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24章 小巷深处美人居

人这一辈子,天赋和努力当然最重要,但有时候运气才是一锤定音的那个东西。当然运气更垂青于有准备的人,你要是一滩烂泥,大概怎么也是扶不上墙的。

王宁和妻子谈起自己的事业,总说江之寒是他这一生遇到的最大运气。读研究生的时候,他自我评价,无论是与人打交道的能力还是做学问的水平,在研究生中至少中上,说是上等也并不夸张。但经济系并非什么热门专业——对于热衷出国的人是个很不错的选择,有关系的毕业后能去政府部门也很有诱惑力。王宁对二者均不感兴趣,他那时候老老实实计划的就是如何找一个不错的合资公司,当一个白领,攒钱买个房子娶个老婆,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总的来说他是个实用主义者加乐观主义者。

遇到江之寒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先是进江吴做吴茵的助理,后来出来做部门经理,现在则是中州实业驻青州办事处的主任。这职位听起来不咋的,但无论待遇还是挑战都非一般小白领可以企及。

江之寒是一个典型的“裙带主义”者,向来喜欢超速提拔安插和自己私人关系亲近的人,如果他们确实有能力的话——譬如说以前的吴茵,譬如说现在的温凝萃。王宁和他的关系当然比不过这两位,但自从在青大认识以来,经历过时间的考验,是他在青大极少称得上的朋友的人之一。

自从决定分拆江吴集团,集团公司下的分公司多半改由江之寒在境外注册的投资公司控股,管理权几乎完全下放。但一定的管理协调还是必要的,他在境外的投资公司人员上几乎是个空壳,这管理协调的功能就落到现在中州实业青州办事处身上。

江之寒大刀阔斧的重组资产和名下的公司,这个过程中有四个人最关键:董事会里他最信任的黄阿姨——凝萃的母亲,负责总调度协调的楼铮永,公司的法律兼经济顾问沈桦倩,还有就是从七中开始就追随他的老财务杜姐。在这之外,就轮到王宁,他身在江吴以前的总部所在地青州,很多具体的行政事物都是过的他的手。

江之寒从沪宁回到青州,第一个召见的就是他。两个人关起门来谈了半个晚上加一个上午。谈完公事,王宁邀请江之寒去家里坐坐——他才贷款买了房子,准备下个春节就和范琪结婚请客。双方都见过了父母,现在已经开始新同居生活。

江之寒抱歉说今天有安排,知道范琪专门请好假在家里等着,便让王宁拨通电话,自己亲口向她说声道歉——话说当年是范琪倒追的王宁,但如今王宁早就翻身做了“奴隶”,唯老婆马首是瞻。吴茵以前就说王宁好福气,范琪性格外向,爽朗又不失温柔,虽然相貌说不上漂亮,却有好妻子的所有特质。王宁研究生最后一年想去江吴实习,但面子薄,不愿和江之寒提起,还是范琪去找的吴茵,才促成后来这一系列转变。因为这个,王宁一向是对她很感激的。

电话里和江之寒客气寒暄了几句,范琪说知道你忙,反正我们总在这里,以后总有机会请上你的客。但有个朋友说是有很急迫的事找你却联系不上,最多耽误你十分钟的时间,所以我就先斩后奏让她过来了,还请你不要介意。

※※※

江之寒和王宁谈话的地方,便在如今青大扩建的科技园区。出门走上十分钟,便到了青大的侧门。远远的看见一身红衣的漂亮姑娘向她走来,他不由牵动嘴角,露出个苦笑。

朱墨双姝,还真是人如其名……

有快一年不见了吧,方虹似乎圆润了几分,胸脯鼓鼓的,少了在校园时的那几分青涩。她直直的朝着江之寒走过来,眼睛盯着他,里面慢慢的有火焰在燃烧。走到近处,江之寒似乎感受到升温的空气,露出个微笑,语气温柔的招呼,“好久不见。”

方虹不说话,死死的盯着他。有那么一刻,江之寒怀疑她会扑上来,抓住他使劲咬上一口。

他收起笑容,迎上她的目光。

方虹开口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她?”句式很有几分偶像言情剧的味道。

不等江之寒回答,她说:“她默默喜欢你那么多年,你装作不知道也就罢了。你换了一茬又一茬的女朋友,有时候对她好些,送些莫名其妙的礼物;有时候又疏远的很,几个月都不出现。好吧,你有个最好的借口——她不过是妹妹,并不是别的什么人。我替她不平,她说,你又没有要求她喜欢你,自己找的何苦要赖在别人身上。我替她介绍男朋友,她说要看到你结婚她才死心。那好吧,我又劝她来和你摊牌表明心意,她说你觉得需要吗?好吧,那么就傻傻的等吧,等到花花公子结婚,不知道要等到鸡年狗月。我才认识她的时候,她才十七岁,青春活泼的让每个人都喜欢。一转眼,一个抗战都快要完了。”

方虹连珠炮般的说着,使劲喘了口气,又道:“好吧,说到底她就是喜欢你,要受苦受难也怪不得别人。有好多次,我真想来找你说,真把她当妹妹,就和她说的清清楚楚的,不要让她残留哪怕一丝的幻想。或者呢,求您了,早早的找个人结婚吧。但我知道她的脾气,我要来找你说些,也许就永远失去她这个朋友了,我在青大唯一的朋友,我一辈子最好的朋友!……那时候我想……我真希望你做出些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让她对你彻底的死心。你领那个拉琴的女孩儿来和我们吃饭,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但完了她还照样给你写Email,一封又一封。我看到你身边的女生换了一个又一个,她还在那里静静的等。我看到起初那么潇洒活泼的她,一年年过去,越发的多了些忧郁和感伤,心里真是后悔才认识她的时候乌鸦嘴的给她起了个外号林妹妹。”

江之寒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方虹道:“就算你真的只把她当妹妹,从来没有想过别的。妹妹总是拿来疼爱的吧,你怎么舍得那样伤她呢?”

江之寒沉默。

方虹声音愈发的高,“你是不是以为,伤了她就可以让她走开,你就可以为这些年的事情心安理得?!……”

吐出口气,看对面的男子,微笑没有了,神情还是温柔沉静的。忽然间,好像自己的一口气也泄掉了,语气有些奇怪的软弱,“江之寒……墨墨是个要强的人,不需要你这样的……我以前无法想象我会来对你说这样的话……但如果你愿意,就把你们那个哥哥妹妹的谎言一直维持下去吧,到你结婚,或是到她死心。兴许,会有那么一天的……但现在,请对她好一点,不要伤了她的心。”

“Please!”,女孩儿为了好友,认真要求。

江之寒抿了抿嘴,“我正要去她那里。一起去?”

方虹摇头。刚才一番控诉似乎耗尽了她的气力,她看着他的眼睛,有那么几秒的静止,然后无力的挥挥手,转身便走,留给他一个红色风衣飘起的背影。

※※※

林墨租的这处地方,离青大相当的远。进入研究生二年级,她只剩下一门课,其它的便是在实验室做项目,作息时间非常灵活,所以住的远些倒也无妨。江之寒劝过她几次学车,她兴趣不大,总是说过几个月吧,拖到现在还是自行车代步,偶尔也打的和坐公车。

那晚义无反顾下了江之寒的车,大概是淋了雨,心情激荡中没有洗澡便蜷在沙发上睡着了,又受了些风,第二天便发起烧来。这一回,她领教了什么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去校医院打过点滴,反反复复的一个星期才退了烧,却又落下个咳嗽的毛病,延绵不绝的一直纠缠着她,甚至有愈发严重的倾向。

去校医院看了两次,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开了止咳的药,说大概是百日咳吧,只能好好将息着。最近刚刚完结了一个项目,新的一个才开始,正处在文献搜集准备阶段。她向来和导师关系良好,便口头请了假,除了一周去两次图书馆,几乎都呆在这间小屋里——这里虽然远比不上袁媛家那处四合院,但好在和屋主的几间屋隔了一条小巷自成一处,倒也落个清静。

前些日子方虹过来看她,强拉着她去开了些中药,又买了一堆营养品,三天两头的跑到这边来。因为身体不适,和方虹通电话的时候,林墨总是借口忙,推了几次和她吃饭。直到有一日方虹不打招呼的杀上门来,才发现她病了好长一段时间,于是把她一顿臭骂。

那天晚上,两人在小屋里自己煮了点面条,打了两个鸡蛋。吃晚饭,亮一盏昏暗的台灯,说起往事和故人,最后自然说到了感情和江之寒。也许是一个人孤独伤心了太久,也许是有感于好朋友的情谊,林墨说了很多以前没和她说起的心事。

她并没有哭,只是很平静的叙述,像是对面宿舍某个女孩的故事……

※※※

江之寒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有个柔柔的声音,接着有一声咳嗽。

他一推门,看见门口放好的拖鞋,便脱了脚上的运动鞋,往里走。

这是一间带了个简易厨房的小屋,被现在的主人收拾的很清爽。没有太多的家具或者挂饰,但干干净净的,最显眼的是墙上挂着的两把红色小提琴。

屋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中药的味道,林墨背对着房门,正在笔记本电脑上认真输入文件,手边摆着个药碗,里面黑黑的液体还正冒着热气。

她说:“虹虹,今天不是要和你那位约会么?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没有回应。

林墨的心思好像正集中在面前的任务上,两只手像蝴蝶一样翻飞,键盘噼噼啪啪的乱响。

敲完最后一个回车键,她吐出口气,撒娇似地嗯了一声,抱怨道:“你一定要我吃这个,真是苦的……”

话音忽然断掉了,她似乎感觉到什么,皮肤上冒起些鸡皮疙瘩。很慢很慢的,像是镜头一帧一帧在回放,她转过头,那个人正蹲在她前面,目光温柔,似乎还带着些心痛。

※※※

江之寒看着身前的女孩儿——下巴尖尖的,眼睛有些凹陷,黑眼仁亮闪闪的,像足了一只小猫。

林墨从来不是排骨型的美人,她骨架虽小,但肌肤丰润,进大学后又长了几斤,成天嚷着要减肥。林墨你又重了,这是江之寒认识她以后总是挂在嘴边的调侃。但体重和美食,林墨选择的永远是后者,还好她有福气,基本算是怎么吃都不会太胖那一型。

面前的林墨,一定是江之寒认识她以后最苗条的那个版本。从近处看,一张脸真的似乎只有巴掌大小。她有些呆愣愣的坐在那里,头发往后梳着,露出光洁的额头,凹陷后愈发有立体感的眼睛,和记忆中不一样的尖尖的下巴。

江之寒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发出来。他虽然找了人跟着林墨负责她的安全,那人却不负责向他汇报任何别的事情。

那瘦削的脸,那弥漫在屋里的中药味,那深陷的眼睛……那一刻,他能感到胸口深处某一点有很真切的痛,下一次呼吸的时候带出些不顺畅,有拉风箱一般的杂音。

两个人无言的对视,不知道有多长的时间。

江之寒蹲在那里,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都是认识她以后的那些画面。在他的感觉里,思宜和倪裳是和他一起长大的,林墨虽然只小了三岁,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看着她慢慢长大,慢慢成熟。

他曾经誓言要做她生活中的坐标,永不要消失,永不会疏离。他也告诫自己,要保持距离,因为情深易折,爱情易妒,她对他有甚至超越爱情的存在意义。

但终究有一天,他还是伤害到了她。

终究有一天,她不再是当年踢踢踏踏走路,蹦蹦跳跳前行的那个丫头,不再单纯的快乐爽朗明净,而带着更多的沉静和忧郁。

而其中又有多少,是自己带来的呢?

“药快凉了,赶快喝了吧……”,率先说话的还是江之寒。

嘴角翘起一个弧度,她说:“难吃死了,又没什么用,都是被虹虹逼迫的……”,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但还是乖乖的端起碗,皱了皱眉头,咕咚咕咚,几口喝了下去。

抹了抹嘴,林墨坐在那里,似乎找不到什么说的,又陷入沉默。但如果仔细看,那舒展开的眉头,那眼里的柔光,那嘴角弧度的变化,那无意识像是在拨动琴弦的右手,你能读到倏忽而至的轻松和快乐。

江之寒还蹲在那里,略略抬头仰视着她,“这几个星期都在外面跑,去了趟中州,然后是橙子那里,然后是酒口镇,还有滇南。我……不知道你病了……”

林墨轻轻说:“没什么……只是有点咳嗽。”

江之寒说:“我昨天从沪宁开车回来,见了你姐姐……”

林墨看着他,“她的生日……”

江之寒抿了抿嘴,“我是去道歉的,为了……这些年所有的错误和伤害。我也去了酒口镇,当面和小茵说了些话。应该是很久前就说的,但到如今才鼓起勇气。”

他抬起头,忽然说道:“对不起,小墨。”

林墨垂下眼,身子似乎不可察觉的轻轻颤了颤。

那个雨夜后的早晨,她在沙发上醒来。忽然间,那些愤怒和正义感通通都消散了,她只觉得孤独。她拷问自己,是不是太天真太幼稚,是不是没有了解他的苦衷。人在江湖,生不由己啊!

她看着门外,雨淅淅沥沥的还没有停。脑子里忽然闪过某个小说里的场景,他浑身湿透的站在院门外等待原谅。可惜生活多数时候不是小说,他早已消失不见。

如果他回来,认真的给自己解释,我便原谅他——林墨这样对自己说。如果要加上一个时间的限制,那么就三天吧。

然后,她把三天延长到了一周,一周延长到了一个月……

然后,他终于出现了。

心里终于松了口气,一块大石头落下去,感觉好轻松好轻松。因为这些日子里,她其实不再责怪他那件事的处理。她反复思量,越发觉得自己的指责过于幼稚,过于主观,甚至有些蛮横。她只是一味担心这一次他会真的永远消失,不再回来。

但谢天谢地,她只改了两次日子,便结束了等待……

她爽爽快快的说:“嗯,我已经原谅你了。”

江之寒抬头看她,带着几分愕然。

感情这个东西,慢慢的磨掉了大家的棱角和特征,把每个深陷其中的人都磨成了一个傻子。

坐在椅子上那个傻子正展开一个开心的笑,“可是还是要赔偿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