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01章 也无风雨也无晴

吴茵刚走出机场的大厅,便看见舒兰站在她的宝马车旁边使劲朝她挥手。在青大的时候,因为江之寒和橙子的关系两人也时常走动,但在舒兰转学离开青大以后她们的关系反而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吴茵离开江之寒回到老家,到酒口镇探访过她的人除了林墨就只有舒兰,而且她还去了好两次。

吴茵走上前,和她抱了抱,开车门坐进去,惊讶的发现司机座上坐着橙子。

橙子回头招呼她,“吴茵姐,一路还顺利?”这却是随着舒兰的称呼。

吴茵点头,打量了眼橙子,笑道:“呀,橙子你……看起来很成熟呢!”橙子蓄了须,看起来似乎大了好几岁。

橙子脸略红了红,笑笑转回头去。

吴茵笑道:“贤伉俪一起来接机,可真是不敢当呢。”前个月,舒兰的父母专门回了次老家,和橙子爸妈正式见过面,双方已经在谈订婚的时间表了。

橙子挠了挠头,似乎有几分不好意思。反而是舒兰大方些,接道:“他今天刚坐飞机回来,比你早到一个小时,我正好一趟接了两个人。”看了眼吴茵,她又说:“才去了趟中州,之寒的公司和温哥华的嘉华集团搞战略联盟,把好些分公司的老总都召到中州去开会。”

橙子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后视镜,却见舒兰说的很自然,吴茵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他补充说:“我们公司准备在温哥华建一个大的仓库,以后北美的货都从那里发。这样的话,出货时间能省下至少三到四周,相应的我们价格至少可以提高一成到两成。”

舒兰问:“你哥的婚礼办的如何?”

吴茵答道:“女方那边挺满意的……这不,回头还要在我们老家再折腾一回。忙完这一遭,我就准备去新公司上班了。”

舒兰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发喜帖给他了么?”

吴茵嗯了一声,却没有多说。

橙子又瞟了一眼后视镜,右手下意识的握住兜里的手机,心里琢磨着要不要等会儿给之寒打个电话过去。

※※※

橙子陪着吃过中饭,去的还是那家曾经招待江之寒和林墨的小店。今年上半年舒兰自己出钱在厂区附近买了间公寓,吃完饭橙子送二人回到这边,接下来的自然是两个女孩儿间的“Girl Time”。

坐在客厅里,舒兰拿来些零嘴,两人很亲近的随意斜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随便说些琐事。

舒兰叹道:“聪聪这一结婚,你也算是卸下一个大大的担子。”

吴茵嗯了一声,“嫂子人看起来真的很不错……希望吧……”

舒兰道:“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事了咯……”

吴茵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头。她眼光随意的扫过,看见沙发角落有一本八卦杂志,随手捡起来翻了几页,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看这个了?”

舒兰脸似乎红了红,她伸手抓过杂志,翻到中间某一页,递还给吴茵,说:“诺,他现在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回去找他心里最爱的人了么?难不成是她们?”

吴茵似乎苦笑了一下,“你问我,我又去问谁呢?”

舒兰看着她的眼,很认真的说:“吴茵姐,也许喜欢他的人很多,但我不相信有比你更适合他的。也许……他有很多缺点,不过……”

吴茵笑道:“不过什么?”

舒兰道:“你可以去拯救他改造他呀!”这话听着像是玩笑,她却似乎很认真来着。

见吴茵不回答,她追问道:“你们……一直没有再谈过?”

吴茵抬头看了看她,“如果聪聪的婚礼他愿意来的话,我是准备和他好好谈一谈。实际上,我再过几个月就要去沪宁上班了,到时候我想约那个女孩儿出来说说话。有些事情,不能总瞒着,该承担责任的人必须要站出来承担责任。也许他太爱她了,所以把她想的过于脆弱。但她也是成年人了,实际上她比我能干不知道多少了,总有一天她需要去面对事实,不是吗?嗯……我现在学会要有耐心,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几个人那几件事,让我一件一件来解决吧。聪聪是第一件,上天保佑今后他一切都能顺利!”

她淡淡一笑,换上些欢颜,“我虽然说着是顺路来看你一趟,好歹也是几个小时的车程,可不是来这里谈我的事的,是特地先来当面恭喜你的。舒兰……我刚才夸你们家橙子成熟有魅力,他可是脸红了。他做生意有好些年了吧,这样都能脸红,这可是极品哦,嘻嘻,你可要好好珍惜。”

舒兰反击道:“那是因为你夸他呀……绝色美女夸奖,男人都很容易飘飘然的。换了是我,就没这个效果。”

两人玩笑了几句,吴茵收起笑容,很认真的问:“你幸福吗?”

看过去,好朋友的脸上似乎有些淡淡的,甚至能读出几分落寞。但她很认真的回答她说:“他很好……真的,他挺好的。”

※※※

海边的小城,似乎春天的气息也来的早些。走在山间的小路上,虽然还有些料峭春寒,已经能感受到些春的气息。

昨夜才下过一场雨,地上还有些湿滑,阳光不到的地方青苔唰唰的冒了出来。这个小山坡,很有些像青大背后那座尼姑山,不高,带着些幽深,和盎然的绿意。

转过一个小弯,没有任何征兆的,雨水带着风,刷的一下便迎头飘过来。二女忍不住呀了一声,刚出发的时候阳光灿烂,两人各自带着心事,竟然忘了带雨具。

舒兰有几分恼怒自己,“都是我的错,明知道最近多雨来着……”

吴茵拍拍她的手,呵呵笑道:“那是怎么说的来着?……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舒兰看了看脚下蹬的耐克登山鞋,笑道:“我们这算是什么鞋?”

两人嘻嘻哈哈的笑起来,一时间,似乎沾湿的春衣不再是个困扰。二十几分钟的功夫,便到了山顶。在一处可望远的高处,竖起一块不起眼的石碑,上面简单的写着三个字:

丹丹姐

舒兰弯腰把手上的花束放在碑前,低下头小心的把石台上的一些枯枝落叶扫开,像是在对吴茵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这里面什么都没有……不过是想有个地方纪念她一下……”

直起腰,她悠悠的说:“今天……并不是她的忌日,而是她的生日。之寒以前说,我们不要总牢记她的死,要纪念她的生……丹丹姐,希望你……在那里能够真正的快乐。”

吴茵低头,默默的看了一阵那碑,牵起舒兰的手,抚慰般的摩挲了几下。她忽然说:“丹丹,舒兰就要嫁人了,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你也见过的。祝福他们吧,我知道你一定会的。”

一阵山风吹来,带来一股凉意,舒兰却浑然不觉。她扭过头,俯看山下的树林田野说:“有时候午夜梦醒,我还会想起那些事。吴茵姐,你知道才进大学那会儿,忽然的也觉得自己可以很不寻常,但经历了那件事,才终于慢慢明白寻常其实是难得的恩赐,尤其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

她转头看着她,很认真的说:“所以……我会好好珍惜这份寻常的。”

吴茵展颜一笑,“嗯,你会幸福的,我知道。”

舒兰反手握了握她,“你也是……”

说话的功夫,雨已经停了,太阳从云层后又冒出头来。

两个人对视一笑,舒兰道:“回首向来萧瑟处。”

吴茵悠悠的接过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但愿,这能是她们未来的生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