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88章 闺蜜交心【三】

倪裳微微摇头,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两人叮的一声碰了碰杯子,一切尽在不言中。

张小薇说:“所以你泼了那个家伙半杯雪碧以后,他的电话马上就到了,因为有我这个通风报信的间谍。那天晚上,我事后还挺庆幸我打了那个电话,所以后来心里一点儿内疚都没有。”

她喝了一大口酒,抬起头,眼光似乎穿过天花板定格在遥远的不可见的某一点,“那晚上的江之寒,泛泛地说,应该就是我以前关于爱情的梦想吧……嗯,不是说我喜欢上他,只是说我似乎想要的就是他对于你的那种……怎么说呢,做事的那种范儿。知道恋人有了危难,似乎从天而降一般,两个小时后便从几百里之外赶来,打架打的那么举重若轻,那么潇洒,还有一队当兵的来扎场子,要多威风就多威风。”嘻嘻笑了笑,她挽着倪裳的手,“我是不是有点花痴?”

倪裳严肃着脸,重重的点了点头,但终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收住笑,张小薇说:“真的,那就是我曾经梦想的,在危难的时候,心爱的他会踩着七彩的云来救我。不管天大的事情,在他那里似乎动一动手指便烟消云散。然后呢,嗯……微微一笑,好像从不曾发生过什么一样。”看着倪裳,她皱皱眉,“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倪裳扁扁嘴,“小花痴……”,这一刻大学时亲密无间的感觉终于又回到两人身边。

张小薇说:“如果说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有些被动的替他当间谍,那晚以后我就多了很多主观能动性,很想做点什么让你们俩回到一起。我们去游山的时候,我趁着你去洗手间的功夫警告他说……我说倪裳现在应该还是喜欢你的,但你如果不赶快把她追回去,再深的感情也经不住时间的磨损。我说那句话的时候,完全想不到后来的一切,我到他身边工作,他和吴茵的分分合合,以至于这两年他的花心浪荡。谁会知道呢?……”她重重的叹了口气。

倪裳抿嘴一笑,敬她说:“我明白你说的了,花痴幻灭真是一件好事情。”

张小薇不理她的调笑,“在他身边工作这么几年,他前个月还开玩笑说,小薇,我考你一个问题,过去一年和我相处最久的女性是谁?答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从某个角度讲,我越来越了解他,包括他周围的人,他的家庭朋友,他当年是如何开始创业的,当然还有他的生活习惯。但从另一个方面讲,我觉得我越来越不懂他。好像你知道他越多,就有越多的困惑。他就像一个奇怪的矛盾体,有很多自相矛盾的东西无法解释。”

她偏头看着倪裳,“你说到幻灭……这样说吧,在我认识的所有人当中,如果要选一对最符合我当年幻想中爱情的实践者,我到今天还是会选你们……但从理智的角度讲,我也清醒的认识到,现在的你们好像并不适合在一起,或者说他并不配你。对我来说呢,也许你说得对,我收获到的东西就是幻灭。我常常想,你和他都是从小到大所谓惊才绝艳的那一类人,或者说卓尔不群的那一类人。但即使是你们俩,即使曾经真心相爱过,要去追求那种要把自己燃烧到灰烬的爱情也是如此一个结局。我不知道中间有些什么,但这些年我看着你,接你的电话,心里有好多怜惜,觉得你过的好苦……不是通常说的那种苦,但真的好苦。”

张小薇轻轻垂着眼,没有去接触倪裳的目光,“于是我问自己,像我这样的平平凡凡的人,是不是本来就应该去追求一些更脚踏实地的,更看得见摸得着的感情,或者说的直白一些,更平凡的感情。以前张谦在中学时候就隐隐约约的表现出喜欢我的意思,在大学通信的时候也是那样。但那时候呢,我总觉得他不是我梦想的那样,总觉得缺点儿什么……也许就是让人疯狂让人失去理智的那种元素吧……后来呢,我试着说服自己,去接受新的关于感情的信仰,试着去体会一些平凡但感人的东西。慢慢的,我觉得我也能抓住一些什么,我越发肯定的告诉自己,嗯,这样的东西也能给我幸福。如果那样的话,就不要再去幻想那些飘渺的东西,还是不要再去跳崖再去燃烧自己了吧……”

倪裳深深的看她一眼,摇头叹道:“唉……说到底,我对你的影响便是……当了一个反面教材。”

张小薇举起酒杯,“我没有骗你吧,你对我的人生影响是如此之巨大……”她说:“今晚呢,是结婚前的最后一晚。这以后呢,为妻为母,就真的要抛弃一切幻想,踏踏实实的好好过日子了。”

她抬起手,凝视了片刻无名指上的订婚戒指,“张谦算是挺能干,而且很孝顺,父母身体不好就回到中州来工作,发展的也还不错。但他虽然不承认,我知道我现在的工作和收入对他造成的压力都比较大。他其实还是有一些大男子主义的人,总想着自己要是挣钱养家的主力。我这几天翻来覆去想了很久……你知道,他妈身体不好,一直催着说结婚了就赶快要孩子。我想呢,等到有了小孩儿,就要把很多的精力放在他身上,工作上就没办法投入像现在那么多。但我也不能说走就走,得给之寒一个缓冲期,让他去找一个合适的人来替代我。我现在估算着大概一年的时间吧。过了一年,他应该已经找好了人选,然后大家还需要一个过渡交接期,我呢,就可以把现在的工作辞掉,先找一个比较轻松的工作,把精力多放到家里的事情。张谦那边呢,上次思宜和我提过,说羊城经贸在中州需要一个负责的人,他学历工作经验工作能力都还过得去,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去试试。这样的话,可以把他推到前台去,在事业上多奋斗一些多承担一些责任,我想这大概是他想要的吧……”

倪裳微微张嘴,心里很有些激荡。好一会儿,她才抓住张小薇的一只手,“小薇,他能找到你,真是何其有幸!”

张小薇轻轻叹了口气,“有件事没有和你提起,这次婚礼的安排本来之寒说他来帮忙协调,所有的开支算在他头上。他还送了我一套房子,名义上说是我自己买的,算是新婚礼物。那一套在建的房子大概还需要一年才会完工入住,现在我这套新房准备以后让张谦的父母住,他们的老房子比较小一些。但前些天张谦忽然提出来不愿意婚礼搞的大,又让他来安排,所以我就自己接手,钱后来也是我出的。之寒心里大概也不太高兴,不过他还是笑嘻嘻的说自己又省了一笔钱。他说,既然本来说好的礼物没有兑现,让我自己再挑一样。明天婚礼以后,我想和他提一提差不多明年这个时候辞职的事情,就算是我要的礼物吧……你不是说吗,新娘最大了,尽可以任性胡来。”

倪裳拍拍她的手,“他应该能理解的……”

张小薇看着她,“既然可以任性胡来,我倒想问你一件事儿……”

倪裳拍拍胸口,“你不要吓我……”

张小薇说:“你这些年都没有谈新的男朋友,是因为……还喜欢他?”

倪裳神情一滞,片刻,缓缓的摇摇头。

张小薇盯着她,她并不躲闪她的审视。

张小薇追问道:“那是因为什么呢?”

倪裳淡淡的说:“没遇到合适的人呗……”

张小薇胸口起伏了几下,长长的吐出口气,“自从吴茵离开他以后,我一直隐隐的觉得你们很有希望回到一起。他这两年虽然交了些乱七八糟的女生,但我知道都不是当真的,不过是逢场作戏,消除寂寞罢了。是不是因为这个,你对他太失望了?”

倪裳淡淡的说:“他最近怎么一个情况,我不是很了解,所以也说不上失望吧。”

张小薇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如果他明天来找你,想和你重新在一起,你会答应吗?”

倪裳眨眨眼,云淡风轻的回答她,“我不知道。”

张小薇追问道:“为什么呢?”

倪裳说:“像我说的那样,现在他是怎样一个人,我其实不那么了解。两个人要在一起,想的东西说的事情追求的生活总要有很多的共通之处吧。所以呢,我不知道……”

张小薇带着酒意,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我总觉得他最在乎的还是你,为什么他没有回来追你呢?”

倪裳似乎是自嘲的冷笑了一声,“你这个问题……好像问错人了吧。”

张小薇急道:“小裳!”

倪裳撇撇嘴,“你不是自己的幻想都放弃了么?为什么还替着我幻想呢?”

张小薇很坚持的看着她。

倪裳说:“我告诉你我不知道,但他是不会回来的……我很肯定这一点。你……一定要问我为什么,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是我的直觉。”她举杯喝了口酒,“审问结束了?”

张小薇颓然靠在沙发上,沉默了好半晌。

她忽然道:“我知道……你是不会说给我听的。罢了罢了,倪裳,我并不是想干涉你的生活。我问这些,本来是想给自己一点心安。真的,我很开心你今晚陪我到这里来,虽然我又背叛了你一次,你还是把我当作朋友。是吗,倪裳?”

倪裳愣了一愣,“说什么呢你……”

张小薇有些意兴阑珊的叹了口气,“你现在这家公司是之寒控股的,你已经知道了吧。”

倪裳扬了扬眉毛,难掩心里的惊讶。

张小薇道:“那天你那么晚给我打电话,又在电话那边使劲喘气好久不说话。我开始的时候傻傻的高兴没顾得及,挂了后仔细想想,你多半是打电话来兴师问罪的,听到我说起结婚的事情,就没有好意思说下去,是不是?”

倪裳很是惊讶她的敏锐,缓缓点了点头。

张小薇说:“没错,我从一开始就知道那是他的公司。他当时给我洗脑说,你这个人外圆内方,又奇怪的好像每个人都喜欢,难免会遇到办公室骚扰这样的事,到时候只能把满肚子委屈埋在肚子里。你去了那个公司,他并不会干涉你的生活或者工作,但至少可以保证没有人敢于对你那样。”她顿了顿,接着说道:“那个老外的事情,虽然他处理的确实有欠妥当。但倪裳,我真的觉得他并没有什么坏心,他只是还在乎你而已。我在他身边很清楚,除了那件事他这一年多并没有要去介入你的生活。你有什么感受,我都可以理解,但我之所以跟着他又欺骗了你一次,只是因为……我觉得他也挺可怜的……”

倪裳沉默不言。

良久,她转头看过去,忽然见到张小薇脸上有两串泪痕。她吃了一惊,小薇在她印象中几乎是从来不哭的女生。

揽着她的肩膀,她安慰道:“明天就要结婚了呢……”

张小薇泪眼朦胧的看着她,“不怪我?”

倪裳飞快的摇了摇头。

张小薇吸了吸鼻子,“还是好朋友?……”

倪裳很坚定的点头。

张小薇似乎赌气的说道:“反正明年我就辞职了,你们的事从此我再不会管上哪怕半分。裳,我不想骗你的,可是……我告诉你这些,是不希望我们之间因为这样一个秘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亲近……”

倪裳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说下去。

拥着大学里最好的朋友的肩膀,头靠在一起,在这个她结婚前的夜晚,倪裳忽然开口唱起歌,她们当年一起在宿舍过道里一起听过的那首歌:

哪天你结婚了,也不要忘记我这个朋友

哪天你发财了,别忘了打电话给我

是我告诫你要好好读书,考试的时候塞给你答案的纸条

是我告诉你男生的心事,让你知道追求真命天子的诀窍

是我,和你坐在宿舍的走道上

用同一副耳机听这首歌

亲爱的,你要幸福

亲爱的,你会幸福

亲爱的,不要忘记我们永远是朋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