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18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二】

刘秘书送成处长出门,一直送到小区门口,却是极为客气。成处长开着车,开出老远在后视镜里看见他点一根烟,还站在那里,不由冷笑了一声,心里道,平时装神弄鬼,临到头还是扛不住大事的书生。

待那汽车去的远了,刘秘书并未折身回家,而是去了车库取了自己的小车,在夜色中静静的离了住处,拐上五环的环城路。

两个多小时候后,他坐在一个宽大客厅的沙发上,整个人似乎都陷进去。屋里烟雾弥漫,烟缸里不知丢了多少个烟蒂。

良久,对面的人才抬起头来,是一个四十几岁保养的很好的男子,国字脸,面白无须。他眉头皱着,额头纹像一个深深的川字。

那人问道:“问天,你确定你弄清楚了老爷子的意思?”

刘秘书吐出一口烟圈,“王哥,我跟了他十年,别的本事不说,体会他的意思这一点是错不得的。”

那人微微摇头,“没有道理啊……难道老爷子真的是老糊涂了?”他沉思片刻,又问:“是因为朋书记的事?”

刘秘书不是很肯定的说:“应该是。”

那人问:“老爷子和朋书记家是世交?”

刘秘书摇头,“这我还真不太清楚。不过老爷子很赏识他是真的,他提拔的人多了,能往家里打电话的,他那个级别的官员就他那么一个。”

那人说:“朋书记夫妻遇车祸走了,老爷子让你把他儿子捞了出来送去了香港,又叫人彻查朋元涛吸毒被抓的案子。如果说姓江的小子和朋元涛被抓有关,暗地里阴了他一把,那倒也不稀奇,毕竟他们的过节摆在那里呢。如果说老爷子想来,不是朋公子的事情,也许就没有那出车祸,因此要拿姓江的小子开刀,那也很是寻常。那小子虽然关系深厚,人也很谨慎,没有多少辫子可抓,但要找个茬子搞搞他出口气,也不是多难一件事,他毕竟家庭出身稀松平常,再大也不过是个商人。”

刘秘书道:“可不是吗?我最初也是如此想,所以才找了人托成处长和商厅长的人在几处查他的帐。结果虽然不是很理想,但也不是找不到文章可以做,没想到老爷子是那么一个反应……”

那人沉吟道:“江之寒年纪虽轻,家庭背景虽一般,却不是一般人。你要在他身上刮过千八百万,或是把他扔进大牢里关个三五年,还是很有可能的。但要走明面的路把他……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老爷子十年前没有退下来的时候也是不可能的。再说了,他交给你办,虽然给了你资源,并没有亲自出面,这中间的差别……”

刘秘书狠狠的把烟蒂按掉,“我又如何不知道呢?……但王哥你要知道,我熬了这些年,终于要下放了。到时候同是一个级别的职务,差别却是天上地下。再加上除了仰仗他的栽培,我能依靠的又有什么呢?……老人家记忆力通常不好的,我鞠躬尽瘁,鞍前马后这些年的辛劳虽然在那里,最后一件事办的不如意了,以前的兴许都被忘记了……”

那人又问了一句,“你确定这是他的意思?”

刘秘书点头:“而且要快……他说了,随时都可能撒手西去,没什么时间留下来了……”

那人叹了口气,“成处长的资料我仔细看了一遍,和我以前了解的没什么大的出入。江之寒是个很小心谨慎的人,而且相对很低调。我研究他的发家史,说实话一直有个疑问,这么年轻的人如何能做到如此的谨慎,简直更像是四五十岁人的做派。还有一点,他公司的股份,只有很小一部分注册在他的名下。除了他父母,还有很多是注册在他周围亲近的人的名下。这说明什么?要么,他很慷慨,真的视金钱如粪土。要么,他对周围的人的掌控力极强,即使名义上注册在其他人名下的资产,实际上也逃不脱他的手。不管是哪一点,都说明这个人很不好对付……”

刘秘书有几分不耐烦,“王哥,你就不要尽说难处了,你准备了那么久,倒是出个主意应该怎么办?”

那人道:“当然,是人都有弱点。据很熟悉他的那个人说,他以为他至少有两个弱点。一是女人,这二呢?因为他似乎习过武术,有几分好勇斗狠,曾经在中州和人打过群架,还曾千里迢迢的跑到前女友的大学去打架扎场子,搞的动静很大。”

他眼里似乎幽幽的发着光,“因为这个原因,我最近托人去了解监控了一下他最亲近的几个女人的情况,前两天倒是有个新的有趣的发现……”

刘秘书哦了一声,不由得前倾了身子,竖起了耳朵。

那人道:“我在中州没什么人面,在青州和沪宁情况要好些。你托我以后,我仔细研究过他的资料,又和朋家在青州的关系仔细谈过,他们曾经和江之寒打过官司。后来我找到在又青州和江之寒一伙人以前争地的一帮家伙,想办法找中间人搭上了关系。没想到,那帮家伙对他怨念很深,现在还想着要搞他一下,却苦于没有办法。我通过他们,联系到两个和江之寒有些关系的人,搜集了些情报。要说可能的弱点,女人应该是他的一大弱点,他现在还和好几个女人纠缠不清。”

点上一根烟,那人继续说:“我当时就认为,成处长他们去查账,不会有什么太大的结果。青州那帮人想要搞他,不是一天两天,根本就抓不住他的痛脚。要真的能胁迫他,或者是找到他见不得光的秘密,兴许唯一的途径就是通过他身边最亲近的女人。所以我才让你和吴厅长打招呼,让他找人帮我便宜行事。”

吐出口烟,他说:“据熟悉江之寒的人告诉我的情况,他最亲近的几个女生中,知道他商业秘密最多的应该数伍思宜和吴茵。伍思宜有省行行长的家庭背景,就像成处长怀疑的那样,我也怀疑江之寒的大笔融资走的都是伍思宜老爸的路子,而且中间可能颇有猫腻。而吴茵呢,是他创办江吴集团时候就一直在身边,先是做秘书,然后又做常务副总,里面的道道应该了解的很多。伍思宜的羊城经贸集团现在在羊城风生水起,和当地的官员关系很深,也许比江之寒还要难动。但吴茵和姓江的几年前似乎是分手了,心里难免没有些怨念。我找了人监控她,想要找机会看能不能接近她,或者是抓住点她的小辫子,没想到却有意外的发现……”

刘秘书眯了眯眼。

那人并不吊胃口,接着说:“前些天江之寒去了一趟吴茵的老家,是去出席吴茵哥哥的婚礼。他离开以后,吴茵身边多了一个保镖一样的男子,经过了解是和他一起去然后留下来的……”

那人道:“这里面有两个信息。一,江之寒和吴茵的关系仍然很亲密。二,无缘无故的,在酒口镇那样的穷乡僻壤要保镖做甚。我的猜测,他意识到了危险。而以他一向的做派,是最舍不得身边的女人有差池的。为什么他意识到了危险呢?很可能是几个公司一起被查账,让他感觉有人在搞他。”

刘秘书若有所思的点头。

那人道:“一个线索也许不能说明问题,如果有两个同时指向一个方向,那就很说明问题了。江之寒有个干妹妹,名字叫林墨,现在是青州大学电子系的研究生。我了解他的情况的时候,就知道他们关系比较近,但没想到他们关系会如此的深……成处长上次传回来的资料让我有了新的认识。江之寒解散了江吴集团以后,很多集团下的公司改由境外的几家投资公司控股。很显然,那几家公司都是他的。这其中有一家叫主要的叫开曼投资的公司,成处长的人想办法搞到了公司未公开的资料——这其中的控股人,百分之四十五在江之寒的名下,百分之十五在王中慧名下——那是他最重要的合作者之一,省委王书记的女儿。而剩下的股份中的大头有百分之三十八,在谁的名下呢?答案是林墨。”

他屈指弹掉烟灰,“看看开曼投资公司的资产,就不难了解这个林墨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所以呢,我也找了人看着她。无巧不巧的,一个背景极其简单的大学生,最近开始居然也有人跟着保护,不是江之寒派去的又会是谁呢?”

刘秘书疑惑道:“就算有人查他公司的帐,他也犯不着找保镖去保护他身边的女人啊?”

那人耸耸肩,“这里面的曲折,就不是你我可以知道的了。但有一点包含的信息对我们下一步的行动非常重要。那就是,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很可能已经嗅到了危险。这两年,他把大量的资金往境外转移,据我得到的消息他很可能还有加拿大的绿卡。一旦觉得不妙,他随时可以跑路。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刘秘书算是深知对方的为人,他嘿嘿笑了两声,“王哥已经成竹在胸了吧?”

那人呵呵笑了两声,“问天,我和你说这么多,说到底有一条,要靠明面里一步一步去搞,是不可能搞出你想要的结果的。你需要做的,就是做成老爷子想要你做的事,然后把擦屁股的事情都交给他老人家来罩着。如果你揣摩他的意思是对的,他是不会丢开你的。”

看了看窗外的夜色,他说:“没什么方案是万无一失的,所以我准备了两套计划。第一套是最简单直接的,人我也已经物色好了,绝对的可靠。如果不成,这第二套就要繁复很多,需要你现在就着手准备,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非常非常的少。”

收回远眺的目光,他看了眼刘秘书,“第一套计划失败,我们马上启动第二套计划。我已经选好了时间和地点,剩下的工作就要靠你出马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