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92章 姑娘们

张小薇转过身去,把手中的花束用力往后一抛。旁边的人们纷纷抬起头来,注视着那花在暗灰色的天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飞向一群站着的美丽女孩儿们中间。

倪裳紧挨着站在林墨侧前方,她仰着头,看着那花在天空中飞行的轨迹,似乎有些微的失神。在浅蓝色的伴娘礼服外面,她披着一件御寒的白色羽绒服,有种说不出的大气和优雅。那花直直的向她飞来,几乎在最后一刻,她机敏的斜了斜身子,往左边横跨了小半步。花束落下来,正落在茫然无措的林墨怀里。

林墨抓着花,听到周围一声震天的叫好声,一时间呆住了。三秒钟后,她嗔道:“姐姐,你耍赖。”

倪裳娇笑了一声,“是你的便是你的,跑都跑不掉。小墨,改明儿你指不定多感谢我呢!”

林墨嘟起嘴,“你是姐姐哦,怎么也应该先轮到你的。”伸出手,要把那花束塞进她怀里。

倪裳哎哟叫了一声,转身便逃,却迎面撞进一个人的怀里。

抬起头来,那人笑得贼兮兮的,“哟,二女让花,这高风亮节,足以媲美古时候的孔融让梨了。”

倪裳一时红了脸,旋即和林墨一起不约而同的呸了一声。

看着身前这个男子,倪裳忍不住就想起昨晚小薇对她说过的一番话。小薇说,亲爱的,你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愤怒他还出现在你的生活中吗?也许是因为你还太在乎他。你应该明白,不管他如何暗中照拂你,或者是想要做点儿什么,你并不欠他任何东西。就比如我,因为你的关系才能得到现在这份工作,但我并不欠他的,因为我努力工作了,对得起那份工资。同样的,你在那家新加坡工作,因为这个缘故我特别关心那边的情况,无论是你们公司的内部报告还是第三方的评估,对你们今年开发马上要上市的那款拳头产品都有相当高的评价,说明研发部门的表现是很过硬的。你完全有能力胜任那份工作,如果你也喜欢那份工作,那么他是不是股东或者董事又有什么关系呢?往深里说,你觉得之寒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吗?如果有一天,你找到了你的白马王子,像我明天一样穿上婚纱,你觉得他还会出现在你的生活中?他应该躲得远远的吧,我是这么预测的。所以呢,亲爱的,你的心里要真的放下了,真的走出去寻找你的归宿,你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愤怒。

倪裳心里叹了口气,脸上却露出微笑,“今天婚礼的设计很新颖哦……什么时候可以考虑改行做Wedding Planner……”

江之寒呵呵一笑,“承蒙夸奖,不枉我一番苦心啊。”

倪裳问:“怎么不见思宜?”

江之寒答道:“我还奇怪呢……上次见她的时候,她明明说安排好了时间过来的。”看了旁边站着的林墨一眼,“小墨,恭喜恭喜,呵呵!”

林墨赏了他一个卫生球,“这本是姐姐的,她耍赖……我说姐姐,你快努力吧,到时候让他给你做个免费的策划。这一次小薇姐没用他的直升机,他说不定还在生闷气呢,到时候都补回来,什么直升机战斗机喷气机一起上多好……”

江之寒不和她正面交锋,问倪裳道:“听说你们俩昨晚Bachelor Party了?”

倪裳微笑,“小薇决心要做最模范的贤妻良母,所以要抓住最后的时间疯狂一次。”

江之寒啧啧摇头,“没找一个肌肉男去献舞,真是可惜呀……”

倪裳抿嘴一笑,“怎么,你连这个生意也做?”

旁边的林墨插嘴道:“不会是亲自做吧?”,和倪裳相视一笑,嘻嘻哈哈的笑开了怀。

倪裳止住笑,“小墨,我和小薇一起坐船走,我要换的衣裳还在里面。你跟我们一起吗?”

林墨摇头说:“小薇姐给我分配好了任务,坐车这边我来协调。”

倪裳哦了一声,朝江之寒点点头,“那么,酒店再见。”轻轻提了提礼服的下摆,径直往“新船”走去。

林墨的眼光目送着她的背影,半晌转过头来,看见江之寒正坏坏的笑,目光落在她还捧着的花束上。她气鼓鼓的把花往他怀里一塞,径直放了手。

江之寒笑道:“这可不是我的。”

林墨嗔道:“我还有事做呢!”

江之寒看了看不远处,“别着急,你没看见那群家伙还忙着合影么?”小薇和张谦被客人们要求,正一个一个的合影。

林墨忽然道:“今年是结婚的好日子呢,再过半个月又是芳芳姐的婚礼,然后……还有吴聪大哥的。”

江之寒神情滞了一滞,“芳芳就要结婚了?”

林墨扬了扬眉毛,“你不知道?”

江之寒耸了耸肩,“没人告诉我,我怎会知道?”

林墨说:“准确的说,应该已经结了吧。过两周是回中州来摆婚宴,招待这边的亲戚朋友。你……没有收到请帖?”

江之寒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多谈这个话题。他说:“对了,小墨,上次在青州匆匆忙忙的,忘了问你,研究生的生活还习惯?”

林墨看着他,“嗯……还好吧。现在好像在校园里呆的惯了,都有些惰性,不想到外面去。最近进了课题组,事情还挺多的。孟教授你知道吧?最近和楚楚姐还有合作那位,他现在算是真正负责的,吴教授主要是挂个名。”

江之寒点头,“老孟我知道,前不久还和他一起吃过饭。我知会他一声,你有什么事情尽管找他,好吗?”

林墨点了点头,忽然间似乎找不到什么话说,看了看他,两个人隔着一尺的距离,在灰色天空下的长滩上,一时间陷入沉默。

曾几何时,他们在一起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但细细想来,他们说的都是些什么呢?关于他的感情,他的女友,他的事业,关于她的朋友,她的学业,她的家庭。就如那首歌唱的那样,我们在一起,说别人的事,说国家的事,说天下的事,说无关紧要的事,说昨天的事,就是不曾说……关于我们之间的事。

江之寒站在那里,看近在咫尺的女孩儿,她今天穿了一件浅咖啡色的套裙,整个人文静如玉,有一股知性的内敛的美丽。他不得不承认,才认识时那个走路擦着地穿着牛仔裤背着大琴盒的青春少女终于长大了,宛如含苞欲放的花朵,即使阴沉的云层也掩不住她耀眼的容颜。

但她还像以往一样,看着他,眼里有三分崇拜,三分眷念,三分柔情。她还像以往那样,似乎总是站在那里,总是微笑倾听,总是不离不弃。

忽然间,江之寒感觉自己的心弦似乎被谁拨动了一下,胸臆间有一股气在流动,带着点酸酸的感觉。他不自觉的伸出手,却停在了一半,嘴唇动了动,说出口的居然是一句,“小墨,今天穿的很漂亮,不过是不是有些老气?”

在心里,他忍不住想,有一天她穿上白色婚纱的时候,自己到底是会高兴,还是会失望难过。是呀,小薇终于嫁人了,接下来是芳芳,然后呢,有一天会是倪裳,会是小墨,还有找到让她哭让她笑的那个人的思宜,和远在他乡的小茵。

那群姑娘们,终于也要各自去追她们的归宿了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