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700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四】

江之寒滑步,侧身,避开刘隆升当胸的一拳,巧妙的从场地的角落重新转回中央。刘隆升主修的似乎是北派的长拳,中间夹杂着些西洋拳术和格斗擒拿的小招数,在江之寒眼里确实称得上业余二字。

双方“切磋”的规矩是近乎自由搏击,拳,掌,腿,肘,膝,抱摔都可使用,唯一禁止的是直接攻击下身的要害之处。刘隆升一米八三的个头,比江之寒还有高上少许。他似乎对自己近身的搏击不太有信心,一味大开大合,要拒敌于千里之外。

切磋开始的时候,边上的袁媛还捏着一把汗,但不久以后以她这个外行的不能再外行的眼光也看出来江之寒打的游刃有余。他几乎以躲闪为主,偶尔见招拆招的拨开对方的拳击掌攻。刘隆升似乎不擅脚上的功夫,很少下三路的攻击。要知道两人对打,要想只守不攻保持均势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尤其是当刘隆升的进攻更加肆无忌惮的不考虑防守的时候。

又一轮攻守以后,被步步逼到角落处的江之寒,不知道怎的又转回到场地的中央。刘隆升抑制不住的大口喘气,而他面前的江之寒胸口起伏着,脸上却还是看不到一丝红色或者是汗迹。

方才第一个站出来挑战江之寒的武师,侧头看了一眼刘馆长,微微的摇头。刘老头眯着眼,似乎没有看见他的暗示。

刘隆升平息了一下呼吸,眼角余光扫过,袁媛似乎正看着他,脸上带着再明显不过的嘲讽神色。她偏过头,一瞬间似乎嘲讽便转成了柔情与牵挂。

刘隆升嘿了一声,“江先生只守不攻,是个什么意思?”

江之寒眼里早已没有开始前的煞气,他微笑了一下,“我跟我师傅学了几年杨家拳,虽然不及他老人家的百分之一,今天好歹也拿出来献献丑,请多指教。”他很正式的抱了抱拳。

练武场二楼角落的一个小房间里,两个人正背着手,遥遥的看着这场比斗。连刘馆长也不知道,袁会长今天大驾光临他的地盘儿。

袁心武偏头看了眼身边和他穿同样式样中式夹袄的老人,问:“如何?”

那人点头道:“完全不是一个水准的……嗯,那个姓古的,是老刘手下最厉害的家伙,我不太肯定和他谁更强,隆升是没办法逼出他的真实水准来的。单论脚步和反应,是相当的强。套路和力量,一时间看不出来。”

袁心武呵呵笑了两声,“原以为媛媛那丫头夸大其词来着。”

说话的功夫,江之寒的攻击已经突破防守,到了刘隆升的胸前。刘隆升仓促间收回左手,拼命格挡了一下。砰的一声响,他踉踉跄跄的退出去三步才稳住身形,而江之寒被他反击的力量一推,也往后退了两步,这一轮攻势倏然中断。若论招数,他是赢了一招;但若论力量,似乎他完全不占优势。

袁心武咦了一声。转过头,见身边的老头微微摇头。两人交换了下目光,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那老头说道:“小小年纪,隐忍的功夫算是很到位了……”

袁心武一笑,“但他毕竟下场了……”言下之意很明显,如果袁媛沉下脸来拒绝刘隆升的邀战,江之寒本不必真的下场比试的。

老头若有所思的说道:“嗯……这是让我有些疑惑的地方。”

袁心武说:“如果你研究过他以前的所作所为,应该可以解惑。”

老头哦了一声,“会长……对他如此的有兴趣?”

袁心武沉吟道:“今天让我疑惑的其实其实另有其人啊,才叔。”

老头说:“隆升这么直接的表现不满,也让我感到有些古怪……难道,他在要求某种形式的补偿?”

袁心武冷笑道:“笑话!……我不把女儿嫁给他,还需要补偿他?”

老头道:“按理说,他是耐得住性子的人,如果这么快便明目张胆的要狮子大开口,我以前倒是高看了他。”

袁心武呵呵笑了笑,“也不快了,也二十多年了。我也七十了……让我急流勇退的声音现在很有些人响应咯。”

话音刚落,江之寒的又一轮攻击几乎以刚才同样的方式结束。那姓古的武师皱了皱眉头,脸上带出些不屑,很分明的写着花拳绣腿四个字。

叫才叔的老头沉吟道:“所以……他并不想贸然树敌,但姿态还是做出来了,小袁媛我是要罩住的,你不要再去招惹她。”

袁心武点头道:“明天我们和他的集团公司会签署一系列合作的文件,但其中还有些细节,需要进一步的去谈,才叔这件事就麻烦您亲自走一趟。我组织了一个团,跟他回青州和中州去考察交流,在那边把剩下的一些细节敲定。我的基本态度是这样的,细节上的东西不要太争,可以让利的地方不妨表现的大方一些。我现在……急切的需要这么一个合作伙伴。”

才叔试探着问:“会长不会是真想把小媛嫁给他?”

袁心武哈哈一笑,“那也要人家愿意才成嘛……我说才叔啊,这是我以前学到的教训——看到一只小老虎,不要老想着把人家驯养成看家狗。真正的老虎,是驯养不了的,能做个朋友就很好啊。”

才叔恭敬的答了声是,又问:“会长,合作上面我想没有任何问题。但你想从外面引入一些管理人才,可能……会有不少的反弹。”

袁心武道:“你不必多虑……像餐馆武馆这边的生意,我是不会动他们的,在他们眼里那是根基所在。但我现在是商人了,如果不能走出华埠,便终究只能是这么小一个格局。现在进入的领域,包括仓储物流,包括汽车销售行,靠我们下面的那些人是不行的,必须要引入专业的管理人才。其实我们已经开始这么做了,这一次只不过是步子迈的更大一些。小江和德国的两家公司在南边合作汽车代理已经有几年的时间,合作的很好,也建立了一些关系。这一次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也很难很快搭上这条线。”

才叔看了一眼袁心武,“他能得到什么呢?”

袁心武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他说:“在我认识的年轻人里面,他也许不是才华最让人惊艳的,但有一点的确是卓尔不群。”顿了顿,他接道:“未言胜先言败,在这么小的年纪几乎没有失败过,却把小心谨慎四个字做到这样的地步,反正我是见所未见。”

他看着楼下似乎正在抱拳对礼,似乎要和气收场的两位,说:“他在内地的生意做得好,但他似乎有很强的危机感。我告诉他,将来的任何一天,不管他得罪了谁,只要我还在这里,他只要到了温哥华西区,我一定保得住他的平安,还有他辛辛苦苦挣来的财产。”说话的时候,老头子挺了挺腰,露出些许豪迈的枭雄气概。

看了一眼身边最信任的老伙计,袁心武说:“这次市议会竞选,隆升暗地里支持麦克和斯威尔,已经是公然在向我挑战了。我们在这个圈子里沉浮多年,说句不怕不吉利的话,虽然他还不在我眼里,但谁知道以后会是如何一个结果。所以才叔,我这也是给他的一个姿态,如果有一天我先去了,也许你能保住小媛一生幸福平安。但如果你也去了呢?不怕你笑,我莫名的相信这个年轻人,即使哪一天隆升在这里做了龙头,但只要离了温哥华,他便拿他没有丝毫的办法。这个小子,会好好护住她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