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97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一】

袁媛睨了他一眼,“你这家伙,至于高兴成这样么?”

江之寒呵呵傻笑了两声,“你不觉得,欧阳真是楚楚姐的良配么?尤其是她经历过那么些波折以后。我现在学乖了,不会硬拉着谁和谁在一起,但在心里还是一直希望他们俩能走到一起。”

袁媛偏着头,似乎在仔细打量他。半晌,她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之寒,你知道是什么让我真正重新认识你这个人么?”不待他回答,她接着道:“就是楚楚这件事。”

她抿了口酒,眼光投向远处的大江,“譬如说我爸吧,以前我带楚楚去过温哥华两次,他见了以后喜欢的不得了,一定要认她当干女儿。私下里他也总是对我说,要交朋友就应该交这样的。但楚楚出事以后,他愿意做的就只能到那样一个地步。表面上我虽然和他赌气,但老实说他也无可指责。这个世上,有几个人是你可以,也愿意真的牺牲自己的某些利益去帮助的?你有一百万,拿出十万来帮助一个你亲近的人已经算是了不起的慷慨,但还有那么一些人可以做到。但如果帮助他会可能损害你的安全你的财富,你还会出手吗?就算是血缘至亲或者是亲密爱人,很多人也要反复掂量吧……”她眼神明亮,看着江之寒,“你告诉我,在你心里楚楚是你什么人?”

江之寒抿抿嘴,“最好的朋友……可以倾心交谈的姐姐……嗯,至柔至坚水一样的女子。”

袁媛盯着他,“就是这样?”

江之寒一笑,“那还不够?……我可没有几个最好的朋友,姐姐一样的朋友。”

袁媛眼神似乎温柔了下来,“老实讲,楚楚出事那段时间,我还担心一件事。她那时候对你依恋的紧,我在她身边看的很清楚。她情绪那么低,但每次你来之后就会开心一阵子。我那时候真的很担心,以你博爱多情的性子,指不定发生什么事儿。那发生以后呢?你不能给吴茵的,难道可以许诺给她?”

江之寒淡淡一笑,“那是您多虑了……”

袁媛道:“我是女生,又是她最好的朋友,我还不知道她?女孩子在那样的时候,最是孤独无助,最是希望有个臂膀可以依靠,而你恰恰又有能力,又有那该死的温柔,最是危险不过。谢天谢地,你没有祸害她!”

江之寒有些哭笑不得。

袁媛皱眉道:“你不是嫌弃她年纪大吧?”

江之寒苦笑,“这都哪跟哪儿啊?不夸张的说,要我和你们俩一起去街上走一圈,十个人里十个人都会以为你们俩是我妹妹吧。”

袁媛顿时眉开眼笑,“所以呀之寒,不管才认识你的时候你显得多么成熟多么有商业才华,我其实没觉得你多么的特别。但楚楚这件事,你显出的担当和情义,让我不得不高看你一眼。”

江之寒眯了眯眼,“我说袁媛,你今天有啥目的?”

袁媛咯咯娇笑,“今天不是四喜临门么?我才给你说些好听的,让你再开心一些呀。”

江之寒笑道:“那您就打住吧……我这人最是谦虚不过,在这世上最害怕的事情之一就是被人当面表扬。”他顿了顿,说:“在我的这群好朋友当中,我最想看到的就是欧阳和橙子有一天能追到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这里面,固然有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的缘故,其实……也是有自私的打算。”

袁媛柔柔的看着对面的男子,他神情略有些疲惫,眼里带着几分惆怅。

江之寒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如果我没有选择现在这一条路,我本来就应该安安稳稳的上大学,就像橙子或者欧阳那样……所以,嗯,也许你觉得很奇怪,所以我总能感觉,他们的梦想似乎就是我曾经的梦想一样,你明白吗?我本来……也许应该就是那样的……”

袁媛忽然跳转话题,“对了,你今天忙着从小美女身边逃走,又是因为什么?”

江之寒一笑,“哪有什么逃走?”

袁媛凝眸一笑,“坦白从宽咯……”

江之寒道:“小墨在让我思考人生,可我今天只想得意尽欢……说到喝酒,我和她已经喝了两杯,但总不能带着妹妹喝的烂醉吧?”

袁媛盯着他,“你真只把他当作妹妹?”

也许是因为已有了七分醉意,也许是因为袁媛的一番话让江之寒感到更多的几分亲近,他并没有避讳这个话题,“在我心里,妹妹并不比爱人的分量轻……或者这么说吧,因为她对我太重要了,所以只能当妹妹。”

袁媛问:“你对自己也没有信心?”

江之寒摇头。

袁媛又问:“那你想过她吗?她难道只把你当作最亲的哥哥?”

江之寒垂下眼,沉默不语。

袁媛看了他半晌,也跟着叹了口气,“算了……有些事情,本也没有个对错,也不是我能管的。说起小美女,我知道她顶顶喜欢青州那处四合院,你不是一直想着找我爸把它买下来送给她么?我这次和我爸提了提,他挺爽快,说你随便出个价就好。”

江之寒哦了一声,想了想,他问:“你爸相信什么吉利的数字之类的东西?”

袁媛哼了一声,“老迷信就数他。”

江之寒道:“我就出个吉利数吧,八百八十八万。”

袁媛瞪圆了眼,“喂,别搞的我在敲你的钱似的。”

江之寒呵呵一笑,“你放心,再过个三五年你就会发现,我占你大便宜了。”

袁媛笑道:“那……算是欠我一个人情?”

江之寒道:“大大的……”

袁媛问:“方圆上市,我是有功的吧?”

江之寒答:“大大的……”

袁媛道:“成天在楚楚面前说欧阳的好话,我是有功的吧。”

江之寒答:“大大的……”

他呵呵一笑,“我嗅到些危险的味道……您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袁媛说:“陪我去一趟温哥华。”

江之寒眨眨眼。

袁媛说:“冒充两天我男朋友,陪我去和我老爸谈判谈判。”

江之寒微微偏头,“这能骗得过他?”

袁媛狡黠一笑,“不是骗,是一个宣言。”

江之寒道:“你那群汤姆克鲁斯布拉特皮特呢?”

袁媛说:“你知道我爸的第一个信条是什么吗?”

江之寒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袁媛咯咯一笑,“小家伙,真是聪明。”

江之寒说:“所以……你是故意逆反他来着?”说起来,认识袁媛多年,有共同的最好的朋友,在某种意义上也算共过患难,但他又真的了解她多少呢?

袁媛不置可否,“喂,小家伙,你倒是痛快些,答应还是不答应?”

江之寒沉吟道:“这事儿我还真帮人干过一次……”

袁媛道:“那就轻车熟路了咯……对了,你不是说关于在加拿大扩张的事儿,你要找个时间好好和我爸谈一下吗?这次正好一举两得。”

看见江之寒脸上露出个古怪的神色,她鼓起腮帮子,忽然露出些小女生的娇嗔,“喂,是不愿意吧……”

江之寒一笑,“你说,这忽然有一个绝色美女跑来请你当几天她的假男朋友,就算是假的,那也是所有猥琐男们永远的幻想啊……哼哼,以我的精明,对于这样的免费午餐,一定会慎之又慎的……我说,媛媛,你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袁媛笑的很开心,“阴谋?……嗯,那是大大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