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19章 千里奔波为红颜【一】

江之寒坐在座位上,似乎对直升机咆哮的轰鸣声置若罔闻。他不是军事发烧友,但也清楚恶劣的天气和地形对于直升机的飞行是怎样一个威胁。说到底,直升机也是个娇贵的玩意儿。

蒸腾的雾气中,运输直升机一头扎进两处峭立的山峰之间——他们的目的地,便是云雾深处的山谷。三天前,准确的说,是六十九个小时以前,刚被七点五级地震摇晃过的滇南地区。

进入震区的主要道路已经被塌方封堵,当地驻军川南军区的一个师正昼夜前行,一路乘橡皮艇强渡水流湍急的乌纱河,一路工程兵正日夜冒着余震和泥石流的危险疏通道路,最后一路则由师长亲自率领,抛弃了几乎所有的辎重企图翻山越岭徒步挺进灾区。据说上边下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七十二小时内挺进受灾最严重人口最密集的宁武县城——这是救灾的黄金七十二小时。

由于灾区是多民族聚居地区,以前又曾是有名的红区,政治意义非比寻常,江南军区的精锐部队七十七军某航空兵团奉命支援,从空中进入受灾最严重的宁武县城,恢复通讯联系,建立救灾通道,同时为水陆两路挺进的部队提供指引。

地震发生后五十个小时,第一批两架直升机冒着恶劣天气的威胁强行挺进,顺利的在宁武县城着陆。而江之寒现在乘坐的这架直升机,是第二批进入灾区的三架飞机之一。他坐在座位上,目光扫过对面沉默坐着的一排军人——他们都是千挑万选的军中精英,据说出发前都写好了遗书以备不测。一身迷彩服的军人们,像花岗岩般沉默坚硬,但从他们紧绷的脸上,江之寒似乎能读出些许的紧张。

如果不是很多年前就通过顾望山认识七十七军老军长的公子韩朗,江之寒是不可能坐在这里的。韩朗算是够义气有担当的,这个时候把他塞进救灾直升机可是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即使江之寒手里拿着普少华给他办的军官证,如果出了什么事彻查下去,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在那些军人眼里,一身便服的江之寒大概是兄弟部队派出来执行特别任务的军官——他腰板挺直,神情淡然,很有几分军人的风范。

收回目光,他垂下眼,似乎在沉思。右手伸进兜里,里面没有请战的血书或者是留下的遗言,只有紧紧握着的一个手机。

※※※

六十几个小时前,倪裳在电话那边问,“之寒,你知道宁武县城发生大地震了吗?”

江之寒的回答当然是不。他这几日千里奔波,根本没有时间去看新闻。

她又问,“你知道思宜现在在哪里吗?”

江之寒答她,“不在羊城,或是香港?”

倪裳说:“一天前我和她通过一次电话,她住在宁武县城附近的一个小镇,距离不到三公里,现在已经联系不上了。”

放下手机,江之寒在月光下抬起头来,伸出手轻轻的握了握吴茵的手,更像是一个弟弟一样,而不是一个情人那样的。

他问:“小茵,你看过一个电影叫最终命运吗?”从林墨,到吴聪,到思宜,你躲过了这一劫,总会有下一个。因为,那就是他最终的命运?

※※※

抬起头,眼角掩饰不住的有很多血丝。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从酒口镇开车疾驰到同安机场,赶上第一班飞机到双流机场,然后换车,最后搭上这一架直升机,中途自然还打了无数的电话沟通联系。也许是太急迫太紧张的缘故,一路下来他居然一丝睡意都没有。

知道伍思宜大概行程的,还有一个人便是汤晴。她证实了倪裳的说法,伍思宜最近几日从香港回来后便飞去了滇南。至于她具体住在哪里,汤晴也不知道。她告诉江之寒,思宜去宁武县城那一块儿,似乎主要是想去那里的一个寺庙,那寺庙里供着一个佛,据说很是灵验。虽然山高水远,每年都有不少人慕名前去瞻仰。

轻轻叹了口气,江之寒心里说,思宜,希望你的佛能真正保佑你……

那一刻,忽然很多往事一齐涌上心头。仿佛间,他回到那个下午,从家里出来沿着几百步的阶梯往上爬,一边是民房,一边是母亲工厂厂区灰败的建筑。他心里没来由的想,我也许可以改变这一切……

他并没有改变那个工厂,最终印刷厂还是股份化了,还是大裁员了,还是有双职工下岗烧煤自杀了。但他确实改变了很多,改变了自己,改变了身边的人,从小倩,到倪裳,从林墨,到思宜,她们的人生轨迹,如果没有他的出现,一定会迥然不同吧?

会更好吗?他不由的问自己。

人生这个旅途,中间有很多换乘的车站,选择了这一道门走进去,便失去了体验另一个可能的机会,永远的失去了。所以,也许我们没法知道是否有更好的选择,即使重来一遍也是枉然?因为那里有太多的以至无穷的选择,即使重来我们能改变的也只有一个,最开始的那一个。

坐在云雾里航行的直升机上,江之寒一时间神游万里,莫名其妙的想着些形而上的玄乎的东西,似乎连对思宜的担心都暂时被抛在了脑后。

往事一页一页翻过,到了最后,是开车前吴茵的脸。

之寒,你可以的,我相信你能把思宜安全的找到,也能改变你自己的命运。

你可以的,我很确切的知道……

是那样的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