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07章 郎心如铁春雨夜

古诗是怎么描述春雨的?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多么温柔,多么细腻!青州的春雨,通常夜来朝停。一觉醒来,空气清新,阳光明媚,让人神清气爽。

但这两日的春雨有些不同——淅淅沥沥的,从日到夜,偶尔消停一个时辰,又卷土重来。整个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水气,把早开的桃花新发的柳枝染的水蒙蒙的。翠湖深处的拱桥,横在山前,宛如水墨画一般。

小巷深处这栋白色的建筑,坐在二楼的露天花园便能近眺翠湖的雨景。这里便是江吴集团的总部。但如果你是个仔细的人,你会发现大楼前面江吴集团的牌子已经悄悄的被撤除了。

雨天的夜,似乎来的更早,也更猛些。门前那两根竖起来的灯,晕黄的灯光被雨水罩着,有种说不出的漂亮和宁静。

林墨站在台阶上,才想起自己居然没有带雨具,而送她来说好等她的出租车已经不见了踪影。她从兜里摸出手机,呆呆的看了好一阵。忽然间有轮胎滑过雨地的声音,一抬头,那辆熟悉的黑色奥迪车已经停在台阶下面。

她走进雨里,有些不紧不慢的。春寒过处,她打了个寒颤,却好像并没有知觉。

打开车门,坐进副座里,关好门,系上安全带,像以前做过的上百次那样。

驾驶座上坐着那位,淡淡的问:“吃晚饭了么?”

林墨头也没抬,“没。”

他指了指两人中间的小台子,上面放着两个热腾腾的粽子,一杯香喷喷的豆浆。

林墨看了他一眼,拿起粽子,大口的吃起来。江之寒发动汽车,在雨声中慢慢的拐出公司的停车场。

窗外霓虹灯闪过,远处一边是闹市的街景,另一边是漆黑的翠湖,湖中间似乎隐隐有一两处光。

几乎是狼吞虎咽的,林墨消灭了两个粽子,咕噜噜的喝完一杯豆浆。抹抹嘴,她看着前方,说:“我以为……你今天不会出现呢……”

江之寒淡淡的说:“这两天实在是忙的焦头烂额……”

林墨问:“忙什么呢?”

江之寒说:“中州实业忽然有人进驻查账,不知道是惹了哪路神仙?”

林墨盯着他的侧脸,看了好一阵,才道:“我来找你,是想请问一下……露露的父亲在哪里?”

江之寒仔细的开着他的车,“算是被中州公安局的人暂时软禁起来……不过很安全,你可以告诉他的家人。”

林墨说:“很安全?”

江之寒转头看了她一眼,“嗯,很安全,我可以保证。过一段时间,他们应该就可以见面了。当然,你不妨劝劝他们,不用到处去折腾。静下来等,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林墨似乎是轻轻的冷笑了一声,“你保证?……拿什么保证呢?”

江之寒耸耸肩,“拿我的人格保证……有用吗?”

林墨听出他话里的嘲讽或者是自嘲,她坐在座位上,忽然陷入沉默,似乎在想自己的心事。

汽车下了北内环,拐了个弯儿,直奔袁媛家的故居,现在已经在江之寒的名下了。外面的雨,似乎下的更急了。

幽幽的,林墨开口道:“哥……我问你的时候,你可以说不帮的。”

江之寒叹了口气,“是啊……我没什么好辩解的。”

林墨并不放过他,“那是为什么呢?”

江之寒说:“我有朋友……可能会因为他这个事儿受到很大的压力。”

林墨说:“是生意伙伴吧?”

江之寒答:“都是吧……”

一阵沉默。

林墨开口道:“你记得以前你是怎么告诉我的吗?”

江之寒耸耸肩,“不太记得了……”

林墨道:“可我还记得……你说,林墨,这个世上绝大多数的人,也许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吧,都是随波逐流的生活。你如果想要一个不同的人生,你必须要有自己的原则。根据你的原则去做事去生活,你也许会损失一些东西,也许有时候和别人格格不入,也许……会更艰难一些。但我坚信,如果你能坚持那些原则,总的来说你会更出色,你会更快乐,你会更享受属于自己的人生。”

江之寒嘿了一声,“我是这样说的吗?”

林墨轻轻答道:“你是这样说的。”

江之寒叹了口气,“如果再说一次,我还是会对你说同样的话的,我依然认为那是对的。但是林墨……如果你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会把露露的父亲交给中州公安的人的。很多事情,是知易行难啊……我知道你已经有你自己的原则,我真的希望你能够一直坚守它们。不行的时候,想想我吧,我就是反面的典型……”

林墨神色黯了黯,“就这样?”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还能怎样?”

林墨吸了口气,似乎带着点鼻音,她说:“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她语气很平静,但里面颤颤的似乎带着巨大的力量。江之寒感觉到了,他握方向盘的手轻轻抖了一下。

他说:“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呢……”

林墨忽然坐直身子,她的语调也高了八度,“那是不一样的。是的,你离开吴茵姐,一句话不说的时候,我对你失望过。你和那些女孩子出去厮混的时候,我也对你你失望过。可是,这是不一样的……你不能这样去欺骗,去扼杀一个人最后的希望……他儿子的血书,他找回公道的最后一丝希望……你以前对我说,干妈以前总是提醒你,不管以后挣多少钱了,走到社会的哪个台阶上了,别忘记我们是从哪里来的,不要忘了多帮帮像你我一样的人。你都忘记了么?!……你那时候还是高中生的时候,你什么都没有,你也可以站出来替小倩姐抗争,帮她找回公道,还有她整个的人生。现在呢,你有了这么多,反而做不到了吗?即使你做不到了,你一定需要站到另一边去吗?你这些年,一直追求的是什么呢?你想要的是什么?就是这样吗?!”

江之寒静静的听她发泄。好半晌,他才回应道:“是啊,小墨……我知道你失望了。不过你慢慢长大,你会发现这个世界通常会让我们失望的。你如果期待太多,你往往失望也越大。”

“狗屁!”女孩儿忽然冒出个粗俗的词。

她大声道:“不要和我讲你那些感悟和哲学!……这个世界让我失望?这个世界的人都让我失望?……我不在乎!我不在乎那个,那些通通和我无关,你不明白吗?我只在乎你,你不能让我失望啊……你不能这样的……”

江之寒心神一颤,下意识的踩了刹车。

他转过头,身边的女孩儿已经满脸泪痕。印象里,他似乎从不记得她哭的模样。她似乎总是积极的,快乐的,也许长大以后多了点她姐姐那样的忧思,但那些更像是遮住太阳的云,风过处很快便散掉了。

她抽泣了两声,控诉他说:“你……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失望?”

江之寒耸了耸肩,“我想,……是因为你对我的期望值太高了。那不过是幻象,林墨,是幻象而已……”

女孩儿看进他的眼,里面似乎有很多疲惫,和一些无所谓。

她猛地抽掉安全带,推开车门,风带着雨,迎头吹来。

江之寒淡淡的,“还有一个路口呢。”

林墨跨出车,转头说:“谢谢,我知道回家的路……”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

雨刷刷开愈发剧烈的雨水,透过玻璃,可以看见女孩儿娇弱的身子走在大雨中,不到半分钟的功夫,身子已经湿透了。

带着几分倔强,几分骄傲,她眯着眼往前走,已经分不清家在何方。潜意识里,她期待着被人从后面抱住,然后他会说,好了,小墨,我再也不让你失望了。

然后呢,她便会原谅他,爽爽快快的……

一声尖利的噪音透过雨幕,穿过雨声,传进耳朵里。林墨忍不住一回头,只见那辆黑色的小车打了个急弯,呼啸间愈行愈远,片刻便消失在重重雨幕之中。

像个婴孩一样,她把自己的拇指伸进嘴里,使劲的咬着,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她觉得脚已经软了,身子没法支撑自己,但她还是努力的站在那里,没有坐在那湿透的地上。

嘿,那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的表白了……

我知道这样说有些可笑,但我真的像很久前就认识你一样。如果你有什么事,让我知道可好?……

不要怕,不要怕,我马上就回来,不会有事儿的……

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把你爸爸做的包子偷一个出来让我尝尝……

喂,走路不要鞋擦在地上,一点儿也不淑女,你知不知道?……

今天是你的生日?那我回来的可真巧,可以一起蹭饭去吗?……

这泡姜真好吃,拜托不要和我抢……林墨,你的眼屎还没擦干净呢……

我要拿几天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嗯,像猪一样的生活……

阿弥陀佛,你的理论可真是多啊……我和她,当然还是朋友……小丫头,有些事你长大了就会慢慢明白。

我虽然是外行,但这是我听过的最好最好的乐曲,也是我收到过的最好最好的礼物……林墨,你好能干啊!

别害怕,抱住我,但别碰我右边的肩背,好吗?……林墨,我一定会把你带出这里的,我一定会的……

林墨,我再也不会犯昨天那样的错误了……这一辈子,我一定不让你再受那样的惊吓……

小茵,林墨最得我爸妈的欢心,尤其是我爸,喜欢她远在我之上。你想讨好他们,不妨多问问她……

说正经的,新年快乐,林墨。新的一年我头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你高考能考出水平。真的考到青大来,我包吃包住包玩,三包……

谢谢,林墨……你真的长大了……

流星吗?你赶快闭眼许愿吧……

都是我的错吗,林墨?……韦小宝?如果投胎在几百年前,我会努力试一试的……

我妹妹可实诚了,要做她的男朋友,一定要能帮她挡酒吧,三斤两斤不在话下吧……一定要强壮吧,12分钟跑3300米,比国足那群废物稍强一点,要求不算太高吧?……

小鹰长大了,可以自由翱翔在蓝天之上。一定会有很多爱慕你的人,喜欢你的人,会有新的朋友,新的旅程,和新的历险。但不幸的是,也一定会有嫉妒你的人,攻击你的人,诋毁你的人。虽然我很不舍,但我知道是让你去自由飞翔的时候了。我从没有怀疑过,你会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但林墨,相信我,如果你有了困难,委屈,或者是危险,我会一直在这里,尽我之力,保护你,帮助你。我会永远在这里的……

林墨,我的女朋友跑了,你怎么比我更着急呢?……

林墨,我要走了……趁着今天这个告别的日子,我们和好好不好?……你要相信我,也要相信自己,我怎么会讨厌你疏远你厌恶你呢?……

我要回家了……

不用谢……其实,我该谢谢你,这些孩子是你这么多年劳动应得的收获……小墨,坚持对的,不要坚持错的……

小墨,如果我无意间改变了你的生活……I am sorry!……

那都是幻象,林墨,那都是幻象……

※※※

是吗?

这一切都是梦境?抑或是幻象?

在他离开姐姐的时候,离开思宜姐的时候,离开吴茵姐的时候,甚至是离开卡琳的时候,难道你没有期待过这个结局?

那为什么,你还在这里呢?

※※※

密密的雨幕中,隔着几十米的距离,那个男子远远的坠在后面,直到她进了屋,亮了灯,他还站在那里。

良久。

转过身,他从兜里掏出车钥匙,往前面的路口走去。

雨还在下,雨夜似乎是他的宿命。

所以选择今夜,就如往日,来告别他的前生,还有今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