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03章 理亲二字当头悬【二】

江之寒这些年很少和人斗酒,不是至熟之人他最多喝三杯了事。一帮朋友之中,他所知道酒量最好的几位,小顾,袁媛,还有就是林志贤。林志贤以前在基层干过好些年,练出一身好酒量,对他日后高升不是没有一点帮助的。

一觉睡醒,江之寒还能感到些宿醉的头疼。他坐起身,怪里怪气的念了两句,浓睡不消残酒……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没有听众,却是把自己先给恶心到了。

昨天的林志贤很有些七八年前的样子——也许是因为工作的压力,也许是因为情人远走他乡的郁闷,也许还要加上他对江之寒无比信任的因素——两个人简直就是一条绳上的两个蚱蜢——他脱掉市局局长的面具,掏心掏肺的和他讲起了很多事。

这其中,当然包括了他和小芹的情事。林志贤感叹道,我认识的女人中,要排漂亮小芹连一百名也排不进去。可是啊,这个姑娘真是个好姑娘啊……

是啊,这个姑娘从二十四到三十四,默默的把青春最华彩的十年都给了他。十年以后,他被政敌攻击,把她牵扯进舆论的风暴,让她七十岁的老父涕泪纵横。为了平息事态,她从心爱的都市报副刊辞职,远走澳洲去读新闻学的硕士。要知道,当年她毅然从晚报跳槽到都市报,就是为了远离父亲的庇护。这些年她既没有受惠于父亲,也未得利于情人,完全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走到都市报副刊副总编的职位,辛苦之处唯有自知。

林志贤从未起过与妻子离婚的念头,老婆贤惠儿子孝顺,一向是他引以为豪的港湾。因此他也从未给过小芹任何承诺,但这个傻姑娘默默的一直在那里,除了偶尔的陪伴从未要求过什么。一年,两年,五年,十年,弹指间,光阴变幻,青春已逝。

心中的愧疚感和着时间累积,但他从未主动开口要她离去。大半那是因为自私,很多工作中的倾轧和压力,她是唯一可以和他分享的那个人,朋友不行,妻子不行,除她之外别无他人。

所以,当刚从晚报副总经理兼总编辑职位上退下去的小芹父亲找到他,把唾沫星子吐到局长大人满脸的时候,他只是垂着头,做出个罪人的姿态。老头子找他算账的第三天,在楼梯上摔倒,险些中风。在父亲的病床边,小芹流着泪发誓说,三年内一定找人把自己嫁掉,然后便短信通知他去澳洲留学的决定。

林志贤没有挽留——无论是关于他的前途,或者是她的,他都说不出任何挽留的理由。那天晚上回家,迎接他的是妻子冷漠的面容。但第二天一早起床,餐桌上他最爱的小米粥,咸鸭蛋,和榨菜丝还是一如往常的摆在那里。吃过饭,出了门,他开车去送自己十年的情人。一路无话,直至告别。

回来的途中,他把车停到两人秘密约会常去的那个水库边上,心里忽然有了好多年都不曾有过的极其强烈的自我厌恶——无论对于妻子,还是情人,他都只能无言以对。

从中午喝到日落的这场酒,江之寒百分之九十九的时候是个倾听者。他也说起,当年重返天工峡的时候,和林志贤的老婆儿子同车,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负疚感——仅仅因为小芹是他介绍给林志贤认识的。潜意识里部分因为这个事情,这些年来他对那娘俩特别的好,因此和他们也特别的亲近。他也说起和小芹认识的往事,关于姗姗,关于小倩,关于那场官司,和那些文章的往事。

有时候比起女人,男人总是豁达的。一场十年的情事,也许就在一场宿醉中开始消散,明日梦醒,林志贤会提起精神,继续去他的官场奋战。关于这点,江之寒从不曾怀疑。

※※※

也许是昨夜那场延绵不绝的噩梦,生物钟习惯早起的江之寒一睁眼,已是上午十一点五十。有轻轻的敲门声,说请进,历蓉蓉推门进来,手里端着早餐的托盘。

她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说:“死孩子,你睡了有多久了?已经一个对时了……”

江之寒愣了愣神,好久没被老妈唠叨过,这句话听起来似乎很亲切,好像什么时候听过一样。

历蓉蓉低头仔细打量了几秒钟,说:“你眼圈怎么有些黑?……还没睡好么?”

话音刚落,床头的手机震动起来。

江之寒探头看了一眼,拿起来,抱歉道:“林师兄的电话……”

历蓉蓉白了他一眼,吩咐道:“不吃完不准出屋……”,转身出了房间,把门轻轻掩上。

江之寒打了个哈欠,“师兄,你睡醒了?……”

林志贤没有和他客套,开门见山的问:“新周刊是羊城经贸集团下面的报纸?”

江之寒说:“是呀……有什么问题?”

林志贤又问:“你和思宜关系不错吧?说话能算数不?”

江之寒皱了皱眉头,答道:“什么事情你说,应该问题不大。”

林志贤叹了口气,“唉……今天一早就被人叫醒……你还记得昨天我给你唠叨的那些破事儿?去年有个案子,就是亚洲城市会议开会前的丢枪案,当时上面紧张的要死,限令要七十二小时内破案。结果山北县有个打工仔被抓进去,死在派出所里面。现在有人要翻出这个案子来树典型。我今天一大早才听说死者的爹别人唆使去了羊城,据说那边已经答应登一份儿专题报道。现在这个时间很敏感,看得出来是精心策划过的。下一周部里面有个检查团下来,如果那时候把事情捅出来……”

江之寒拿着话筒,一时间愣住了,林志贤后面的话似乎只留下嗡嗡的声音,分辨不出是什么意思。

“之寒!……”,林志贤叫了一声,把他惊醒过来,“我的人十点钟到的机场,刚刚已经到了报社门口,但是被挡在外面了。思宜在我这里留了个工作电话,但我怎么也打不通。这个新周刊这两年一向喜欢放炮,在国内影响力极大。我找人打听了下,他们和羊城政府的关系很好,几乎从来不放他们的炮揭他们的短。我估摸着,我的人大概很难进去把人带走……”

江之寒能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半晌,他才开口说:“这个事情我知道……是一个好朋友托我办的,我和那边打了个招呼。当时……嗯,因为有些别的事儿,没有想太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