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20章 千里奔波为红颜【二】

环目四顾,眼里有的只是断垣残壁。远处还坚强的立着一栋五层的居民房,它歪扭着,由上到下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让人感觉只要风轻轻一吹,便会轰然倒地。

江之寒五分钟前刚和执行任务的军人们分道扬镳——他们不顾生死来这里履行军人的职责,而他呢?是为了找到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孩儿之一。

在大自然的淫威下,江之寒的心不由使劲跳了几下。不站在这里,亲眼看这灾后的触目惊心,是真的没法感受那种压迫感。即使最清晰的高清电视,也无法复制这样的场景。他一路走来,看到一路狼藉,和三三两两目光有些涣散神情很是无助的人,心里便如加上了一块一块的石头,沉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什么贫富贵贱,在大自然的撕裂前苍白的一文不值。即使自诩能力比周围绝大多数的人都要强,这时候的江之寒能做的,和那些亲人不知下落的人没有太多的差别——他吐了口气,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了几遍。

但这些年的锻炼,终究还是改变了他。很快的,他收束住自己的情绪,把软弱藏匿起来,把精神集中在下一步的具体行动——思宜如果去拜佛,她会住在哪里?

江之寒沿着还能勉强辨认出的街道往前走。他打量周围站着的,蹲着的,走动的人,他们有的沉默,有的哭泣,有的在急速的说着些无意义的话,似乎是想从说话中找到些慰藉。前面有一大群人围着一处倒塌的废墟,似乎正在商量如何救人。

他走过他们身边,却没有抓住一个人问他的问题。从背包里拿出自带的卫星定位仪,江之寒确认了一下那个寺庙的大致方向。讽刺的是,通常不怎么识路的他,要在这很多地标都消失的地方,找到一条通向思宜的路。

忽然间,他停住脚步,前面一个场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街边停着的一辆摩托上,一个男子正抱着一个女孩儿的腰。他不停的说,“我找到你了……我找到你了……我找到你了……”

那女孩儿抬起头,脸庞上全是泪水,却绽放出一个最美的笑颜。

应该是三天里的第一次,江之寒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他站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才走上前,开口问:“老乡,请问一下……”

女孩儿扭过头来,看见一个陌生人,脸上浮出些红晕。她拿手背胡乱擦了擦眼泪,回头去看自己的爱人。

江之寒说:“我是从外地来的。我一个朋友去三佛寺拜佛,是前几天到的。我现在急着找她,却不知道她具体住在哪里。我想问问,去三佛寺的人,一般会住在哪一块儿?从这里怎么去?”

那男子愣了愣,“三佛寺?”他似乎刚从狂喜中回过神来,“哦,三佛寺不远的,离这里大概六公里。你看见左边那个小山没有,翻过去就到了。”

他打量了江之寒一眼,“你朋友……男的女的?”

江之寒说:“是女的。”

那男子打破沙锅问到底,“你老婆?”

江之寒顿了顿,“是我女朋友。”

那男子眼睛亮了亮,“你们怎么不在一起?”

江之寒含糊的回答他说:“我比她后到,说好到县城来会面的,所以没有仔细说她住的地方。老乡,一般去三佛寺的人,会住县城吗?”

那男子又看了他一眼,忽然问:“你们很有钱吧?”

江之寒愣了愣,“钱对她不是问题,她应该会住比较好的地方。”

那男子说:“这样的话,我估计她不会住县城,县城没什么好的旅馆。这几年,很有些有钱人来三佛寺拜佛,我前两年还开摩托带过人的。在三佛寺山下有一个小村子,环境好,这两年有几户人把房子翻修了出租,比县城里住着舒服的多。有钱的人,要是知道,通常都喜欢住那里,就是所谓的农家乐,还是挺高档的。”

江之寒心里一喜,“大哥,去那里怎么走?”

那男子道:“走路的话,翻过那座山就看到了,不难找。但我听说山上落下好些大石头,路应该不好走,也危险。坐车的话就更容易,我们这里县城往南边走就一条大路。”他嘿嘿了两声,“不过现在哪来的车?路大概好些地儿也塌了……”

他想了想,“沿着公路走是个法子,虽然大概会远四五倍的距离,到底安全些。”

江之寒和他确认了一番步行翻山的路,转头瞧了瞧远山,回头头来诚恳的道谢,“真是谢谢你了,大哥。”他紧了紧背包,笑着拱了拱手,转头便走。

走出去好几步,忽然听到那男子在背后叫他,“你等等……”

江之寒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

那男子问他,“你准备爬山过去?”

江之寒点头。

那男子道:“走山路很危险的……我听说,随时可能会有滑坡。”

江之寒说:“可是我赶时间……”他看了眼腕表,“已经过去六十几个小时了。”心里不由叹了口气,拒绝去想那些糟糕的可能。

看到江之寒远去的背影,那男子沉默了好一阵,忽然一把拉过女孩儿,让她坐在后座上,发动摩托追了上去。

听到摩托的声音,江之寒侧头看了一眼,举起左手朝他们挥了挥,没想到摩托在身边停了下来。

那男子坐在车上,一只脚撑着地,“会骑摩托不?”

江之寒愣了愣,点了点头。

那男子跳下车,一手牵着女孩儿,拍拍车的把手。

“拿去用。”他很干脆的说。

江之寒张张嘴,“你?……”

那男子说:“我在政府工作,还要赶回去参加救人哩,不过县城小,很近的。嘿嘿,我抽空跑出来就为找到她,总算是找到了……”他忍不住咧嘴又笑了起来。

饶是历事良多,江之寒也有一刻的不知所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开口就要借他摩托车。要知道对小县城里的人,摩托车可不是一笔小财产。

他说:“大哥……”下意识的从兜里掏出钱包,打开一看,里面钱不多,好歹还有一些。

那男子看他拿钱包,嘿嘿道:“这个时候,钱有球用哦!”

江之寒有几分尴尬,“我不是那意思……”

那男子很有几分豪爽,“我叫许怀浩,到交通局门口报个名就找得到我。”他伸手拍拍江之寒的肩,“兄弟,怎么称呼啊?”

江之寒伸出手,和他用力握了握,“江之寒。”

那男子道:“好……”,顿了顿,“小江,你不是赶时间么?”

江之寒哦了一声,一抱拳,“大恩不言谢。”也不啰嗦,跨上摩托车,发动起来,在轰鸣声中飞驰而去。

远远的,听到那男子在叫他,“小江,一定要找到她!”

仿佛一瞬间的功夫,摩托就已消失在破败的街道尽头。

那男子收回眼光,满是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女孩儿,她一脸的温柔和赞赏。

他嘿嘿笑了笑,“玲玲,我们要积德哦……你看,我积了多大的德,今天才把你找到……”

女孩儿嗯了一声,轻轻依偎在他胸前。良久,她才说:“三佛寺呢……”

那男子愣了愣,“怎么?”

女孩儿说:“去三佛寺的人都是去求什么的咯?”

那男子抬起头,轻轻的叹口气,“是哦,我倒是忘了……他一定能找到他心爱的女孩的,是吧?”

女孩儿抬起头,看进他的眼里,很温柔很温柔的说:“一定会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