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09章 不教夫婿觅封侯

沈桦倩坐在小树林边的石凳上,目光在来往的行人间随意扫过,神态怡然。她身上仿佛有种静气,坐在那里都能悠然自得,超脱其外。

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一抬头,是江之寒的笑脸。

“大师姐!”他这是以前跟着明矾的称呼。

沈桦倩嫣然一笑,“你来了……”

隔着石桌,江之寒在她对面坐下,“我发现我是天才的预言家。”

沈桦倩眼神亮晶晶的,带着个问号。

江之寒说:“还记得我八九年前是怎么预测的吗?”

沈桦倩摇头。

江之寒道:“我那时候说,再过十年,不,也许只要五年,我们一起走出去,人家一定以为你是我妹妹。”

沈桦倩瞋视。

江之寒呵呵,“真的,大师姐……十年的时光,怎么会在你身上留不下任何印记?”也许他有三分夸张,但校园里的沈桦倩,和十年前真的变化不大——那样的牛仔裤,那样的白色衬衫,那样的不施脂粉,那样的清新怡人,那样的恬淡文雅……

沈桦倩看了他半晌,“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虽然笑容明朗,她似乎能看进他的内心。

江之寒道:“我还好。”

沈桦倩指了指旁边那片小树林,“还记得这个地方?”

江之寒摇头。

沈桦倩说:“那时候这些树还没有长起来……还记得吗?你上大学之前……我对你说,之寒,人生是一段旅程,不要光想着目的地,好好珍惜路上的风光。”

江之寒笑了笑,“我一直记着呢。”

沈桦倩看着他,柔声道:“我第一次在明矾那里听说你,就知道你是个天才。但这些年,你比我想象的做的还要多,你知道吗?”

※※※

江之寒不知道沈桦倩今天要给他介绍她的男朋友,但更令他惊讶的是,想象中她喜欢的男生和眼前这位完全南辕北辙。

这位叫吴修的男生,大概三十出头的年纪,一米八五的身高,很魁梧的身段,皮肤有些黝黑,浓眉大眼五官显得很粗犷,反衬得身边的沈桦倩更加小鸟依人。

沈桦倩很简约的替他们俩介绍,“我男朋友,吴修……江之寒。”

江之寒伸出手,和他用力的握了握,“吴大哥,幸会幸会……”,转头看着沈桦倩,“哎呀,大师姐的保密工作做的真好。”

吴修很热情的和他握手,只是笑着说:“早就听说你了。”似乎是个惜言如金的人。

三个人走在中大的林荫大道上。沈桦倩带着一丝恬淡的微笑,走在两个男人之间。

吴修问她,“等会儿去哪里吃饭?”

沈桦倩努努嘴,“诺,中州最好最贵的餐馆都是他开的,不吃白不吃哦!”

江之寒扭头,看着有几分少女般雀跃的大师姐,忍不住咧嘴露出个笑容。

※※※

出乎江之寒的意料,吴修只是中大的一个博士生。他在企业里工作过八年,又回到校园里继续深造。要知道,现在的沈桦倩,已经是中大经济系的副教授,听说明年就要升教授了。

吴修是技术出身,在中大修的是自动化控制。虽然是外行,但江之寒说起自控的行业趋势,技术前沿什么的都滔滔不绝。吴修感慨说,不愧是做大企业的,我们的眼界差距很大。沈桦倩就笑着说,这话虽然说的不错。但即使他知道的和你一样多,说出来的也能比你多五倍十倍。这和眼界无关,是哄多了女孩子才练出来的口才。

江之寒摇头说,正所谓女生外向,我怎么也算师姐你的娘家人,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要帮着爱人来挤兑我。沈桦倩喝了小半杯酒,脸上带着动人的红晕。她问,你是我什么娘家人啊?江之寒说弟弟啊。沈桦倩娇笑,方才不还说是妹妹么?饶是城府深沉,江之寒还是当时就傻了眼,这真是清冷的有些过分的大师姐?

他摇头苦笑,唉……爱情的魔力!

※※※

沈桦倩主持的一个863项目现在正进入关键阶段,几乎每晚都通宵达旦,今天出来和江之寒吃饭真可以说是百忙中抽出一点时间。

吃过饭,三个人坐江之寒的车回中大校园,沈桦倩去研究所继续工作,吴修则去实验室干活。听沈桦倩说,两人还时常半夜在学校的BBS系统里隔着大半个校园聊聊天。

把吴修放到自控系门口,握手说过再见,江之寒开车送沈桦倩回经济研究所的大楼。停好车出来,一抬头,天上圆月如盘,月色似水。

研究所大楼的外面有一座喷泉,大半夜的当然静悄悄的。两人在喷泉旁边的石阶上坐下。

江之寒递过去一个厚厚的牛皮信封。

沈桦倩接到手里,却并没有打开,“你发给我的电子版本,我已经看过了。之寒……”

她顿了顿,还是问道:“之寒,你的决定我基本不过问,但这一次是为什么呢?”

江之寒笑笑,“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其实我一直就想做这个,你应该比其他的人都清楚。”

沈桦倩说:“别的也就罢了,我那……”

江之寒打断她说:“师姐,你这么脱俗的人,谈这个多没意思。我们还是来谈谈……”他笑的有些坏坏的,“我原以为你喜欢的会是杨过,没想到却是郭靖。”

沈桦倩嗔了他一眼,神情煞是可爱,“吴修他准备读完博士,就找机会留在大学里。我也习惯了校园里的生活,出去会不太适应。”

沈桦倩的初恋男友,江之寒虽然知之不详,但大体知道是个很有“事业心”的人,一心想着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把感情的位置放得很低,所以才有一出国便音信杳无那场变故。沈桦倩当年喜欢上他,多半是因为他的执着努力,但那段感情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毁在过分的执着和努力之中。今晚第一次见面,江之寒的感觉是吴修是一个满脚踏实地,也很有事业追求的人,但他似乎并没有太大的野心,愿意和沈桦倩选择类似的生活道路。

江之寒笑她,“在中大做神雕侠侣很不错!”

沈桦倩白他一眼,“你还说我,我原以为你是令狐冲呢,没想到,哼哼……”她原本是不怎么看武侠书的,认识江之寒以后却是把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通看了一遍。

江之寒笑道:“结果是谁呢?”

沈桦倩扁嘴道:“欧阳克!”

江之寒哈哈笑了两声,“大师姐,你现在的玩笑好冷嘞……”他叫冤道:“再怎么比小克同学强一点吧……”

沈桦倩哼道:“强点也不多,那些八卦杂志的彩页我还留着呢,自己有空拿回去看看是什么德性。”

江之寒无奈苦笑。

沈桦倩坐在台阶上,抬头看了看夜空中的明月,忽然怔怔出神起来。半晌,她低下头,声音也有些柔柔的,“之寒,还记得那年在天工峡的星空吗?”

江之寒微笑,“怎会忘记?”从近处看,女子的眼真的璀璨如星,在黑夜里散发着柔和的光。

沈桦倩忽然伸出手,轻轻抚上他的面庞,神态温柔,就如姊姊在抚慰小弟,“之寒……这么多年了,我终于能走出那片星空。我相信你也可以的,不要让我失望……”若论初恋,被无情辜负的女子曾经用清冷,距离感,和研究来部分封闭自己,但终有这一日她找到自己的精神伴侣,是杨过或是郭靖其实不那么重要。

一阵轻微的振动,沈桦倩皱皱眉,有几分不情愿的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嘟嘴道:“忘了十点钟还有个会。”

江之寒微笑着站起来,“我明早还要赶飞机,也该回去了。”

沈桦倩哦了一声,跟着他站起来,目光如水的看着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之寒潇洒的挥挥手,转身离开。

沈桦倩静静的站在远处,一动也没有动。

走出去十几步,男子忽然回过头来,隔着夜色,他很轻快的说:“师姐……要幸福!”

沈桦倩眨眨眼,他已经转过身,愈行愈远。她忽然有些不详的预感,强压着要跑上去把他拉住的冲动。在她心里,中大这片校园是这世上最安全最舒适的所在,她多想他能和她一样,只是静静的在这里安家,生活,找到属于他的幸福。

使劲摇了摇头,沈桦倩把那些古怪的念头努力扔出去,抬眼看去,眼里只有夜色和月光,他已经不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