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17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

这是一个空间极大的书房,两侧的书柜上摆放着整整齐齐的一排又一排硬皮精装或者古朴线装的书籍。

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四处瞅了瞅,恭维道:“刘秘书真是博览群书,通晓古今中外啊!”

刘秘书是个头发稀疏,个子高瘦的中年人。这个世上有各种各样的秘书,有的狗屁都不是,而这一位显然很有些权力。

他撇了撇嘴,看不出来是不是在笑,“孔老才是真正的博览群书,我不多读一点,实在是跟不上。就是现在他记忆力不好了,随口说个典故,我还常常不知道出处,有时候真是战战兢兢啊!”

中年男子呵呵笑着说,“那是那是。”

刘秘书清了清喉咙,今天特地把他请到家里来,可不是来聊家常或者听些无聊的恭维的,“成处长,那个……啊……那个调查你进行的怎么样?”

成处长指指桌子上的文件夹,“材料都在里面。”

刘秘书翻开看了好半晌,皱起眉头,“你是内行,替我解说解说?”

成处长说:“前两个月我们突击检查了中州实业,羊城经贸,和原来江吴集团下属的几个子公司的财务状况。”他顿了顿,“嗯,账做的很干净,反复研究也找不出大问题。有几个小毛病,都是无足轻重的。”

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更重要的一点,这个……我们查账受到的阻力很大。尤其是在中州和青州,刚刚进驻就有很多大人物打电话来关心。这个江之寒,关系网比我们想的要深也要广。”

他瞄了眼太师椅上坐着的刘秘书,心里鄙夷的呸了一声,对对方有些故作高深的不置可否很有些不屑。在他心里,除了会伺候老头子,一手字写的还凑合,这家伙狗屁都不会。

成处长说:“当然也不是没有收获的……拿回来的材料,我们找了内行老手仔细研究过很久,至少有两个潜在的东西可以深入的挖一挖。一个呢,就是江之寒才开始创业时的一笔贷款,那笔贷款的经手人是现在中州工商行的郭副行长,据查和江之寒的母亲是中学同学。那笔贷款在抵押估值和贷款程序上应该都是大有问题,但时间很久了,对方很可能不合作,有些文件不一定能拿到手。从经验上讲,才开始创业的时候很多人喜欢搞空手套白狼的把戏,会做一些非法或者违纪的勾当。这是第一处。这另外一笔呢,是两年前青州一块土地开发的贷款,但江之寒只是申请公司的出资者之一,而且还是小股东。就算查出来有问题,要弄到他身上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咳嗽了一声,“那个公司的其他两个股东家里都很有来头,要彻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刘秘书垂着眼,好像在琢磨些什么。半晌,他才开口道:“既然如此,这一块儿就先放放吧……”

成处长忍不住瞪了瞪眼,“放放?”

刘秘书说:“如你所说,即使查出来点什么,他不是公司法人代表,连总经理都不是,要想撇清楚责任不是很容易的事?”

成处长看了他一眼,“那?……”

刘秘书说:“必须从别的地方想办法。”

成处长在心里瘪瘪嘴,这他妈不是废话吗?

刘秘书又问:“成处长,最近请你调查一下他的社会关系,我看你这上面有些资料,能不能大概的解说一下?”

成处长从书桌上把文件夹拿过来,翻出一叠纸,这些情况他已经烂熟于胸,只需要大概的再浏览一遍。

他开口道:“江之寒父母都是工人,亲戚间也没什么特别的人物。但似乎从开始创业以来,他一直很注意走上层路线。他最经常的一个手法,是通过政府官员的子女搭上关系。在他名下所有公司的股份中,都有拿干股的官员亲属,涉及的人很多,范围很广,军界警界政府部门公检法一个都不缺。”

不得不说,成处长是个能吏,功课也完成的很认真,“这之间,很多也就是利益关系,应该说不上有多紧密的联系。树一倒,猢狲自然就散了,兴许还有不少愿意倒转头补上一刀的,我以为不必过于担心。但这个名单上有几个人,和他的关系匪浅,是他真正想要倚靠的人。”

拿出那张文件纸,他一个一个解说起来:

“顾望山,清江实业公司董事长,父亲顾丛铭少将,现任卫戍军区参谋长,是新班子上台后提拔的第一批将领,据信是最效忠他的军中少壮派人物。江之寒和顾望山是中州七中同学,据说很早便来往甚密。刚才提到的那起地产开发,他便是公司的头号股东兼董事长。我们通过熟悉江之寒的人了解到的情况,两人关系非常紧密,应该是最典型的政商结合,但比一般的政商组合又要多一层私人的关系在里面。”

“伍思宜,羊城经贸集团总经理,母亲伍惠芬,羊城经贸集团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父亲罗志祥,现任建行豫北省分行行长兼党组书记,据传年内会上调至总行任副行长。伍思宜和江之寒同是中州人,两人来往甚密,似乎曾经是男女朋友关系。江之寒下面的集团,在羊城经贸有相当大的股份。我们推测,江之寒发家前后的大额度信贷,多是走的罗志祥这条路子。”

“林志贤,中州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江之寒称其为师兄,具体关系不详。林志贤妻子庄晓雪,梦佳家俬公司总经理,这个公司应该是江之寒出钱办好送给她的。我们有证据相信林志贤是江之寒在中州最紧密的合作者,也是维护他利益的主要人物。”

“崔玲,五通证券公司副总经理,江之寒在七中的同学。其父崔泽仁,现任中州市市长,市委副书记。江之寒和崔家来往甚密,据说崔泽仁从一个偏门的分管文教的副市长升到现在这个职务,他是暗中出了很多钱很多力的。因为崔泽仁和林志贤的存在,他在中州的基础可以说是相当牢靠。”

“冷倩,风华文化用品公司总裁,丈夫严佳,是现任两川省委副书记严天翔的侄子。严天翔曾任中州市市委书记,是一手提拔林志贤的老领导。冷倩曾经在江之寒集团下的三味文化公司任职经理,据说是通过江之寒认识他现在的丈夫。”

“王中慧,宁沪开发公司董事长,方舟投资公司总裁,父亲王大鹏,现任江南省省委书记。王中慧和江之寒在多个项目上有紧密合作,私人关系据传相当密切。有可靠消息称,两人在境外也有共同投资的公司和资产项目。”

“沈桦倩,中州大学经济系副教授,现任中州实业和羊城经贸集团的法律顾问。她是荆恕时教授的得意门生。江之寒应该是通过她的门路结识荆恕时,中州实业的公司匾牌还是他题的词。荆教授是学术界的泰山北斗,国务院特别经济顾问,国企股份制改革的策划者,万副总理最信赖的智囊之一。上次朋书记公子的事,那边是找人带过话的。”

“明矾,中州人,据称很早便和江之寒相识,现居美国,耶鲁MBA毕业,在GS亚洲区任高级经理。父亲明一默,历任证监会政策委员会主任,副主席,现在是沪宁市副市长,分管经济,是著名的学者型领导。江之寒和明家过从甚密,他最先发家很大一部分是靠进入刚启动的股票市场,应该走的就是明家的路子。”

“冯承恩,大港集团总裁,香港冯家第二代。父亲冯怀仁,全国政协港澳组副主任委员。伯父冯怀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江之寒发家初始,冯承恩便参与其中,和他合资成立了汉港公司,从事房地产开发。冯家的资金支持,应该是江之寒迅速发家的重要依靠之一。不清楚他如何搭上冯承恩这条线,据我们推测,是通过顾家。顾望山和冯承恩来往甚密,关系匪浅。”

“钟正,青州人,退休前曾是中纪委曾书记下头号干将,一度分管反腐和纪检干部培训,在江南一带门生满地。上次朋公子的事,他也是主要出头的人。青州市的几个主要领导,对他都很给面子。”

“姜豫恒,历任青州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现在是市长兼市委副书记。江之寒的江吴集团,以及现在分出来的凝江地产,和其关系密切。他多次到江吴视察,出席各种活动,是江之寒在青州的主要盟友。其子姜笑,是以前江吴集团下几个分公司的小股东。”

他放下材料,说道:“其他的关系,还有一长串,我简要的列了一个名单。但以上这几位,应该是他来往最为密切的。总体来说,江之寒在沪宁宁州荆城三角州,以及他的老家中州根基颇为牢固,不是那么容易动的了的。如果要出手,我建议一定要找个好的地点。”

他汇报完,抬头看过去,刘秘书皱着眉头正翻看手里的文件,掩不住满脸的忧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