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08章 此梦绵绵何时休

江之寒在青州的房产有三处。以前老汉港青州办事处的小楼是他买下来的第一栋房子,后来成了他和吴茵居住的私宅。吴茵离开后他很少住那里,只是平时还雇人每周去打扫清洁。第二处则是袁媛家在青州的老宅,最近才“高价”抛售给他。这一处一直是林墨的住处,她一度和方虹合住。方虹年前找了个男朋友,便搬了出去。搬家的时候,她指着房子给男友提要求,有生之年我们能买一套这样的房子住就心满意足了。最后一处则是一套单元房,距离江吴集团新办公楼楼很近,骑自行车大概就六七分钟的距离。最近这两年,他在青州的时候几乎都住在这边。

这天早上九点钟,老汉港办事处的小楼外走过来一个漂亮女子,盘起的头发,湖蓝色的风衣外套,蹬着一双红色的高的离谱的高跟鞋。

她推开外面的院门,走到大门处,笃笃笃,不轻不重的敲了三下门。

没有人回应。

女子很有耐心的等了半分钟,笃笃笃,又敲了三下。

仍然没有任何响动。

她嘟了嘟嘴,又等了一分钟,笃笃笃,还是三下。

终于,有轻微的脚步声。然后,门开了,江之寒站在门口,“是你呀?”他略微有些惊讶。

袁媛轻笑了一声,“闭关结束了?”她侧着身子,挺着胸脯,从男子身边狭小的缝隙往屋内挤,全然不顾对方一副谢绝入内的神态。

进了屋,她随意的甩掉高跟鞋,赤脚走到沙发处,一屁股坐下来,“我说,小家伙,我巴巴的跑到中州,却扑了一个空,又飞到青州来……你的架子好大啊!”

江之寒关上门,回身走过来,“这几天,每天早上来敲门的人都是你?”每天早上九点,准时的有人来敲门,三下,三下,三下……持续三分钟。在江之寒的印象中,袁媛绝不是如此有耐心之人。

袁媛瘪瘪嘴,“所以啊……说你架子大,人家三顾茅庐,我这可是七寻某人咯。”

江之寒皱皱眉,“有什么要紧的事?”

袁媛摇头,“没有。”

江之寒愣了愣。

袁媛轻笑道:“我只是好奇……你一个人关在里面一个星期,到底在干什么?”

江之寒问:“你怎么确定我在这里?”

袁媛耸耸肩,“猜的呗……”

江之寒哼了一声,“大小姐,你可真是闲得慌哦……要什么饮料吗?”

袁媛笑道:“对嘛,这才是招待客人的礼节……你有什么?”

江之寒在饭厅里的冰箱前回答她,“嗯……啤酒,苹果汁……牛奶。”

袁媛说:“苹果汁好了。”

片刻的功夫,江之寒端着杯苹果汁走出来,递给她。女子仔细的打量他,他好像刚刮了胡子,下巴上青青的,还浅浅的有一道血痕。眼圈似乎有些黑,眼睛深陷,带着点疲惫,两个眼珠却又精光四射,好像燃着一团火。

她喝了口饮料,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问:“怎么了?”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哦……没什么,最近睡的不太好……老是做噩梦。”

袁媛一挑眉,“做亏心事了?”

江之寒洒然道:“多少做过些吧……”

袁媛哼了声,“活该……我还以为你在为公司的事情担忧呢。”

江之寒问:“公司有什么事?”

袁媛说:“我在中州听说有人在大张旗鼓的查你的账,不是吗?”

江之寒摆摆手,“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袁媛说:“我听说小薇都中断蜜月提前回国了。”

江之寒皱眉,“谁把她叫回来的,真是小题大做。”

袁媛说:“你玩消失嘛……有些事情,大概她知道的比较清楚。对了,不是这里做了亏心事,一定是在别处了。让我猜猜,是不是和小美女有关?”

江之寒撇撇嘴,“媛媛,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八婆?”

袁媛哼了一声,“得,出口伤人了吧……你就回答我,是不是和她有关?”

江之寒反问她,“你怎么会联想到她?”

袁媛说:“小美女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说她要搬出去住,通知我一声。我告诉她,那房子已经是你的了,让她想住多久便住多久,她敷衍了两句便把电话挂掉了。我说恰好在青州问她什么时候有空吃个饭,她抱歉说恐怕最近这几周抽不出时间,这可不是小美女的典型作风哦……”

江之寒看了看天花板,沉吟着说:“嗯……搬出去住……也好。”

袁媛盯着他,“怎么?小美女向你表白,被你无情的拒绝了?”

江之寒沉着脸,“你的联想未免太丰富了吧?”

袁媛不屑道:“得!瞎子也看的出来,小美女对你一往情深呢……真把你当哥哥么,恐怕是情哥哥吧。”

江之寒不接她的茬儿,“媛媛,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老找白人帅哥做男朋友,是为什么呢?”

袁媛回敬他,“你今天怎么这么八婆?”

江之寒淡淡的说:“随便问问。”

袁媛说:“首先,我纠正你一下,我的前男友并不完全是小白,Ok?以前在青大的时候,追我的人是不少,但他们普遍有个东西我不喜欢,你知道是什么吗?”

江之寒嗯了一声。

袁媛说:“那些男生,在我看来普遍太不自信,所以总是想方设法的要找出一些东西来证明他们特别行,特别不一般。而对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呢,他们好像关心的头一条并不是大家在一起是不是很开心。他们更在乎的是……嗯,有个很漂亮的女朋友,带出去特别有面子,特别有成就感什么的。”

江之寒呵呵,“小白们就特别自信?”

袁媛说:“好像又在另一个极端,缺乏责任感。不过要说有那么一段时间在一起开开心心的,过的有趣味不要太沉重,确实是更好的选择。”

江之寒呵呵,“原来是你要求太高……”

袁媛说:“老实说,这部分也怪我爸。我在加拿大长大,他偏偏要想把我培养成最传统最传统的那种,不要黄皮白心。可是你看,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桔生淮南则为桔,桔生淮北则为枳。我出生成长的地方,本来就完全不一样。不管他怎么灌输,或者是把我送回国去读书,有些观念是扭转不过来的。他可以把我的中文教的非常非常的好,但有些东西终究是变了。不过呢,我还是受他的影响,所以好像有些不中不西的,你明白那个意思?”

江之寒看着他,“和那个Michael没有关系?”

袁媛怔了怔,脸色似乎严肃了起来,“哟,”她有几分夸张的叫了声,“我爸想招你为女婿,连这些陈年烂芝麻的事儿都告诉你了?”

江之寒静静的看着她,没有答话。

袁媛撇撇嘴,“如果你想听真话,我告诉你,我……不知道。某些时候看见和他长得相似的男生,我确实会有些亲近感,或者说是熟悉感……嗯,比较容易产生好感吧。但……也就是那样了。”

江之寒轻声问:“你还会想起他吗?”

袁媛说:“偶尔……在梦里……或者看一场电影的时候……某些场合,他忽然会跳出来。你不要以为我还爱着他什么的……我们的感情没有你想的那么深。他死了以后,他的一个朋友曾经找过我,给我看一封他们之间的通信。在那封信里,他说……他换了个帮会,是因为在华人帮会里面混,终究不可能翻了我爸的天。到了新的帮会,他得拼命往前冲,才可能有前途。你知道,那时候我们和当地白人的帮会冲突的很厉害,那可能是最血腥的一段日子。”

女子幽幽的回忆往事,“我不知道,那人给我看那封信是什么意思。但我确实能……你知道……怎么说呢,我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他是为我而死的,这个世上没有值得去死的所谓爱情,我一向这么以为。”

江之寒抿嘴,“但……你还是感觉你有责任?”

袁媛摇头,“不是我让他去混帮会的,即使在华人帮里面混,也说不定有那么一天。但……如果可以回到从前的话,我想我会告诉他离我远一点……我想我会的。”

江之寒看着她,十几年过去了,终究还是有些记忆的残片似乎仍然困扰着她。不管她如何否认,它们都在那里。

袁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所以呢,同样的错误我可不想在我的人生中再犯一次。实说吧,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亲口对你说几句话。和嘉华集团的合作,我希望你不要把任何关于我的因素考虑进去。有人想造我老爸的反,他自然有对付的手段,我也不希望你牵扯进去……还有,我更不希望你有什么承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来保护我。”

江之寒抿嘴,“情况真的这么严重?”

袁媛道:“我觉得不是……不过我爸小心谨慎惯了,这大概是他和你特别投缘的一个原因。人老了嘛,总是冲劲少些,更怕这怕那一些。”她看着他,“我刚才说的话,你可记住了?”

江之寒有些不在乎的点点头。

袁媛柔声说:“如果我可以给你一个忠告的话,小家伙,不要去承诺太多。我问你,我们是什么关系?”

江之寒似乎想了两秒钟,“朋友。”

袁媛说:“好吧,朋友是很难得的。但如果对于每个朋友,你都要付出那样的承诺,我不得不说,不管你多么天才,你未免太自大了些。你知道吗,楚楚曾经和我说,她听到有种说法,说吴茵和你有了龌蹉,部分是因为她那件事上意见不合的原因。为了这事儿,她困扰了很久,也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虽然吴茵很坚决的否认,她还时不时在我面前提起。”

她看着他,忽然笑了笑,“每个女孩儿喜欢的男生都不一样,但有些东西是十个人中九个都会喜欢的,譬如富有,譬如强壮,譬如慷慨,譬如温柔体贴,譬如……有担当。所以呢,你如果一心把做个唐璜当作你人生奋斗的目标,嘻嘻,你还是资质不错的。但如果你并不开心做那样的人,不如收敛一下你的慷慨和温柔,知道吗?”

她伸出手,轻轻的抚过他下巴上的淡淡血痕,“你刚才问我关于Michael的事,我说了,如果有一件事可以改变,我愿意回到过去,让他离我远一点。但我既回不到过去,也再见不到他,这是让我有时候困扰的地方。人有时候是很贱的,想要改变的都是无法企及的东西。但小家伙……你不一样。你虽然不能回到从前,但吴茵也好,小美女也好,或者是那个你曾经深爱过的初恋情人也好,她们都还在那里,或许她们中的几个还在等着你。所以,去改变你想改变的,去争取你想得到的,一个也好,几个也好,Just Do It!……也许会伤害到某些人,或者不是你想象中的往日模样,但你还有机会去改变,你知道吗?那是我们之间最大的不同之处……”

江之寒沉默良久,“楚楚告诉你的这些事?”

袁媛说:“那并不重要……在楚楚这件事上,你做的就很好。有一段时间,她非常依恋你,我看的出来。如果你发出任何一个错误的信号,她也许就陷进去爬不出来了。但你很坚决的把她推向欧阳,你坚信那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正确不正确,也许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但……她也许在某个时候伤心了,失望了,但最后她还是找到自己的幸福。我知道,你心中别的女子对你更加的矛盾,情感牵扯也更加的复杂,所以也许你没法像在楚楚身上一样那么坚决。但……你明白我的意思?”

江之寒轻轻点头。

袁媛展颜一笑,“小家伙,闭关这么久,我知道你好歹能想通些什么……”

※※※

袁媛问江之寒家里有什么充饥的东西,答案是面包牛奶和方便面。她很自然的选择了方便面。

在锅里把面煮好,没有青菜,没有鸡蛋,简单的撒上调料,袁媛端着面碗走出厨房,却看见江之寒歪在沙发上,已经发出呼呼的声音。

那噩梦也许困扰他太久,让他不能入睡。但这个中午,他和她一番长谈后,头靠在沙发上,像个婴孩一样睡的香甜。

她坐下来,轻轻扳了扳他的头。他很乖的朝她倾过身子。袁媛捧着他的头,像个温柔的母亲一样,把它放在自己的腿上,伸手轻轻的摩挲了一下他的头发。在睡梦里,他似乎感觉到了抚慰,咧嘴露出个很无邪的笑容。

轻轻的叹了口气,她拍了拍他,嘴里哼起一支小曲。

在心里,她祈祷说,小家伙,希望噩梦不要再困扰你,希望……你不要把自己的生活,不要把你爱的人和爱你的那些姑娘们都带入进生活的噩梦。

要乖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