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02章 理亲二字当头悬【一】

嘉华集团的人在青州和中州的总部逗留了一共两个星期左右,战略合作的细节基本敲定,才叔得到袁心武的授权签字,双方的合作算是正式拉开序幕。

江之寒亲自开车送才叔去了中州机场,下了车一直送到VIP候机室,又是一番殷殷话别,方在才叔的一再劝说下挥手告别。才走回候机厅门口,手机响了,却是袁媛的电话。

江之寒呵呵一笑,“Honey”,声音里全是揶揄。

袁媛显然情绪不高,她说:“之寒”,很罕见的没有叫他小家伙。

停顿了好一会儿,她才说:“不管你信不信,我不知道事情会那么复杂。否则,我是不会把你叫到温哥华,让你卷入这些事情中去的。”

江之寒柔声道:“嗯,不管你信不信,我很高兴去了一趟温哥华,Honey。”

袁媛在电话那边吃吃的笑了两声,说:“嗯……我周末才有空,到时候我会飞到中州来,你还在这边么?”

江之寒说:“我在的……不过我看你就不必跑那么一趟了。”

袁媛说:“事情也许比你想的要复杂……你知道吗,我有些不那么舒服,觉得像是被人利用了一样,而且是被……”

江之寒打断她说:“不管你信不信,媛媛,于公于私我是乐于看到你老爹继续是西区那头领头的狮子的。相信我,有些事情是可以做到双赢的。”

袁媛嗯了一声,道:“那么,到时候见面再说。Take care,Honey.”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挂了电话。他深知袁媛其实是个性极强的女生,所以也不阻她。

中午约了林志贤吃饭,江之寒出了机场,便开车直奔约好的地方,进了包间坐下大概十分钟,一身制服的林志贤风风火火的走进来。脱掉制服,有服务员马上接过去放进衣帽间。林志贤拉开椅子坐下来,笑道:“今天下午晚上的事都推掉了,咱哥俩有多久没有好好在一起喝一次酒?”

十年前初始的时候,江之寒还只是一个高二的学生,而林志贤不过是七中辖区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长。十年以后,他已经贵为中州市公安局的第一把手,据说明年要兼任政法委的书记,前途不可限量。林志贤常半开玩笑说,江之寒是他生命中的贵人,江之寒笑说我们互为彼此的贵人。正如几年前林志贤替江之寒规划的那样,现如今江之寒在中州的关系网可谓遍布党,政,军,公,检,法,说得上根基深厚,枝繁叶茂。与他最为亲厚的崔副市长,也就是崔玲的父亲,去年把头衔中的副字去掉,成了中州的第二把手。要知道,当年他不过是一个分管文化教育的冷门副职。一手提拔林志贤的严书记去了省里做分管党群的副书记,继任的这位据说和他关系深厚,和林志贤因此关系也相当不错。

江之寒替林志贤斟酒,两人先走了一杯。

林志贤问:“嘉华的人都走了?”嘉华的人来那天,正逢中州大雾堵车。林志贤是让警车开道,一路把他们接到的宾馆。

江之寒答道:“我今天亲自送的才叔。”

林志贤说:“我找人打听了一下,袁心武这个人,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不过之寒,你到那边去做生意,难免受制于他,要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是不变的真理啊!”

江之寒笑了笑,“我本来便没想过要压他一头。合作合作,我们本来就是辅助的一方。不过就现在看来,袁先生不是那种目光短浅,锱铢必究的人。”

林志贤喝了口酒,道:“我还是那句话,把生意做出去是好事,但这里才是我们的根,一定不能丢了。”

江之寒替他斟满酒,看看他刮得青青的下巴,关心道:“师兄,好像看起来又瘦了!为了我们中州几百万群众,你可要保重身体啊,哈哈!”

林志贤仰脖子喝干,操了一声,“别提了,最近有人在整我的材料。一面要做事,一面还要防小人,真是心力憔悴啊!”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即使两个人独处,也好久听不见林师兄的操字出口,看来烦恼确实不是一般的大。

他皱眉道:“有吴书记和崔市长在,你不必太过担心吧……”

林志贤又操了一声,“唉……别提了,吴书记……毕竟不是自己人啊,他现在态度很是暧昧,也许自身前途都还不定。崔市长么,人事上的事情他发言权不大。”吃了口菜,他说:“之寒,你知道不,这几年的案子人家一个一个在清理,无中生有也要搞出几件冤假错案出来,现在连我的生活作风问题都有人想去挖坟,真是让人齿寒啊!”

江之寒皱眉道:“这么严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林志贤举了举杯子,“我知道你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也没多找你唠叨。其实也就是最近几个月的事,中州的人事可能会有些大变化。开始的苗头也许早就有了,像我们这样的得到风声也就三四个月的时间。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股风居然会吹到我头上来。这个世道啊,就是容不下干事的人!”

江之寒和他碰了碰杯子,“师兄也不必过于担心,你在这里十年的经营,岂是说没就没的。别的不多说,如果有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只管招呼一声。”

林志贤哈哈一笑,“今天就有一个你能帮忙的地方……”

江之寒哦了一声,“你说。”

林志贤笑道:“先谋一醉!”

江之寒微笑,“敢不奉陪!”

※※※

菜没怎么动,酒已过三巡。

带着七分醉意,林志贤说:“今天确实很有些感慨……上个周末送小芹上的去澳大利亚的飞机!”

不愧是老公安,他看过去,捕捉到江之寒眼里的神情,眉毛一扬,“你都知道了?”

江之寒道:“很久很久以前……应该是高三那年吧,我有一天深夜偶然看到你们牵手走在街上……”

那一夜,他是去干什么了呢?江之寒努力搜寻记忆,哦,好像是替心佩买一件小玩意儿。

心佩也有好几年没有联系了,小芹姐如今怎么样了呢?那些往事呀,好像一个世纪般遥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