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95章 人生得意须尽欢【三】

今年的中州有一个暖冬。

从硕大的落地玻璃窗往外望去,冬日下午的城市喧嚣却又平静。太阳是白白的,仿佛没有温度。天空是灰灰的,印象中似乎永远如此。大江蜿蜒盘旋在远处,水天交接处界限模糊不见。这座城市有种奇怪的味道,让在这里出生长大的人感到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虽然很多时候他们用带着把子的诅咒语言来表现那种亲切感。

江之寒把酒杯放在小桌上,一时间有些失神。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久的像隔了一个世纪,他最喜欢的休息便是坐在临江的一间小餐馆里,静静的看这日出日落,大江东流。那样一副画面,能给予心灵一种莫名的宁静感。

“人生得意须尽欢”,他仿佛无意识的又念叨了一遍。

林墨侧过头,柔声道:“哥,我问你一个问题。”

江之寒道:“你说。”

林墨问:“你觉得你的人生算是志得意满么?”

江之寒耸耸肩,“好艰深的问题……就比如我是谁,或者生存还是死亡……太哲学了!”

林墨轻轻瘪了瘪嘴,顾左右而言他,是这个家伙现在习惯性的说话方式。她说:“这样吧,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好。”

江之寒点头。

林墨问道:“你做的工作是自己喜欢的吗?”

江之寒毫不犹豫的点头,旋即又补充道:“我也想过做一些别的工作,譬如说经济学的研究什么的……但总的来说,我以为我还是选择了我感兴趣的这份事情。虽然那兴趣有起伏,但热情并没有完全的消散。”

林墨点头道:“好,那么,下一个问题,生活中有什么时候,你感觉到金钱方面的压力而必须做出些妥协吗?譬如说,日常的花费啊,计划中的旅游啊,送给家人的礼物啊,诸如此类……”不等江之寒回答,她自问自答道:“这个好像不用回答哦。”露出个有几分顽皮的笑容。

她问:“下一个问题,你和你的家人,尤其是父母关系融洽吗?”

江之寒思索了片刻,“我觉得很好。”

林墨问:“你觉得自己有可以信任可以托付有共同兴趣爱好的朋友吗?”

江之寒很肯定的说:“还是有不少的。”

林墨问:“你对这个世界上未知的事物还充满好奇感吗?”

江之寒哑然失笑,“小墨,你最近改修心理学专业了?”被女孩儿扔过来一个白眼,他乖乖的回答:“当然……譬如说,我很好奇……咳咳……你未来的男朋友是圆脸还是方脸?”

林墨不屑的哼了一声,斜眼瞟了一眼不远处的一面镜子。她说:“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这个世上,现在还有爱你的女孩儿么?”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这个……我不肯定。”

林墨追问道:“那曾经呢?”

江之寒轻轻吐了口气,“当然。”

林墨看着他,眼神清澈,“你看,这是你的人生:干着一份自己喜爱的工作,有求知的欲望,没有金钱和物质的束缚,和家人关系融洽,有知心的朋友,被很多人真心的爱过……如果你让我来评价,如果这不是人生得意,这个世上便没有几个得意的人了。”

江之寒咧了咧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林墨说:“那为什么你还总觉得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呢?”

江之寒摸了摸下巴,“这个问题问得好。”

林墨问道:“你真的这么觉得?”

江之寒答道:“有时候。”

林墨温柔的看着他,“依我看,这最大的原因是……你把太多得到的东西慢慢看作是理所当然。生意的成功也好,友谊也好,亲情也好,爱……也好,你觉得都理所当然的应该在那里,没有才是奇怪的,有也没什么值得特别高兴。相反的,对于偶尔的一个小挫折,一段不如意,你却总是把它放在心上,念念不忘。”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譬如说?”

林墨道:“譬如说,那个害文老师的家伙,你总觉得斗不倒他,你的人生便是一个大失败……”

江之寒眯了眯眼,眼里有些异彩。

林墨毫不退缩的和他对视,“又譬如说,和姐姐的那一段感情……即使过去了很久,你的挫折感还在那里。即使后来的吴茵姐一点儿不比姐姐差,你总觉得差了点儿什么。可是,你知道吗,即使你一直和姐姐在一起,二十五岁的时候和十七岁的时候也不会相同。十七岁的时候,你赢一场足球赛,便会从内到外的开心,现在你会吗?十七岁的时候,也许她朝你笑一笑,你便会甜蜜一整天,现在你会吗?……”女孩儿目光炯炯,语气似乎也咄咄逼人起来。

江之寒不由坐直了身子,下一刻,他又懒懒的靠回到沙发里去,“小墨,你在对我进行心理辅导……”

林墨很认真的摇头,“我只是觉得,你的生活里应该有更多的开心,更少的挫折感。如果你都觉得过的那么不如意,这街上走着的人十有八九早就该换上忧郁症了。”

江之寒哑然失笑,“我明白你的意思……嗯……我想我是明白的。”

林墨说:“你即使明白,但心里的弯儿却转不过来。像你现在这样,你真以为我会天真的想我说点儿什么就能改变你吗?也许……也许没有任何一个人现在可以做到这一点了,姐姐不行,干妈不行,别的人更加的不行。我……当然不行。”

江之寒打断她,“小墨……”

林墨有几分倔强的摇了摇头,“我总想着有一天,你会想明白的,不要再去游戏人生,你知道外面那些女孩儿并不是你想要的。但我也知道,除非你自己真正想明白了,没人能够劝服你作出那个改变。旁边的人说多了,说不定倒是反作用。”

江之寒凝视着她,“可你还是说了……”

林墨道:“是呀,这并不是我计划中的,但今天忽然想说出来。也许你需要像佛家说的那样,某一天某一刻忽然厌倦了,忽然顿悟了。我以前只是觉得有些不公平,你想啊,哪一天你顿悟了,哪怕已经四十五十,也不难找到一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儿心甘情愿的和你在一起吧。可是那些在等你的人呢?譬如说姐姐,吴茵姐,或者是思宜姐,我不知道她们现在是怎么想的,但至少这几年来我没看到她们交新的男朋友。如果她们还在等呢?如果……对于你那个没有明确日期的顿悟,又要等到何年何月?”

她忽然笑了笑,那些在等的女孩儿,当然也包括了她自己,但她当然不会说出口。林墨说:“但我现在却不这么想了……你说吧,你并没有要求她们在那里等你,你甚至赶着要让她们去寻找自己的新生活。她们要等,不过是她们自己的选择;她们要喜欢,就需要自己承担后果,所以不必把责任推到你的身上,也不应该怨天尤人,你说呢?”

江之寒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看过去,对面的女孩儿微微扬着下巴,还残存着记忆里那标志性的几分顽皮和精灵可爱,但更多的已是知性,温婉,和自信的气质。

从初中到研究生,不经意间她和他一样,也跨越了时间的隧道,不管他喜不喜欢,愿不愿意,已经完完全全的长大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