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29章 十年一梦今日醒【一】

进了两个神仙球,出了一身大汗,江之寒这个下午过的无比舒畅。按照计划中的安排,晚上去翠湖边野餐。

于是,先去林墨租住的小屋。林墨换了身衣裳,江之寒痛痛快快的洗个澡。江之寒早就把袁媛老屋的院门房门钥匙还给了林墨,她没说什么收下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两人收拾好出门,江之寒自然征求姑娘的意见,晚上买什么去翠湖边野餐。林墨的选择出乎他意料:麦当劳的辣鸡堡和薯条,肯德基的炸鸡翅,必胜客的沙拉。

江之寒评论说,都是垃圾食品。而且啊,明明在美国是图方便的快餐,登陆我们这里倒还成时尚了。

林墨撅起嘴,我土包子一个,没去过美国!我就爱吃垃圾食品,怎么着?

怎么着?江之寒当然只能照办,开着车一家一家买好了,放在大保温盒里,伺候好铺上野餐布,和着夕阳在湖面上投下的光影,开始一顿“垃圾食品”的晚餐。

※※※

下午的时候,天气感觉很闷热。到了傍晚时分,这气温就恰到好处了。湖边有一点点风,水打到岸边,哗哗的,奇怪的却衬出几分宁静。绿草茵茵,天蓝水碧,湖面上偶有小船穿梭来往,远处的静山秀色依旧。夕阳在湖中投下的光影,柔和宁静,有着温暖的黄与红。

林墨歪在地上,半坐半躺,左手拿着本小说,右手摸索着拿一个油乎乎的鸡翅往嘴巴里喂,显然非常的享受,对自己的淑女形象全然没有任何顾虑。

江之寒正和剩下的辣鸡堡战斗。他悄悄看不远处坐着的女孩儿——在书本和拿鸡翅的手中间偶尔露出脸的一部分:嘴角微翘着,挂着个有几分娇憨的微笑。眼睛黑白分明,专注的在字里行间移动,有种可爱的认真。手指上遗落了一点残渣,她下意识的伸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味道很不错的样子……

快十年前初识她的时候,江之寒就有种莫名的亲近感。和她在一起,总有一种自在的轻松,不需要刻意的去做什么,只要随着自己的性子就好。那样的亲近延续了很多年,慢慢又加入很多新的感觉。

当江之寒意识到林墨对他的感情超越了哥哥妹妹之间的关系时,他有些不知所措。和他曾经的那些女朋友一样,有很多个瞬间这个小丫头让他怦然心动。也有那么些时刻,她让他微笑或者是感动。但惯性的,江之寒把她放在妹妹的位置。也许,潜意识里他对自己也没有信心,不愿意这个生活的“坐标”有一天彻底消失,或者是转身离去。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逃过对她的伤害。曾几何时,他想要借着那伤害让她远离,心中以为斩掉那段“情丝”也许会让她更好一些。但很快他意识到那样做的愚蠢,但他没有预料到的,是这次一见面时她的宽容和原谅。没有任何的忸怩或者是虚饰,她简单的说,我早原谅你了……

也许在那一刻,他真的体会到她至深的情义,比当年她在小翠湖舍身替他挡刀时还要深刻。

未来会怎么样呢?他在黄龙溪边对林墨说的是心里话——他还没有想好。他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次如果他做出了选择,无论如何他不要再动摇。

过去那些伤害,应该已被时光,更多被宽容冲蚀掉了吧——分手那么多年后,思宜还是最好的朋友,最知心的红颜,甚至是最得力的事业伙伴;经年以后和小茵见面,她虽然不再是爱人,却仍然是最可信任的朋友,甚至似乎多了一点姐姐般的亲近和溺爱;小墨一直在这里,甚至不需要他开口道歉便原谅了他,要求的不过是几天的陪伴;倪裳呢?不知道她看了自己留给她的东西会有什么反应。但至少这一次见面,她不再锐利的指责——请不要介入我的生活!

认识过去的错误虽然不容易,但终究不是最难的。要在未来避免重蹈覆辙,才是真正的考验。

未来会是怎样呢?和这几个女子,会是,或者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即使他选择了某一个,她们还会选择他么?

林墨应该是吧,她默默的在这里等待着;小茵也许还会是吧,虽然她没有说出口;思宜似乎在寻找新的生活,即使他刚把她从瓦砾堆里救出来,她也坚决的拒绝他送她去香港的医院疗养。这大概是一种保持距离的姿态?倪裳呢?即使原谅,大概也不会释然,多半会渐行渐远吧,只希望还能做朋友。

※※※

江之寒痴痴的看着在夕阳光晕下认真阅读的女孩儿,心思已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

“哥哥,买支花送给姐姐吧?”清脆的童声把他拉回现实。

江之寒抬起头,一个梳着两个小辫子,眼睛亮亮脸蛋红红的小丫头站在离他三步的地方,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他有些惶然,似乎时空错乱,过去的某个场景被投射到了今天。

小女孩看了眼林墨,说:“这是我在长堤上见过的最漂亮的姐姐了……”

江之寒张嘴,却像被施了定身法,说不出话来。

小女孩儿大概把那神情当作了犹豫,她说:“很便宜的,才两块钱一支。”

江之寒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涨价了啊……”

小女孩儿继续劝诱,“买一打的话,只要十八块。”

林墨坐在地上,把书本丢开,饶有兴致的打量大小两个商家和客户。男子有些异常的呆呆的,一定是想起曾经在这里买花送过的某个女孩儿吧。

她这样瞎猜,却是刚好猜到了答案。

林墨招招手,“小妹妹,你只卖红玫瑰吗?”

小女孩儿一伸手,变戏法般的从身后拿出一支黄玫瑰。

“红的代表爱情,黄的代表幸福。”她一本正经又带着几分稚气的推销。

林墨展颜一笑,从皮夹里摸出五块钱,“嗯,给我一支黄的,不用找了。”

小女孩儿瞪圆了眼看着林墨,又皱起鼻子转头看了一眼江之寒。

江之寒有几分诧异的回头看林墨,她似乎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咯咯的笑出声来。

小女孩儿三步一回头的走了,显然对买花给自己的姐姐有着深切的同情。江之寒挠挠头,免不了有几分小尴尬——他刚才确实是想起当年和吴茵碰到的那个小女孩儿,一时有好多感慨,又觉得透着些奇妙。

这几天里,有好些个场景都如昨日重现,或者很熟悉的让他觉得曾经在某一日发生过,只是想不起那时的情景。

林墨拿起黄色的玫瑰,凑近鼻子,闭上眼轻轻嗅了嗅。

出人意料的,她伸出手,把黄玫瑰送到江之寒面前。

江之寒给她个疑问的眼神。

大丫头笑道:“送给你,祝你生活幸福……”很一本正经的样子。

江之寒愣了半晌,呵呵笑着接过来,不禁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儿,他很诚恳的说:“谢谢你小墨,我平生收到的第一朵花。”

兴许,也会是最后一朵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