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90章 午夜梦醒【下】

火车隆隆的前行,江之寒把整个身子靠在临窗的壁板上,脑袋探出窗外。在这段L型的轨道前方,是山间的一处隧道。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他很快意识到快要发生什么,把一半的身子都探出窗外。如同他梦中曾经见过的一样,在极远处有个女孩儿站在山洞前,使劲挥手似乎要叫这列列车停下来。

虽然隔着老远,她的面目模糊不清,不知道为何,江之寒很肯定她是谁。他把手卷成喇叭状放在嘴前,调动自己最大的肺活量,拼命的叫起来,林墨,你在干什么,还不赶快躲到一边去!

林墨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手舞动的幅度越发的大起来。江之寒张着嘴,仿佛刚离开水面的鱼:她想说什么?前面有危险?她为什么不躲?怎么才能让火车停下来?刹那间,无数的念头闪过心头,他忽然发现自己从来不是一个有急智的人,可以在生死存亡的瞬间坚决的闪电般的作出决定。

江之寒看着前方,傻傻的不知道可以做什么去改变命运。他保持着那个姿势,连声音都被堵在喉里叫不出来。仿佛有一道白光闪过,车头已经消失在山洞里面。他呆呆的看着前方,娇小的女孩儿已不见踪影。

只觉得心像坠了铅一般下沉,他在白光里飞快的坠落,能感到失重时那特别的感受。那坠落无比的漫长,似乎没有尽头。终于那失重感消失了,他似乎正坐在一个有质的物体上。

长长舒了一口气,他一转头,却见林墨正坐在车的副座上,朝着他嫣然微笑。好像她从来都在那里一样,从认识她的那天开始,她便总在身畔,总是言笑嫣然。那笑容最先是清脆的,慢慢多了些沉重,最后又渗出些幽怨。

江之寒摇头笑道,你原来在这里啊,只觉得心的另一半也终于落在了实处。

林墨并不答他,回过头去对着后座问:“姐姐,我们下一站去哪里?”

江之寒抬头看了眼后视镜,倪裳正端坐在后座左边的位置。她微微扬着下颚,似乎在努力的思考答案。

江之寒偏头看了眼林墨,“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林墨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当然是去周游世界啦……你忘记了?”

江之寒有些懵懂,“周游世界?那我呢?”

林墨嘻嘻一笑,“你?!……你当然是车夫的干活啦。”

江之寒很得意的自夸说:“你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好的司机了,我的技术在我认识的人中说第二便没有人敢说是第一。”

车后座的倪裳忽然开口说:“是么?……那我从此可真要担心了。小墨,你听说过吗?善泳之人溺于水,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江之寒不以为然的回头看了她一眼,转回头,前面蓦然闪过一个近乎九十度的转弯,和他平常玩的极速赛车游戏的某个赛道是如此的相似。他变档,打方向盘,车划过一个近乎完美的弧线,带着极重的向心力堪堪从路的最远端滑过,拐进这个急弯。

江之寒对自己的这组动作拿捏无比的满意,嘴角不自觉露出个得意的笑容。下一刻,他的笑凝固在脸上:正前方不足三十米的地方,一辆超大的卡车横在路的中央,左右俱是隧道的石壁,但左右留出的空间都不足自己的车挤过。

在这一瞬间,江之寒的心却无比的清晰,仿佛在明镜旋照之下。时间的沙盘好像被引力拉长了,滴答滴答的声音便在耳畔。刹车是来不及了,他唯一的选择是硬生生的从卡车的某一侧挤过,而那多半意味着自己这辆小车的其中一侧会直接的撞上去。

滴答,滴答,滴答……

江之寒一打方向盘,车往左偏转。他忍不住转头看了眼副座的林墨。女孩儿似乎在笑,又像在哭,或者说是在凄婉的笑。她没有说话,但大大的眼睛无言的发出一声感叹:我知道的……

我知道,如果一定要选的话,你永远不会在我和她之间选择我的……

这一刻,江之寒能清晰的感受到心脏处拉扯的痛,他摇摇头,似乎想否认这件事,却忽然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小墨,你赢不了的,没有人在他心中比她更重要。

江之寒骇然抬头,那声音分明是小茵的声音。

我说你们两个,前仆后继的想要去测试这个事情,真的是可笑之极。那声音沙沙的带着好多磁性,却忽然变成思宜的语调。

江之寒茫然四顾,却看不到她们两个的影子。

车在空中滑行,林墨偏过头,似乎是眷念不舍的最后看了他一眼,里面有深爱,有怨念,似乎也有谅解。

砰,一声巨响。

江之寒从床上猛的坐了起来。

他睁开眼,窗户外面的大江上,还有三两处亮着灯。

这座俯瞰大江的别墅,就在当年他修建的宫廷菜馆的旁边。七中门前这条大街,一公里长的地段两边几乎已都是他名下的产业。就像他当年曾经玩过的“大富翁”游戏一样,江之寒似乎有种狂热的兴趣,把一整条街都买下来,建好自己喜欢的东西坐地收钱。父母还住在桥南那边买好的房子,这座别墅他只是在回中州的时候偶然来住,但他喜欢这里的环境和位置。在内心深处的某点,他对七中有种特别的眷念之情,因为他从这里发家起步,因为这里有他的青春,也因为……这里大概留下了和现在很不一样的他曾经生活的痕迹。

午夜梦醒的时分,夜已深,天已冷,佳人飘渺杳然,不见踪影,能真切感受到的只有背部密密的一层汗,风过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喉咙有些干涩,好像才大声叫过。右手有些酸疼,大概是刚才死命打方向盘时扭到。江之寒坐在深夜孤单一人的别墅二楼大床上,那梦境还带着些余味,仿佛它真的曾经发生过一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