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27章 青春作伴还校园【三】

周五的上午,学院学生会和青州市盲校有一个精神文明共建活动的启动仪式,林墨被拉差去表演她的小提琴独奏。

青大里漂亮女生不多见,像林墨这样有才艺的漂亮女孩儿更是凤毛麟角。无论在本科还是读研究生时,学生会的学长都很积极的拉她入伙,许诺当个部长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江之寒的影响,林墨对此不太有兴趣。但她有小提琴和书法的特长,有什么活动需要贡献一下的时候她通常还蛮积极的。

今天举行联谊的教室,无巧不巧正是当年江之寒设局让赵书记出丑的那间。地方挺大,除了正中前排坐满了人,其余的地方都空空拉拉的。江之寒抱着本图书馆借的中篇小说集,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来慢慢读。忽然有种当年上大课看课外书的感觉,嗯,感觉是相当的怀旧和不错……

“嘿,哥们儿……”

听到有人打招呼,江之寒从专心致志的阅读中抬起头来,看见一张肥肥的脸。旁边还站着一位,又瘦颈子又长,活像一头长颈鹿。江之寒愣了愣,想起著名的胖头陀和瘦头陀,忍不住咧嘴一笑。

那胖子很自来熟的一屁股坐到江之寒身边的椅子,毛手毛脚的伸过手来。

江之寒愣住了,这演的是哪一出?

胖子两根手指抓住他的衣袖,捻了捻,“哥们儿,这衣服仿的真不错,秀水街买的?”

饶是江之寒见多识广,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他模糊的应了一声。

胖子很行家的又打量了几眼,啧啧道:“真不错,仿的妈的和真的没啥区别!”

“在哪家买的?下次我一定去看看!”他很热切的询问。

江之寒忍不住挠了挠头,“唔,朋友帮忙买的,我也不太清楚……”通常这种欧洲的名牌以前多是伍思宜去伦敦或者巴黎时顺手买了,让张小薇买单取货。要让她看见这家伙的小胖手和猥琐表情,一定会跳起来抓狂的。

江之寒岔开话题,“你学生会的?”

胖子说:“是啊,你也学生会的?怎么面生的很……哦,你是研究生会的吧?”江之寒看起来还是很成熟的。不过捧一本小说集在这里打发时间,看起来就很有学生的味道。

江之寒问:“来帮忙啊?”

胖子叹口气,“是啊……平常有好事不找我们,有大把妹子的活动不找我们。这不,侍候瞎子没人愿意来,就拉我们的差了。”这一位不知道怎的,看江之寒很有些一见如故的味道。

江之寒没忍住厌恶,皱起眉头。

站在一边一直沉默的瘦子忽然嘘了一声。

江之寒抬头扫了他一眼,胖子呵呵笑,“我们寝室的,为这个来的。”指一指台上。林墨今天换了身蛮正式的长裙,正袅袅窕窕的走上台去。

江之寒勾起嘴角,似笑非笑。

胖子嘿嘿,“口味不一样,他喜欢姐姐……对了,你研究生会的,一定认识林墨吧。”

江之寒看着前方,林墨彬彬有礼的先鞠躬,摆开架势。

“她很有名?有很多人追?”江之寒随口问。

胖子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她当然有名咯……唉,不过追的人应该不多。”

江之寒来了点兴趣,“哦,为什么?”

胖子如数家珍,“看她穿那身长裙没有?Prada的。砰,一年饭钱除脱了……那把小提琴,我不识货,据说至少十几万……人家住的四合院,据说是他们家的,少说几百万吧……老爸据说做连锁餐馆的,大把的钱。一穷二白的大学生,有几个人家看的入眼?有这胆量的也没几个,所以听说本科四年都没有交男朋友。”话说他很义气的没说林墨的Prada是秀水街买的。其实,丫头对顶级名牌不太感冒。但自从高中开始,每年春秋两季思宜都会准时寄过来新款的时装,放在衣柜里发霉也是种浪费。

江之寒似笑非笑,“那岂不是更好?追到了,人财两得。”

胖子真诚的摇头叹息,“唉,小白脸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恶心的很有点顾镜自怜的味道。

江之寒听完了八卦,懒得和他再啰嗦。看见台上的林墨鞠躬致谢,他也站起身来,却忽然看到一个熟人。

沈城一脸笑容向他走过来,又带着点惊讶。

“这么巧?”两人异口同声。

沈城笑说:“你的手机换号了吧?……找不到你,正好昨天吃饭看到食堂前面的广告,林墨今天在这里表演。所以就想过来找她问问。”自从在教工食堂认识以后,两人很有点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味道。去年偶尔听他抱怨导师不着急让他毕业的事儿,江之寒还找人去帮忙打了个招呼。

沈城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答辩过了……”

江之寒高兴,“好事啊!”

沈城说:“多亏你帮忙啊……上个星期请课题组的几个师兄师弟吃饭,本来想叫上你,却怎么也联系不上。我后天就要坐车回老家了,今天想着来找林墨问问,不知道你在不在青州,没想到这么巧!”

江之寒笑,“是挺巧。”

沈城说:“中午还有个饭局。今明两天晚上,哪天有空,请你吃个饭?”

江之寒说:“真是抱歉,我明天下午飞中州,今晚已经有安排了。”今晚是说好陪林墨单独吃饭的。

他又说:“我们之间不用讲这些形式了吧?对了,你工作找到哪里?”

沈城说:“朋友帮忙,找了个老家附近的一般大学教书。我自己还挺满意的。唉,年纪大了,想着回家有个安定的工作就不错。”

江之寒说:“挺好啊!”

沈城说:“我们老家那里,别的不说,空气清新,人也不多,有空到我那里去,让我有机会做东招待你一次。”说着话,掏出来一张折叠好的纸,上面有家里的电话号码和住址,和自己的电子邮箱,本来是想让林墨转交的。

江之寒接过来,笑道:“你不用担心我不来,只怕我以后来的太多。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到哪儿不是几个小时的事,平时电话Email联系也方便的紧。说到来宰你,那机会是大大的有。”

说话的功夫,林墨已经和前面就坐的学生会老师打过招呼,背着她的琴走过来。

看见沈城,她微笑招呼,“沈大哥,好久没看见你了。”

沈城说:“最近忙答辩,总算是完了。这不,今天本来是找你,想帮忙联系一下之寒的,没想到他就在这里。”

林墨问:“要离校了?”

沈城答她:“就后天。本来想请之寒吃个饭,不巧他没有空。”

林墨转头看江之寒,眼里示意,要不晚上吃饭重新安排?

江之寒微微摇头,笑说:“以后我们回青大,都该林墨做东了。这里现在是她的地盘。”

偏头看了一眼,那瘦子正直愣愣的盯着他。胖头陀一脸崇拜,分明在说,怪不得穿了身质量超好的伪造名牌,原来这小白脸真是想来人财两得的……

江之寒呵呵一笑,转过头,和林墨沈城一起往教室外面走。

侧着头,看林墨和沈城微笑说话,他忽然有种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觉。眼前的场景,似乎在另一个时间点发生过一样,在他记忆的某处有一些印记。

他心没来由的使劲跳了一下,却不知道那种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洒然一笑,又觉得自己有些奇怪,还真有点像这几天在校园里无事游逛的某些小神经毕业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