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16章 恍如昨日相对时【六】

吴茵伸出手,轻轻拂掉他脸上的灰。眼前这个男子,外套早已不知道抛在哪里,里面的衬衫被烧了几个破洞,整个人像是刚从碳堆里爬出来,混着灰土和水迹,带着一身烟火味。小腿上似乎蹭破了一块皮,看起来很有些狼狈,只有两只眼睛还是亮闪闪的。

江之寒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他……不……在……里……面。”语气神色里却少了以往的从容和自信,更像是在努力说服自己。

吴茵搀了一把身边刚闻讯赶来的嫂子,“小慧……嫂子,你这下放心了吧。快回屋去等着,等我找到他再给你送来,记得要好好教训一下他。”

几个中年姑嫂搀着小慧走开了,吴茵转过头,神色似乎很平静,“你没有事吧?”但她的声音出卖了她,颤颤的带着些余音。

江之寒伸出手,轻轻的握了握她的右手腕,又重复了一遍,“他不在里面。”刚才他冲出火场的时间,大概比小刚晚了二十秒钟。在他们身后,支撑重量的大梁轰然倒下,几乎埋葬了里面任何生还的希望。他心里并不是那么肯定,因为并没有时间搜索房间的角落,倒塌的家具和零星的火堆堵住了他的去路。在火海里江之寒犹豫了那么几秒钟,最后还是遵从理智,迅速的退了出来。

但面对眼前这个女孩儿的时候,他忽然有些负疚感,和一些愚蠢的想法——也许拼死能救出他的哥哥,真的可以补偿那曾经的伤害?

“他不在里面。”江之寒喃喃的又说了一遍,活像一个祥林嫂。

吴茵咬了咬嘴唇,柔声道:“我知道了。你快去换衣服,我让人好好找一找。”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眼神似乎有几分茫然。

呜呜,一声尖利的鸣叫,却是救火车已经到了。人群闹哄哄的,面对这新婚夜突来的大火和失踪的新郎,都有些不知所措。

等到火灭了,进去便能知道那结果是什么。不知道怎的,江之寒有些不愿意面对。他不知道去哪里搜寻吴聪,更没有心思去换衣服。在纷乱叫嚷的人群中,他茫然的折身向东,一个人往夜色深处走去。

那持续的噩梦,难道这次应验的就是这场乐极生悲的大火?他心里念头飞转,无数想法纷乱繁杂,失去了平日的理性和逻辑。

信步不知道走出去多远,走到一处斜坡,侧前方是矮矮的灌木丛。往前看,是小县城还亮着昏暗街灯的道路。

“小寒……”有个声音在右前方响起来。

江之寒摇了摇头,长期失眠看来真会带来幻听。

“小寒……”悉悉索索的一阵响。

这一次,江之寒听的分明,他转头看了看那声音源头,大声吼了一声,“快出来!”话出口,才觉得嘶哑尖锐,伴着砰砰的心跳。

十几秒钟的时间,有个人从暗处走出来。借着月光,江之寒看了个仔细,忍不住叹了口气,忽然觉得腿已经软了,浑身都没有力气。

他虎着脸,“你……在这里干什么?”

吴聪蜷着身子,脸上一副做错事的小孩儿模样,“我……我我……把房子点着了。”他飞快的看了眼江之寒,“妹妹……妹妹会骂死我的。”

江之寒看着他,“所以你就躲出来啦?”

吴聪忙不迭点头。

吐出口浊气,江之寒心里不是没有几分怨念。十几分钟前,他险些就被困死在那火海之中。但同时又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或者说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却是压过了那丝怨念。

伸出手,抡圆了对准他的屁股,江之寒狠狠的拍了一下,换来一声痛叫。

吴聪往回跳了两步,抬眼打量江之寒的脸色,却看见他忍不住脸上浮出一丝笑容。

他很知趣的讨好道:“小寒……嘿嘿。”

吴聪求道:“陪我去找妹妹。”

江之寒摇了摇头,笑意却还挂在脸上,“你媳妇儿和你妹妹已经商量好了,今晚跪足一晚的搓衣板。”伸手抓住他一只胳膊,他迫不及待的要把他抓到小茵的身前。

※※※

灭了火的房屋废墟处,还冒着一丝黑烟。

喧嚣终于散去,大喜之后又是一场虚惊,到头来总算是有惊无险。道贺的人,散去的散去,闹洞房的继续,还有几桌换到室内接着通宵的麻将。

换了一身新衣服的江之寒,坐在刚才发现吴聪的小坡上,吴茵就坐在他身旁。

夜很静。尤其是经历了酒席的喧嚣和失火的纷扰之后,更显出它的静谧。只在不远处,有断断续续的虫的鸣叫。

吴茵在黑夜里侧着头,静静的看身边男子的侧脸。他似乎在望着远方,思绪飘得更远,正愣愣的出神。

江之寒冲进仓库的那几分钟,对于她几乎是漫长的一个世纪。她攥着身边嫂子的手,大家都以为是要给她一些安慰。其实,她是更需要安慰的那个人。有几个时刻,她被悔恨包围着——如果早到一步,她一定不让他冲进去救人。

几十分钟前,他们还坐在楼上讲起他身边的姑娘,和困扰他的那个梦。不自觉的,吴茵也有到些不祥的感觉,隐隐的害怕真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当他冲出来的时候,虽然只是一个人,她那个瞬间心里有的只是欣慰和欢喜。回头想去,又不由有些对哥哥的愧疚。

吴聪对于她是亲人,也是今生注定的责任。她曾经努力做过,也曾经深刻的厌恶过,最后回过头接受了这责任,慢慢的似乎能够享受这份责任。但身边这个男子对她,意味着远比亲情和责任要多。

从某种角度上讲,他是比父母和哥哥更亲的亲人——因为他是这个世上第一个让自己敞开心扉倾吐心事,认真的倾听努力去改变自己人生的那个人。她曾经淡漠疏离的亲情,也正因为有他,才慢慢的愈合,有了些普通家庭的温馨。

所以虽然曾经有伤害,虽然分手经年今日才第一次重见,她从没有觉得他生疏过。如果一定需要在哥哥和他之间选择一个人活下来,她今晚听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回答。

当他冲出火海的那一刻,她忽然感觉到,自己对他的感情,似乎真的已经超越了所谓爱情。无论他未来选择了谁,那个最刻骨铭心的初恋,晶莹剔透独立认真的女孩儿,还是那个原来在梦中便和他连在一起,也许上辈子便认识的最精灵古怪,又温柔细心的小妹妹,她似乎真的都可以坦然接受,甚至乐于见到他们走到一起。

“我这些天忽然觉得,我是一个带有霉运的人。”江之寒在夜色里说出第一句话。

吴茵托着腮,只是静静的倾听。

江之寒说:“高二的夏天是倪裳,高三轮到思宜。这也还罢了,毕竟只是分手而已。就像你说的,生活远大于爱情,更何况那时候我们大概也不太懂爱情。大一夏天呢,轮到舒兰和彭丹丹。如果我不插手,舒兰多半找不回什么公道,但彭丹丹一定不会死。大二暑假轮到林墨,有那么一刻我真害怕她真的就那么死了。大三不用说,是白阿姨的事。大四呢,轮到楚楚姐。你要知道,那个狗日的家伙还是我找人介绍给她的潜在大客户。出国应该很安生了吧,回来一次还碰上晓晓的事,差一点儿就酿成大错……师父也去了,他身体那么好,年纪一点儿都不大。”

侧头迎上女孩儿的目光,他柔声道:“我真害怕,这一次轮到你……”

吴茵柔声道:“如果不是你的话,小倩会蹲在监狱里吧,林晓还要想方设法的摆脱那个黑社会的渣滓吧。如果不是你,斯考特这样的家伙一定还在青大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欢蹦乱跳吧,舒兰真的能摆脱往事和喜欢她的橙子在一起?如果不是你,楚楚姐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吧,思宜也许就在银行里找个职位干一辈子了。而我呢,还在为十万块钱愁得上天下海都没有门路了吧……”

她语气温柔,却带着些不可置疑的味道,“之寒,你并不是没有信心的人啊,为什么会只看到消极的一面,看不到更多积极的东西呢?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命运这个东西,那么,我告诉你,你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有可能去改变命运,而不是被动接受它的那个人。至少……你改变了我的命运!”

即使亲如吴茵,聪明如她,也很难感受到那一串梦对江之寒深刻的心理震撼。当年因为那个梦,他莫名的有了很多的信心和动力,推倒了命运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虽然从梦里得到的除了林墨那个名字再也没有其它,但在心底深处不自觉的他很依赖那个梦的开始。时过境迁,当那个梦似乎衍变成厄运的预兆,那种不可抗拒的感觉同样的深刻,而且似乎带着宿命抉择的味道。

这些天江之寒把公司重新作了安排,马不停蹄的和亲近的人一一会面,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他直觉的感到命运的女神正站在街角,随时都可能来敲门。打开门看到的会是什么,他一无所知,也因此深为戒惧。

他甚至都放弃了无谓的抵抗,只想着和大家道别,然后打开门,看看外面站着的究竟会是什么。

江之寒笑了笑,道:“如果是我自己的事儿,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我现在担心的,不过是把霉运带给了身边的人,尤其是最亲近的人。”

吴茵看着他,重复道:“你可以改变命运的,之寒。也许你现在的反思,就正在改变它呢。”

江之寒感激的笑笑,嗯了一声。

女孩儿捏起拳头,鼓励他,“我知道你可以的。”

这句话,江之寒曾对她说过无数次,今天她回赠给他。江之寒听了,不由咧嘴笑起来——这是何等熟悉的一句话!

他呵呵的笑着,心里忽然轻松了许多,似乎是最近夜夜梦醒后的第一次,他感到浑身松弛下来,不再紧绷着神经和肌肉。

有这么一个人,即使曾经被你深深的伤害过,还会坐在这里,最真诚的鼓励和加油,最虔诚的信任和祝福。

这一刻,在月色下看身边女子的容光,他忽然有种最真实的自惭形秽的感觉,心里却感到很多的温暖。

“小茵……”他叫了声她的名字,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个人看着彼此,似乎这一刻真正心意相通,以前的种种都不再重要。

不合时宜的,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江之寒把它拿出来,屏幕上显示的是个陌生的号码。他皱了皱眉头,这个私人手机号,知道的人很少。

正准备把来电按掉,吴茵说:“接一下吧,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呢……”

江之寒哦了一声,乖乖的听从她的指示。

电话那一头,传来一个略微急促,似乎很陌生但又有几分熟悉的声音。

她说:“是之寒吗?……我是倪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