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12章 恍如昨日相对时【二】

江之寒微笑,“聪聪,我变化很大吗?”

“小寒耶!……”吴聪拖长了声音,转头朝着妹妹大叫。

吴茵觉得自己的耳膜都快被他震破了,但她眼里满是疼爱的笑,“聪聪,该去换衣服出发了,不要听别人和你乱讲。我让董哥哥陪你去,你都听他的就不会有事。”

“不!”吴聪坚决的摇头。

吴茵抹下脸。

吴聪一把抓住江之寒的胳膊,露出个无邪的笑容,“小寒,陪我去迎亲!”

江之寒被他用力抓着,给吴茵一个询问的眼神。

看着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吴茵温柔的笑。

“去吧。”她说。

经年不见,这是见面迄今为止她说的唯一两句话。

来了?去吧……

就像自己当年那样,来了又去,从此千里相隔,经年一会。

※※※

吴茵虽然离开了公司,但梁浩坚持在顶楼给她留了一间办公室,毕竟她还是大股东嘛。也许,他真正想留下来的是自己曾经的一份眷念和绮梦。

从办公室的窗户往外俯瞰,楼下灯火通明,晚上的宴席还没有散。虽然春寒袭人,但熙熙攘攘来往的人们似乎都揣着一团火,完全感不到凉意。

吴茵收回目光,柔柔的说:“昨天思宜打来电话,说最近实在太忙来不了……她送了聪聪一辆车,你知道他喜欢开车的。我和她讲,未免太贵重了些……”

就像很久以前他们的很多谈话一样,话题围绕着旁边的人开始。

江之寒说:“思宜前段时间躲在香港策划一个大买卖呢。你知道平岗集团吧,他们经营不散,现在通过审核准备股份化出售了。香港有好几家大财团对这个大蛋糕垂涎欲滴,但政府的意思好像是希望能有内地的企业出面和参与。不知道她找了谁的关系,思宜前不久去香港见了九港集团的老郭,老郭你一定听说过吧。他们在谈合作收购平岗的方案。因为这个,我前些天接到她的电话,正在把C﹠J和开曼投资的大部分流动资金往国内转。接到她电话之前,我也以为她失踪了呢……”

叹了口气,江之寒评论说:“我最近才发觉,思宜确实是比我更有商业资质的人。”

吴茵微笑,“青出于蓝?”

江之寒说:“我们不太一样。我也许对市场前景和进入时机看的准些,自认为有些心得和天赋。她呢,对怎么建立商业关系和人际网络比我强太多。而且,她的商业嗅觉也很敏锐。我这两年才忽然觉得,她的雄心也比我要来的大……”他微笑叹息,“要不停激励自己,真的需要把企业当作自己的情人或者是小孩儿,不断的设定新的目标。在这一点上,她已经超出我很多了。”

吴茵嗯了一声,“我挺佩服她的……不瞒你说,若不是她大力扶持,这几年我们这个公司也不会发展这么快。”瞥了他一眼,“当然,你的扶持也居功不小……”

苦笑了一声,江之寒不知道这是表扬还是讽刺,但他并没有回嘴。

吴茵又说:“对了,小墨这次也没有来。她打电话来道歉说她生病了。你前几天不是在青州吗,有没有见过她?”

江之寒扬眉,“她生病了?”

吴茵说:“应该病的不轻吧。小墨这个人最是礼貌周到,不是大病的话答应了要来一定不会失约的。”

江之寒垂下头,没有答话。

吴茵看了他一眼,眼里有几分疑惑,但她很快把那抛在脑后,“对了,舒兰和小诚要订婚了,你应该知道了吧?”

江之寒点头,“嗯……我到青州之前,专门去了趟他们那里。”

吴茵说:“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我觉得小诚这个人真的很适合做丈夫。现在我和舒兰挺好的。回酒口镇之后,以前青大的朋友跑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来看过我的就只有四个人,其中就有小墨,思宜,和她。”

今早才见面的时候,两人都有种相对无言的默契,或者是尴尬。就像很多曾经很亲密的人一样,时光流逝,沧海桑田,再相逢时反而比一般的人更不知道如何相处。因为曾经隔得那么近,两个人都似乎成了一个,现在离了一段距离,似乎连称呼都奇怪起来,心理的落差一时很难调整。

这便是吴茵的聪明和细心之处。他们谈起共同的朋友,说起些似乎无关的琐事,慢慢的好像又回到那些个在青州的夜晚。两人在同一轮明月下,悠闲自在的谈论那些朋友和那些事情。

然后,忽然间她发现,不仅是她,大家的变化都好大好大……

江之寒抬起眼,在灯影下深深的看进她柔和漂亮的眼。

良久,他才开口道:“小茵,我这次来,有两件事……”

吴茵翘起嘴角,“嗯……”

江之寒说:“小刚你还记得吧……他这次和我一起来的。我有个希望……嗯,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允许他跟在你身边。”

吴茵轻轻的嘟嘴,“嗯?”

江之寒说:“是这样的……”他轻轻叹了口气,“你还记得吗?我曾经和你谈起我做过的一个梦。”

吴茵嗯了一声,“我记得呢……不过你没有很仔细的说起过。”

江之寒道:“在我高一的暑假,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只是一种感觉你知道吗?觉得那个梦足有好多年那么长,但醒来的时候什么都记不得了,只剩下最后一个场景,有一列火车在一个似乎没有尽头的隧道里前行。我能听到车轮压在铁轨上行进的声音,还有……就是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她说,我叫,后面那个名字总是听的不是很清晰。她一直重复着那句话,和那无休无止的火车声混合在一起,是我醒后留下的唯一记忆。”

江之寒舔了舔嘴唇,似乎神游千里,又回到那个炎炎的夏天,“醒来以后,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没办法用词语去描绘。总之呢,我忽然有种非常非常强的冲动,想要有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不要像以前那样缓慢的节奏,单调的读书,或者是安逸于中等偏上的成绩,一日一日的吃饭睡觉上学,等待高考,然后是每个人都要走过的那段路。我忽然间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觉得我可以与众不同,可以改变周围的很多东西,那灰败的印刷厂的围墙,或者是为了几十块钱费尽心思的母亲。”

说着说着,他嘴角不由勾出个很纯真的笑,“我那时候傻傻的,并不知道怎么开始,只能想尽办法把一个闲散的暑假变得无比繁忙,每天清晨出去锻炼,成日泡在图书馆里,和周围每个人热情的套近乎,努力去加入大人的谈话……我妈后来说,她那时觉得我有些奇奇怪怪的,还好并没做什么坏事,所以就懒得管我……很奇妙的是,自那以后,真的很多改变就出现在我生活里,在七中的操场上救了鹏飞,认识了小顾,偶遇了老爷子,初遇林师兄。在市图书馆里结识了明矾,后来是姗姗姐和小芹姐,通过他们又认识了大师姐和荆教授。然后呢,思宜,倪裳,凝萃,她们都出现在生活里,忽然变得很亲近起来。然后呢,是帮妈妈创业,通过凝萃认识了她父亲承包下学校的食堂,开始投资股市……总之,真的就像推倒了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源源不断的人和事出现在生活里,我的整个人生从此改变,一齐改变的当然有我人生的态度和做事的方法。我觉得比以前的自己自信了百倍,也积极主动了百倍,然后所有这些似乎都得到了回报。”

江之寒从记忆里找回自己,“所以,这个梦在开始的时候是美好的,我把很多神奇的力量归功于它。那个暑假以后,偶尔的我会做同一个梦,但频率并不高,而且很古怪的是,很长一段时间我再没有过别的任何一种梦境。”

轻轻叹气,他接着倾诉,“然后就是高二夏天的雷雨夜,那之前我忽然做了好几次同样的梦,结果呢……以前我从未和你说过和倪裳是怎么分手的。其实开始很简单,她是那种很守规矩很孝顺很一丝不苟的女孩儿,我呢,自从改变以后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不需要被一些世俗的条条框框所限制。应该说,随着我们的关系越发亲密,我在那段关系中就显得越发强势,所以更多的时候她顺从的跟着我的脚步。那天晚上,她爸爸本应该在外面出差的,她害怕打雷的夜晚,于是我便陪着她,睡在她的卧室里。然后,她父亲忽然出现了。然后,我们有了很激烈的冲突。中间有些事,也不想再提。但总的来说,我确实对她心怀歉疚,尤其是等我长大以后,那歉疚似乎越发的深。那时候我们才十六七岁,她虽然能干,但还是个孩子,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我带着她往前狂奔,最后却没有负上应负的责任,因为……我自己其实也还是个小孩子,不知道怎么去应对很多事情。当理想中的完美被打碎时,心里更多的是愤懑和失望,而不是理智的去挽回补救。我后来有时候忍不住想,如果按照她的意愿,我们不要那么早开始去谈那场恋爱,等到大家长大成熟,也许真会有一个不同的结果。”

吴茵在灯下若有所思的沉静微笑。

他说:“那是第一次,那个梦和现实中的噩梦联系在一起。但不幸的是,那远远不是最后一次。”

吴茵柔柔的开口,“舒兰出事的时候?”

江之寒点头,“嗯,那时候你是知道的……还有那年去萍乡之前,我有一个不太一样的梦境,那里面就有林墨。然后是楚楚姐那次……到了后来,我开始恐惧这个梦。它很少光临,但每次降临,似乎都预言着厄运。更糟糕的是,那厄运往往加于我身边亲近的人身上。”

吴茵看着他,“这一次,你梦见我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