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26章 青春作伴还校园【二】

方虹之外,古丽丽便是林墨在大学本科时最好的朋友,还在一个寝室里同住了几年。古丽丽性格很好,以前和江之寒也算是相熟。今晚她请客的地方是校内的留学生食堂的小包间,性价比很不错,有几个特色菜,是青大学生居家常备的请客选择。

推开小包间的门,古丽丽站起来招呼,“你们终于到了!”她身边一个中等身材戴着眼镜的男子,看起来很是憨厚,也跟着她站起身来。

江之寒看了眼林墨,笑道:“结果我们是第一个到的,嘿,好久不见,丽丽。”

古丽丽道:“你们是唯一的客人。”

林墨惊讶的扬扬眉毛。

古丽丽笑道:“隆重吧?”,看到林墨手里包装好的小盒子,不客气的伸手,“礼物拿来。”

林墨乐呵呵的照办。

古丽丽也不客气,三两下拆了包装纸,却是一对对表,Gucci的,看起来很漂亮。

她嘻嘻笑了两声,把礼物递给男朋友,转头甜甜的,“谢谢江大哥。”

古丽丽的男朋友这时才有机会开口,“太贵重了吧?这怎么好?”早知道他就换个请客的地方了。

江之寒客气,“客户送的免费礼物,一直找不到人送呢。虽然是不要钱的,看起来还不错,你们千万别瞧不上呀。”

古丽丽朝林墨努努嘴,“你就甭客气了,他们家江之寒,可是大富豪。”

江之寒朝古丽丽男朋友呵呵,“你们家古丽丽,性格特别好,特别爽快不造作。”

林墨补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古丽丽白眼,“那是你好不好?”

江之寒拉开椅子,林墨坐下,很正式的介绍,“吴文涛,丽丽的男朋友,也是我们师兄,实验室里帮我很多忙呢……江之寒,我哥,也是青大毕业的,学的是经济。”

江之寒和吴文涛很正式的握手入座。

古丽丽玩笑道:“点什么?江大哥大鱼大肉吃多了,要不要换换口味?”

江之寒说:“说起来,我们以前吃的最多的,经典学生四冷盘,炒螺丝,煮毛豆,拌黄瓜,还有小咸鱼,价格便宜量又足,你大概没怎么吃过吧?”

吴文涛大有知己之感,“再配上廉价翠湖啤酒……”

江之寒笑,“是啊,说起来我们差不多是一批的。”古丽丽的男朋友在微电子系读博士,和江之寒算前后一年入学。

于是,点了劣质啤酒,经典四冷盘,加上这里的特色菜尖椒牛柳,剁椒鱼头,年糕炒蟹腿,和莼菜汤,开始一顿忆苦思甜饭。

吴文涛开始的时候有些拘谨,但几杯酒下肚,和江之寒忆起校园往事,顿起知己之感。

“那个冬天穿着短裤大声朗读英语的家伙,认识不?”

“怎么不认识?校长都没他有名!”

“他出国了?”

“你不知道?我听说他只申请了三个学校,哈佛,MIT,和斯坦福,其它的都瞧不上眼,结果没有拿到Offer。后来据说还是出去了……”

“去哪里了?”

“不是阿尔巴尼亚就是北朝鲜。”

“有性格!”

“那还用说!”

林墨左手撑着脸颊,微笑着看两个大男人八卦,眼里有很多的温柔。

第一批八瓶很快见底——林墨贡献了半瓶,江之寒解决了三瓶半,对面两公母一人两瓶。

第二批八瓶酒很快又上来了。

吴文涛早放开了胸怀,和江之寒似乎已认识经年,“来,干了!好久没这么痛快的喝。”

“我们那时候的三大校花,还记得吗?”

“哦,孤陋寡闻了。”

“真不知道?”

“骗你是小狗。”

“礼仪队那个呀,国贸的,还有一个建筑系的姓黄。我觉得吧,真正最漂亮的还是你们经济系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吴茵……对,吴茵,认识不?”

古丽丽在桌子下面踢他一脚,林墨蒙娜丽莎的微笑。

江之寒厚脸皮,“是还不错,气质特别好。”

吴文涛朝着女朋友傻笑,“别踢我,我又不认识。”

江之寒呵呵,“丽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借着酒力,吴文涛不怕死的探过头来问,“你真认识啊?”

※※※

一顿饭,四个人喝掉足足二十瓶酒,尽兴而归。

除去林墨的一瓶,巾帼不让须眉的古丽丽灌下去三瓶。如果不是那么难喝,她还能翻个倍。江之寒搞定了九瓶,剩下七瓶记在吴文涛的帐下。

出了门,大家直奔停车场,取各自的自行车。

吴文涛拍江之寒的肩,“有空再喝。”

江之寒呵呵,“Kao,再不喝翠湖了。”

吴文涛笑,“真TM难喝。”被女朋友一把拽过去,“喝多了。”

林墨甜甜的又说生日快乐,两边挥手告别,一奔东,一奔西。

林墨坐在后座上,“去哪里坐坐消消酒?”

江之寒说:“当年我和橙子约会的老地方。”

※※※

黄龙溪边。

江之寒和林墨坐在石凳上。他拿着杯雪碧,她捧着瓶装的乌龙茶。

夜已深,夜很静,衬着不远处的虫鸣嘹亮如军号。

九瓶啤酒虽然喝不倒江之寒,却也有了七分酒意。人坐在那里,却感觉身子飘飘的。想起来,好久没有这么喝酒了,场面上的餐会他一向喝的不多。说起畅饮的时候,还多是以前读书时与几个好友,或是橙子,或是欧阳,或是名扬,陪他们说起单恋的女孩儿或者逝去的恋情,曾有几回大醉。

林墨咬着吸管,慢慢的吸,闭上嘴不说话。她很享受此刻的沉默——在校园里和心爱的人坐在一个长凳上,被夜色包裹,体会无声中的默契,有一种淡然却长久的幸福感。

为了这一刻的幸福感,那些日子的委屈和纠结似乎都值得付出。

江之寒曾经和她讲过一个理论,一个人每一天当中有多少分钟是真的非常非常的开心呢?一年中又有几天能体会那种快乐的滋味?绝大多数的日子里,生活平淡如水,不快乐也不悲伤,就如没有盐也没有糖。所以回想起来,把一辈子开心的时间叠加在一起,也许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所以人生得意须尽欢,有开心的事,一定要抓住了,得劲儿的感受。

这个普普通通的周三的晚上,她坐在黄龙溪边,能真切的从内到外感觉到开心的感觉。所以,她很想那沉默延伸,那快乐永驻,这个夜晚再凭空多出一两个时辰。

※※※

江之寒悠悠的说:“那天你问我,以后怎么样呢?”

林墨嗯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好像睡着了。

夜风吹过,有几分凉意。她缩缩肩膀,江之寒把外衣脱下来,替她披上。她动了动肩膀,微笑接受。

江之寒喝完最后半口雪碧,“其实……我还没有想好。”

女孩儿侧过头,隔着半米的距离,她的眼真如天上的星辰,璀璨晶莹。

江之寒凝视了片刻,把目光投到前面黑漆漆的小河处,“总结或者是忏悔过去,这样看是相对容易的事。未来怎么样……”他顿了顿,说:“还是那么难。”

林墨忽然问:“你……心里……最爱的还是姐姐?”长大以后,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直言询问他的感情。似乎她真的又退回到妹妹的位置,可以让他倾诉感情和心事。

江之寒沉默了好一会儿,“我以前好像这样觉得……至少,我觉得我曾经付出最多最深的就是她了。但这些年来,很多事情都改变了。如果感情是建立在两心相知之上,她现在反而是离我最远的了。我这些年做的事情,她也许是最不同意最不理解的。她现在想的是什么,我也几乎一无所知。”

他停了一会儿,继续说:“相反的,我大概能知道思宜现在想要的是什么,虽然我不确定我能不能给她,或者她是不是想要。虽然几年不见,但这次见了小茵,我能感觉到她能了解我想的是什么,那种默契似乎还在那里。”

江之寒似乎叹了口气,“但这一次,我决定有一点一定要做的和过去不同。一旦我决定了,我一定会坚持下去,不再动摇。”

林墨嗯了一声,又想出一个新的问题,“那如果……有一个时光机器,你可以回到过去,你会如何重新选择?”

江之寒这次没有犹豫,“如果回到高二的话,我会想方设法的和倪裳呆在一起,不要再因为外部的因素那么快的分手。如果是高三,我会尽力和思宜一直走下去的。如果是大学,我想,我会好好珍惜小茵的。”

林墨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没有继续为难他。

在夜色里,她隔着几十公分的距离,仔细的看他,能看到他眼里的温柔,也许还有一点歉意。

这一刻,她知道自己不用说出口,他能够明白她的等待和感情,虽然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在他未来的选择项之中。

但她很高兴的想,如果是的话,如果有那么万一的机会他选择了她,这一次他会全心的珍惜,他不会重蹈覆辙,在她们之间左右摇摆。

那么,不管他选谁,都是很好很好的。

林墨这样想。

因为这个,她觉得这个夜晚,特别的美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