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11章 恍如昨日相对时【一】

吴聪在酒口镇的这场婚礼,在当地几乎妇孺皆知。不知道吴父是哪里找来的规矩,宴席分作两处,一处是招待亲戚朋友的,另一处是以前某些农村的所谓流水席,不管认识不认识,来了就管吃,要的是更多的人沾个喜庆。

以前的廊兴木材厂,现在的所谓集团公司是地方财税的大户,吴茵去年还被评为省优秀企业家,表彰她对地方经济发展和慈善事业的贡献。和以前一样,漂亮的不像话的妹妹和脑袋不怎么好使的哥哥的组合,极具话题性。很多人揣测说,吴茵年过三十还没有结婚,就是要等哥哥先找到媳妇,这才是正理儿。至于她的发家,坊间自然也有各种传言。关于她有一个富豪或者是高官的秘密情夫的流言,一直都颇有市场。

吴茵自己当然不愿意把哥哥的婚礼搞的满城风雨,如果她坚持的话,现在家里面哥哥对他颇为顺从,连父亲也要礼让三分。但既然结婚是人生一次的难得大事,父亲和哥哥都急切的期待着一场热闹【吴聪现在虽然比以前懂事很多,热闹却是不能抗拒的诱惑】,她便没有坚持。钱是自己辛苦挣来的,有旁人眼红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酒口镇没有什么大的酒店或者饭馆可以容纳那么多白吃白喝的家伙,吴茵干脆就把宴席的地点放在了公司:流水席摆在外面的露天,正式的宴席在一楼临时改造过的前厅。据有人放出的小道消息,整个酒口镇的厨师今天都被请了去,还专门从同安请来一位特级大厨掌勺。

这么大的婚礼,要费心的地方不亚于一个大型的项目。梁浩倒真的把公司的几个项目经理拨过来帮忙统筹策划,但很多事情最后需要定夺拍板的还得吴茵自己。昨天晚上,她和吴聪开玩笑说,忙完你这场婚礼的筹备,我是真真不再想结婚了。即使结婚,也一定不会请客的。

吴家父母现在早已搬进新房,吴聪结婚又是一套另外的新房,自然是吴茵买的。相对来说,酒口镇的房价确实便宜,和大白菜差的也不太多。

而吴茵现在的住处,却是家里原来的那一处单元房。一周里她大概三天会过去和父母哥哥一起吃饭,但几乎每天都会回这边来睡觉。

聪聪婚礼的第一天揭开序幕的时候,她便坐在客厅里,手边是一个手机一个座机,还有好些人进进出出,搞的活像一个作战指挥室。

抬头看看墙上的钟,才早晨七点五十分,外面的天还只是蒙蒙的亮。

吴茵揉揉眼,她昨夜大概睡了不到三个小时。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打印的时刻表,上面标着今天所有的事件。仔细又过了一遍,吴茵招呼长桌旁边坐着的年轻女孩儿,“小风,今天聪聪迎亲是谁陪着去的?”

小风翻了翻自己的东西,报了两个名字。

吴茵不放心的吩咐,“让董穰也跟着他,那帮家伙不知道搞什么怪名堂呢……啊,帮我打个电话给他。”

话音刚落,有人在她耳边轻声说,“吴总,有人找您。”

她一抬头,映入眼帘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笑脸。

啪的一声,手中的铅笔掉在了地上。

江之寒俯身拾起铅笔,轻轻放在桌子上,“恭喜恭喜……聪聪呢?怎么没有见到他?”

吴茵不自觉的伸舌头舔了舔嘴唇,喉头有些干涩,脑袋乱乱的。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原以为自己会镇定很多呢……

半晌,她终于开口,声音似乎有几分嘶哑,“你来了?”

她说。

江之寒看着她,眼里满是柔情和歉疚,“嗯,我来了……”

长桌边坐着的三位小姑娘,似乎都觉察到了些什么,相互看了一眼,或是低头看手中的文件,或是偏头望着窗外,留下那两位,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只是相对无言。

你来了?

平平淡淡的一声招呼,似乎昨天他们还在一起,约好今早的会面。抑或是一个责问,你才来?为什么花了这么久这么久的时间?

※※※

“吴姐呀,腰鼓队的那些家伙太不像话了,临时又要求加钱。我给你讲,一定不能如了那帮龟孙子的意!”风风火火闯进来这位,是吴茵的远方表叔,帮着打理结婚的事情,从中也吃了些回扣。

这个世上从不缺不善解人意的人,他冲到吴茵面前,唾沫横飞的开始抱怨起来,连江之寒的存在都没有注意到。

吴茵看了眼站着的男子,苦笑了声,带着些许的歉意。

“三叔,你看着办吧。既然我交给你负责,你就负起责来。我只有一个要求,他们今天要出现,要好好的打。其余的,你来做主,好不好?有差价的话,找小黄报账就行。”

“不能如他们的意……这群贪心的狗娘养的……”三叔眉花眼笑的抱怨着,还想说点什么,被吴茵打断了,“你快去吧,晚了没时间和他们谈出结果来了呢!”

江之寒站在那里,心里有几分欣慰。当年的小茵,虽然美丽脱俗,在外人眼里孤傲难以接近,其实是个谨小慎微,生恐走错一步路的无助女子。今天她坐在这里,虽然只是在统筹一场婚礼,已经隐隐的有那么些大将风度,淡然从容里带着不容拒绝的自信。

居高临下的,他站在那里,有几分失神的看着她美丽脸庞的侧面,心思不知道飞到了何处。

※※※

“妹妹,我不要去迎亲!”

屋里的人一齐转头。

吴茵皱了皱眉,沉下脸,“聪聪,你又怎么了?”

吴聪冲到她面前,“易哥和我说,他们有很多整人……整人的法子,我不要去被他……”他突然住了口,偏头盯着姐姐身边站着那位男子。

“呀!你是小……小……小寒!”大概是太激动了,他有些结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