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28章 青春作伴还校园【四】

几个月前,江之寒把公司重置和股份重分配的一揽子计划交给沈桦倩的时候,她看过心里不无忧虑。最近这几年,江之寒几乎已经放手公司的日常营运,但整个战略方向的把握,以及资金的运作配置大权,最后决定权还是掌握在他一个人手中。

在交给她的计划书中,江之寒进一步下放手中的权力,包括很大一部分日常营运的资金支配权力。不仅如此,他把大量名下的股份,或是通过不同渠道转往海外的投资公司,或是分配给周围的朋友亲人,或是用来奖励和他一起创业成长的高管群体,包括沈桦倩,楼铮永,肖邯均,杜姐,冯一梅这一批人,都获得大量额外的持股,一夜间成为百万富翁甚至是千万富翁。

沈桦倩并非爱财的女人,她也是极少数对江之寒名下的企业集团和资金规模有真正了解的人之一。今年年初,江之寒离开美国前投入七百五十万美元融资的CRMH在NASDAQ疯狂上涨的背景下被硅谷一家大集团收购,仅是这一笔投资的回报就在九位数。虽然个人生活中有这样那样的麻烦和挫折,江之寒的财富现在正处于人生的巅峰。

沈桦倩真正忧虑的是,江之寒的这一系列动作,怎么看都有那么点“交待后事”的味道。她完全赞成江之寒更多的从日常的商业运作中抽出身来,实际上她心里一直遗憾的是他没有选择继续走学术道路【沈桦倩内心深处一直觉得江之寒在这方面比自己更有天赋,还想着以后有机会劝说他以某种方式重返校园】。她也不反对他把财富和身边的人共享,虽然她自己对此兴趣并不是太大。现在她在学校和集团领到的薪水已经很多,连房子都是作为福利江之寒免费赠送的。

但江之寒对公司管理解构的重组计划,以及他这一次资产转移和重分配的力度,总让她有种隐隐的担忧,不知道他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在做未雨绸缪的准备。但既然他没有提起,沈桦倩也没有多问。就如以往一样,她只是努力的细致的有效率的执行江之寒的意图。

这一次江之寒回中州,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去和沈桦倩面谈事情的进展。另外一件事,则是和思宜准备的“蛇吞大象”的收购案有关。为了支持思宜的野心,江之寒从各个渠道分批次的从开曼群岛,美国,和加拿大调回来大批的流动资金。这可不是一个小动作,专门组织了一个小团队进行相关的操作,其中关于税收,法律等各方面都有很多讲究。这笔资金准备现在可以说是在暗处,希望到时候能出其不意的发挥更大的作用。

江之寒对林墨说,这一个多星期在青大呆的很愉快。等回中州处理好事务,马上就飞回青州来,再放自己一段时间假,好好的享受下校园生活。也许江之寒是想着要有所改变,和以前对伍思宜或者是吴茵不同,现在他几乎从不和林墨谈和自己生意相关的任何具体话题。

自从江之寒重回青州以后,林墨的咳嗽两三天后就奇迹般的突然停止了。前段时间长久呆在室内有些苍白的脸色也迅速恢复了神韵。这几天她有时候看镜中的自己,都恍惚觉得自己年轻了些,像是回到本科时候的样子。

江之寒要飞中州,林墨并没有特别说什么,还是像平常安排作息:去实验室,开会,出席活动,和朋友聚餐。唯一不同的是,这几天多了一个跟屁虫,江之寒成天无所事事的和她在青大附近四处游荡。

今天下午有场足球赛,是今年才开始举办的研究生杯的半决赛——电子系对阵建筑系。电子系身为工学院的大系,实力还是相当不俗的。林墨是女生中极难得的对足球感兴趣的,所以早就答应了人家到时候去场边助威当啦啦队。江之寒以前在青大认识的一位球友说过,踢球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吸引女孩子的注意!当然,他对足球运动的亵渎,遭到了大家的一致鄙视,都诅咒他在大学找不到女朋友。但这位仁兄说的不无两分道理,场边助威的女生对于场上拼搏的选手是有很重要的加成作用的。

走在路上,能感觉到天气的炎热。虽然是暮春的时节,青州这两年的天气愈发的糟糕,似乎冬天和夏天都在延长,而最宜人最漂亮的春天刚一开始便要结束。

江之寒无聊,和林墨讲今早听到的关于她的八卦,顺便感慨一把人心不古,“你说现在学生会都是些什么人呀,偷鸡摸狗的……”

林墨板着脸驳斥他,“你可别一棒子打倒一片,我还是研究生会的干事呢……”

问起沈城毕业的事,江之寒和她大概讲了讲来龙去脉,“沈城名义上那个导师,早已半退休了。实际带他的那个副教授,一门心思就想着赚钱,研究项目基本不做,忙的都是企业的横向课题,以计算机为主的。沈城从企业里出来,以前读书的时候计算机接触不多,这方面就比较弱。但实际上他在专业上还是很有经验很不错的,却不受老师待见,课题改了又改,像是没人管的孩子。当年沈城辞职来读博士,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在工厂里的女友要求的,觉得在车间干技术工作没有前途。想当年,博士还是很神圣很金字招牌的头衔。前年吧,或许再早些,那个女孩儿和他分手,很快就嫁人了。为此沈城很受打击,在研究所里成天打打游戏混日子,感觉自己事业被耽搁了,爱情也成昨日黄花……”

林墨评论说:“沈大哥人很不错的,一时消沉,现在也算是轻舟已过万重山,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两人说话的功夫,已经到了球场,就在电子系的研究所大楼旁边,比标准大场略微小些。

比赛还没有开始,有一群人围在中圈,似乎在猜边。旁边跑出来个熟人,却是古丽丽的男朋友吴文涛。喝了一次酒,和江之寒很有些相识恨晚的味道。

他开门见山的问:“之寒,球踢得怎么样?”

江之寒开玩笑,“一般一般吧,不过如果在金州让我上,早就冲出亚洲了。”

吴文涛认真的,“有个外援今天缺席了,一下子拉不到人,他们准备拉我上。我这个很业余的……”

江之寒惊讶,“你们这个还能上外援?”

吴文涛说:“是啊,今年的新规定,一个队限一个。我们从材料系挖了个很牛的家伙,今天却来不了,损失大了。”

江之寒忽然有些雀跃,“这个……我也不见得比你水平高呢!”

吴文涛很是相信他,“得得得,看你这身板儿和我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别担心,钉鞋球服我们这里都有多的,快来替林墨贡献一把!”

※※※

青大说小不小,说大也真不大。

这支队伍里,江之寒就遇到一位认识他的博士生。很多年前那场球场冲突,这位本来是跑在文楚身边替她保驾的,被体育系的家伙一把给推了个趔趄。江之寒球踢的怎么样他不记得了,打架厉害的记忆清晰如昨日。

有熟人好办事,江之寒还是踢他的老位置——后腰。说起来,进入大学后他踢球就明显减少,这几年更是和绿茵场绝缘。走上场子,心里忽然有几分热切的期待,好多年没有的摩拳擦掌的感觉似乎一下子回来了。

心跳动的很有力,略微有些快。小幅度的活动着身体,似乎能感到激素的分泌和身体的兴奋,江之寒有些自嘲的想,好像忽然感觉年轻了……

踢球,那可是年轻人的运动啊……

※※※

比赛开始不久,江之寒便明显感觉到球技的生疏——他两次试图从后场长传前锋反击,一次直接踢给了守门员,一次居然踢次了。

和自己的巅峰期比,体能也有所不如。这几年练功还是坚持着的,但师父去世后便没有以前那么勤勉。也许,曾经苦练的动力之一,是想要给老爷子证明自己的天赋?

所幸场上这二十几位硕士生博士生,整体水平确实一般。电子系的守门员感觉比较专业,有个边锋速度很快,对手特别强的就是一个小个子中场,和一大个头中锋,据说是他们请来的外援。

江之寒在场上不惜力的奔跑,发扬他不怕苦不怕累的革命主义精神,有脏活累活都一肩担下来,把精力全部放在防守上,几乎不参与进入对方三十米区域的进攻。

他很快就盯上了建筑系那个组织核心小个子中场——那家伙速度不算特别快,但球性明显高出其他人一大截,分球的视野也不错,二十分钟左右有一次中路的带球突破,几乎凭一己之力直捣黄龙,最后一步趟的大了一点,球才被破坏出底线。

江之寒仔细观察,建筑系除了他,其他几个前场几乎没什么战术意识,属于打到哪儿是哪儿那种很业余的选手,也就是速度快一点儿,脚头比一般人硬一点而已。

上半场打到一半,江之寒便明确了目标——把防守的重心集中到那个小个子中场身上。他的策略很简单,就像当年在高中时一样,用身体欺负他。硬桥硬马的和他抗了两下,江之寒的信心更足了。

上半场三十几分钟,小个子在右边拿球,突进到离球门二十米的地方。江之寒上去贴住他,不吃他的假动作,看准一个时机斜着肩头把他往外一靠,很轻松的把球控制到自己脚下。他也不拖泥带水,很快把球分边,斜眼看过去,对手被自己撞的歪歪斜斜在几步之外,心里忍不住一阵得意。抬头看了眼场边,远远的林墨似乎正瘪嘴,拿指尖在脸颊上划了一下,似乎是在嘲笑他胜之不武。

江之寒耸耸肩,小丫头貌似懂球,其实也是半瓶水啊。踢球踢球,身体对抗很重要的……

半场结束,江之寒已经赢得了队友的信任——他任劳任怨的跑动,大范围的拦截,和成功的控制对方的核心中场,是电子系上半场不失球的关键人物之一。当然,守门员也有一次非常精彩的侧扑救险。

站在场边,江之寒擦了把汗,一遍喝水,一边和吴文涛说话。

古丽丽十几分钟前才出现,站在林墨身边,很不给男朋友的面子,“还好没有拉你的壮丁。”她很欢欣鼓舞的说。

又对江之寒说:“江大哥,你怎么不打前锋啊……我最喜欢巴乔了……”

江之寒呵呵,原谅她的无知。

抬头看了看天,今天真是有些闷热,这比赛安排的时间不太科学,正是热的时候。好久没有这样出一大身汗,江之寒感觉很带劲儿。他似乎进入了角色,心里琢磨着下半场的比赛:高温下看起来双方的体能都是个大问题。如果那样的话,自己的优势可是更加明显了呢……

哨声响起,下半场比赛开始了。

听到林墨叫他,江之寒回头。女孩儿走过来,伸出手,轻轻的从他湿漉漉的头发上抓住个什么,嘟了嘟嘴,“怎么有个小虫子跑到你头发上了?”她弹了弹手指,对他甜甜的一笑,“加油哦……”

※※※

比赛有些沉闷。

多数时候,双方的进攻组织显得比较混乱。电子系显然守强攻弱,唯一靠谱的点就是那个边锋。他有一次成功的下底,一次快速的突破,但没有人包抄,并没有形成真正的机会。

建筑系这一边,中场核心被江之寒抑制住,进攻便显得有些凌乱。虽然控球上还是略微占优,却没有什么绝对的机会。

乱战到大概七十分钟,电子系的边锋有一次下底,逼得一个角球的机会。两个中后卫跃跃欲试的冲到了对方的禁区。江之寒很怀疑他们真的有什么头球的功底,但他还是往后面拖了拖,在中场附近补两个中卫的防守位置。

角球开出,是个低平球。禁区里一片混乱,对脚,反弹,堵抢眼……

好一会儿的功夫,球终于被大脚开了出来。

建筑系的中锋回头看了眼飞行的皮球,从后场加速往前冲。江之寒瞄了一眼他的距离,往前跑了三五步,迎着还在空中飞行的皮球,也没有多想,凌空使劲抡了一脚。

离着球门足有三十五六米的距离,那球画出一道美妙的弧线,似乎慢悠悠的飞高,又有些诡异的在最后往下沉了沉,直奔球门的右上角而去。

守门员站在那里,对对方中场附近的解围毫不在意。然后,他目送着球飞进了球网,连一个动作都没有做。

场内的二十好几人,场外的八九十个观众,似乎有默契的一齐愣了愣。

然后,是一阵欢呼声,紧接着更多的叹息声。

Kao,就这样给蒙进去一个?

这是什么狗屎运哦!……

江之寒咧嘴,很开心的笑起来。

他回头看了看场边,林墨站在看台的最上面一阶,两只手轻轻的很淑女的在胸前鼓掌,脸上全是笑容。

江之寒把左掌贴在胸前,很骑士的对她远远的鞠了一躬。

※※※

比赛进入最后十分钟。

建筑系明显加强了攻势,绝大多数人都压到了电子系的大禁区附近,很有些孤注一掷的味道。

大个子中锋觅得一个机会,机敏的拉边,和队友做了一个二过一的配合,从大禁区右肋突了进去。电子系两个后卫去封堵,他一扣球,出人意料的传了一个倒三角,找的便是本队的核心小个子中场。

小个子非常美妙的跑位,调整步伐,作势要射。江之寒看的正准,在空中侧过身子,往前跳过来挡住他射门的路线,没料到他顺势用右脚一扣一趟,左脚脚尖毫不停留的捅射。球从另一个中卫的两脚间漏过,直奔球门右下角。

球进!

柔和的触球,无可挑剔的射门。那些报纸上是怎么形容的?如同拉小提琴的双脚……

被江之寒盯防了一整场的小个子点着头,伸出食指不停的晃动。他朝江之寒走过来,脸上带着笑容,很有些挑衅的味道。

江之寒回他一个微笑,双手大拇指竖起来,很真心的称赞,“真是好球!”

对方愣了愣,脸上表情一僵,似乎有些小尴尬。

※※※

按照比赛的规定,九十分钟后便是点球决胜。最后时刻进球扳平的建筑系士气大振,明显想要提前结束战斗。

电子系的球员难免有些沮丧,还有几分紧张。对方全场压上,逼得一个角球。第一次,江之寒抢到落点,破坏出了边线。

接着又被逼得一个角球。裁判已经开始看表,大概是最后两三分钟了吧。

江之寒还是孜孜不倦的盯防小个子核心中场,和他孪生兄弟样的形影不离。对方那个中锋拿球做球还不错,临门一脚倒是让江之寒很放心。

建筑系的一个中场走向角球点,很虔诚的俯身抱起球,在手中旋了两圈,又小心翼翼的放下。那个大个子中锋忽然走过来,插到江之寒和小个子中场之间,右手伸出横在身前。

江之寒很警觉的看了他一眼。下一刻,小个子忽然转身往角球点跑去。江之寒精神非常集中,他毫不犹豫的伸出左手,一甩手,使劲摆脱对方中锋的身体阻挡,飞快的跟上对手——他原来是要跑过去发战术角球。

小个子拿球,沿着边线移动,却没能摆脱江之寒的纠缠。他似乎不太信任罚角球的那位,没有把球回给他。

江之寒看他运球的空间不大,便上去贴身逼迫。小个子漂亮的一拉球,看无法摆脱纠缠,便带着球往回跑。

江之寒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努力保持住重心。果然,对方忽然拉球转身。这一次,江之寒没有被晃倒,他机敏的伸出脚捅了一下——球从对方双脚之间捅了过来。

江之寒毫不犹豫的控住球,往前一趟,大马金刀往前场冲去。这时候小个子中场才发觉自己的错误深重,他为了摆脱江之寒,往回带球太深,一下子被断,没能跟上江之寒的初速度,后方的防守已经城门大开。

江之寒带球前冲,在这个无风的闷热下午,却仿佛觉得自己是一只乘风的帆船,身体的状态非常非常的兴奋。

第一个过来的后卫被他用身体扛了一下,失去了步点,很快被抛在了身后。

大禁区前斜冲过来的是最后一个后卫。那人速度很快,看到没法在禁区前阻拦江之寒,果断的倒地铲断。

江之寒本能的似乎感觉到了,触球比他早了那么半秒,然后往上跳了一下。控制好身体,他的身前就只有守门员一个人了。

单刀……

按照他的踢球风格,这时候应该是简单的推射。但不知道怎的,江之寒今天做出了不同的动作。完全追随身体的本能反应,他带着球,晃动重心,左边,右边,左边……

忽然加速向右。

守门员失去重心倒地,江之寒带球往前,一直冲进球网。

Yeah,他心里大叫了一声,我居然山寨了一次R9的钟摆过守门员。身体只觉得像是吃了九万六千颗人参果,每个毛孔里都透着舒畅。

后场断球,一条龙突破两个后卫,晃过守门员,冲进空门——这也许算是江之寒足球生涯中最华丽的一个进球了吧……

他转身冲出球网,朝电子系的看席冲过去。平伸出双手,斜着肩,江之寒继续山寨R9的庆祝方式——飞翔。

※※※

要说大学里大家的集体荣誉感真是不能和中学小学时比,想当年班级篮球赛的时候,江之寒一众人等可是脸红脖子粗的为了一个犯规和隔壁班级的差点挽袖子打一架。

今天来观战的,多是场上球员的朋友室友,老乡或者是女友。电子系赢了,大家固然开心,却也没太多的集体荣誉观念。

这不,有个晚到的女生,是建筑系守门员的女朋友的室友,恰好和林墨还很熟。看见江之寒“飞翔”着庆祝,她很不以为然,“太夸张了吧!不就是进了个球吗?多大个事儿!”全不顾林墨也是电子系研究生的身份。

林墨抿嘴微笑,旁边古丽丽呵呵的。

看见江之寒朝这边跑过来,那那女孩儿问:“是你们系的?”

古丽丽唯恐天下不乱,“好像不是哦……”

那女孩儿说:“是外援啊。是谁的男朋友?”外援通常是通过这个渠道来的……

古丽丽嘻嘻。

那女孩儿皱着眉头抱怨,“瞧瞧,瞧瞧那得瑟样儿,这谁的男朋友啊?赶快领回去,别在这儿丢人啦。”

江之寒一路冲到林墨身前,正听她说:“干嘛和他一般见识?”

他哈哈一笑,很骑士的致敬,“小墨,进球献给你。”

那女孩儿目瞪口呆的看着林墨。

林墨皱皱眉头,“我们认识吗?”

终于忍不住,和江之寒相视而笑。

这正是他们俩在七中操场初遇时开始的对话。

仿佛是一个圆圈,近十年后,又回到那个点。

江之寒看着对面的女孩儿,心里有好多感慨,和些许柔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