之寒问:“一见钟情?”

罗心佩道:“也不算吧。”

江之寒问:“回国才认识的?”

罗心佩嗯。

江之寒问:“你说你妈会找我,是你的事吗?”

罗心佩说:“我妈和我说崩了。她和我爸说,你的话我还听得进去,所以要找你来劝我呢。”

江之寒冰雪聪明的,“你想让我劝劝她?”

罗心佩说:“是啊,你的话她也许还能听进去几分吧?”

被母女俩同时寄予厚望的说客苦笑着摇了摇头,“关键还在你自己。”

罗心佩说:“我知道她想的是什么,可是不是每个人都在乎我们家那点儿钱的。我和她说了,她的钱我一分也不要。”

江之寒严肃的教育,“心佩,不要这么和你妈说,你留学的钱是谁出的?”

罗心佩赌气道:“我慢慢还她就是了。”

江之寒加重了语气,“心佩!”

罗心佩撒娇,“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都是妈妈不要的女儿了,你还教训我!”

江之寒告诫,“心佩,苦日子穷日子可不是那么好熬的。”

罗心佩说:“我自己都租房子做饭好几个月了。”

江之寒微惊,“同居了?”

罗心佩大嗔,“讨厌,乱说,乱说,讨厌!……他住宿舍呢。”

江之寒笑她,“你自己做饭?知道下面是开水下还是冷水下?”

罗心佩很骄傲的,“切,我在澳洲就开始自己做饭了。”

江之寒心里忽然有些感慨。是啊,记忆中最深的心佩还是离家出走来找自己的她。这些年来,她常年在海外,自己又忙,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仔细一想,心佩只比林墨小一岁,现在也是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了。

这也许是她的初恋?时光流过,不同的人在重复类似的故事——譬如说家长的反对,譬如说年轻的坚持。关于这个,他也许有些经验可以传授给她,那些聪明的抗争,或者是愚蠢的,会有很大很大的不同。

江之寒语气里带着几分温柔,“我下个月会去一趟京城,到时候我们好好坐下来聊一聊。你的简历我会看,看完了再和你联系。”

罗心佩很乖巧的,“嗯,你到京城来,我把他带来给你审核。”

江之寒呵呵,“审核不通过呢?”

罗心佩嘻嘻,“一脚踢开。”

江之寒叹口气,“唉,心佩也学会说谎了。”

罗心佩不屑,“那是我的本能好不好?”

江之寒道:“说正经的,不要和你妈闹的太僵,那样对你们只会有坏处没有好处。如果一下子转不过来,通过你老爸的渠道,先消消气。还有呢,你要体谅你妈,如果我家很有些资产,女儿又绝顶的漂亮,天真无邪,我也会担心得睡不着觉的。”

罗心佩哼哼,“什么天真无邪?你是说我幼稚无知好欺骗吧!”

江之寒笑,“不管你服不服气,你这一路长大,总是被呵护备至,没经过多少挫折。到目前为止,基本都在校园里长大,社会上的事情没什么经验。我不是说你男朋友有什么企图,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妈并非不可理喻。”

他顿了顿,说:“人老了,就会更保守,你知道吗?这据说是个规律,很少有人逃得过的。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一定是百分之百支持你讨厌你妈那一套作风的。但到了我这个年纪,就原则上支持你但两面都能理解。再老些,兴许就站队到她那一边去了。”

罗心佩咯咯娇笑,“哥,请问贵庚啊?”她小时候都叫他之寒哥哥,后来林墨笑她说听起来好肉麻,便跟着林墨改口叫江之寒哥。

江之寒长叹口气,“奔三了奔三了……翻过那道坎儿就正式成为中年大叔了。”

罗心佩开始忧心自己,“这么说起来,我也快了……我才比你小四岁耶。这可如何是好?”

是吗?在江之寒的印象里,似乎自己早就飞快的老去,心佩却永远十四五岁一般。

他说:“那好吧,我回头先看你的简历。有空多联系。”

罗心佩说:“嗯,有麻烦就打电话找你。”

这个世上有那么些人,即使很多年少于来往甚至杳无音信,但彼此间的默契似乎一直在那里。一次重逢,几分钟的交谈,便似乎能回到从前。

江之寒放下手机,就像很多年前从小妮子的家里告别出来时一样,心里有种轻松的开心。

在夜色里,他漫步在青大教工宿舍区里,周围是一模一样的十层单元楼。他想了想,停下脚步,找了个花坛坐下来,拨了个号。

好一阵,电话那边传来个慵懒的声音,“喂……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打电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