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86章 闺蜜交心【一】

倪裳站在硕大的穿衣镜前,一席蓝色的V领长裙,衬出如玉的肌肤。她微微侧了侧身子,偏着头,似乎在打量侧面的轮廓。

一个隔间的门打开,张小薇穿着一身简约但典雅的白色婚纱走出来。她伸出手,偏着头,调皮的露出个询问的神色。

倪裳的微笑像水波般荡漾开来,“小薇,你真漂亮……”。大学里最好的朋友取下了平常戴的黑框眼镜,换上隐形,穿上婚纱,满脸都是幸福的光,让她一时几乎有些辨别不出斯人是谁。

走到她身前,倪裳伸出手,轻轻扶着她的肩膀,说:“你知道你哪点最漂亮吗?……你的脸在发光,你看……”她指着镜子,让张小薇细细端详,“你看到了么?……幸福之光哦!”带着些揶揄,倪裳笑起来。

张小薇拉过她的手,和她并肩站在试衣镜前。半晌,她叹了口气,“你真好看!”

倪裳笑道:“你也是……嗯,谢谢你替我选的衣服,我好喜欢!”

张小薇撅起嘴,忽然叹道:“唉,到时候大家都只看伴娘,没人看新娘了!……倪裳,我好后悔找你!”话音未落,已经被倪裳掐了一把,“你胡说什么呀!”

张小薇咯咯的笑了两声,“好后悔啊!”她不依不饶的叫道。

倪裳松开她,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小薇,你幸福吗?”

张小薇一怔,肯定的点点头。

倪裳柔声说:“我看出来了……你知道吗,你现在呀……比大学的时候还要活泼几分年轻好些,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

张小薇一咧嘴,“你想说的是我现在很疯癫吧?”

看见倪裳白了她一眼,她说:“唉,马上就是已婚的人了,过两年就是孩子她妈,不趁着现在疯癫两天,可再也没有机会啰……”

她自顾自的傻笑了两声,“对了,倪裳,在美国不是男人结婚之前都有什么Bachelor Party吗?趁着最后的机会疯狂一把,喝的烂醉,找个脱衣舞女来看看什么的。今天晚上,我们也去Party可好?”

倪裳抿嘴一笑,“脱衣舞男可很难找的!”

张小薇一瘪嘴,“臭男人谁稀罕,我们喝酒聊天就好!”

倪裳很细心的提醒她,“都准备好了?”

张小薇满不在乎的说:“有婚庆公司操办呢,我妈也看着的。我么,把人带去就好。昨天做了头发,今天最后试过婚纱,下午做下美容,明天上午再抽一个小时有人来化妆,别的就没有要我担心的了。”

倪裳问:“就我们俩?”

张小薇看着她,“我的朋友不多,你……是最好的那一个。”

※※※

推开木门,从寒夜走进一团温暖里。张小薇不待人招呼,轻车熟路的拐过一扇屏风,走进东角的一个隔间。

倪裳四处打量了几秒钟,收回目光,“这家酒吧装修的很有档次,品味着实不错呢。”

张小薇点头同意,“是啊,不比青州沪宁最顶级的酒吧差。外面看起来很朴素,里面装修很考究的……要不,我能在这么重要的夜晚把你带到这里来?”

倪裳笑道:“而且,人不多……挺好的!”

张小薇扁扁嘴,“这里消费很高。”她指着前面,“这一块儿,是给熟人留的,所以挺私人。”她站起身,轻车熟路的伸手推开沙发上方的滑门,里面陈列着各式各样的酒瓶。

她很老练的从茶几下方变出两个高脚酒杯,“怎么样,自斟自饮,也不用叫人进来打扰我们。”

话音刚落,有人轻轻的敲了敲屏风。张小薇说请进,屏风后面转出来一个女子。倪裳定睛看去,那女子大概和她差不多的年纪,身材很丰满,却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温柔可亲。

她满面笑容的招呼道:“小薇,你可真是稀客!我没有记错吧,明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

张小薇站起身来,“好久不见,雯雯姐。”

雯雯把着她的手臂,“你可真是稀客,难得到我这里来一趟。”

张小薇微笑,“消费不起啊。”

雯雯嘻嘻一笑,“没关系,记在你老板账上就好。”

张小薇笑道:“我以后要常驻中州了,所以来叨扰你的时候会很多很多。”

雯雯摇了摇她的手,“那可真是太好了!”她松开手,从茶几上拿起一个她刚刚放下的一尺见长的檀木盒子,“一个小礼物,既然你今晚恰巧来了,便先交给你。”

张小薇接过来,并没有打开,嘴里说:“谢谢你。”

雯雯看着她,很真诚的祝福,“新婚快乐,白头到老。我不会说这些,就衷心祝福你两句最俗套的。”

张小薇道:“谢谢!你看,雯雯姐,我真是特别喜欢你这里,所以结婚前一夜还把我最好的朋友叫过来,趁着单身以某一醉。”

雯雯嘻嘻一笑,“那感情好,我先敬你一杯。然后呢,我把D区都清空了,你们在这里好好放松一下。要车要床我都替你准备好,你们俩尽管喝,呵呵。”她转过眼,给倪裳一个微笑。

张小薇眼珠子转了转,笑着介绍说:“对了,这是我大学时最好的朋友,也是之寒的中学同学,倪裳……倪裳,我来介绍一下,雯雯,这家酒吧的老板娘。”

倪裳站起身,伸出手,却看见对面言笑嫣然的女子忽然定定的看着她,似乎她是外星来客一般。

倪裳的手停在半空,她微微扬了扬眉毛,正准备不着痕迹的把手收回来,那雯雯似乎从梦中惊醒一般,抓住她的手,亲热的摇了好几下。

倪裳给她一个礼貌的微笑。

却见她忽然叹了口气,“倪裳……你就是倪裳?”她有些突兀的问道。

倪裳心里有几分讶异,脸上却仍然如春光般明媚,她笑了笑,“是的,我是倪裳。”

雯雯轻轻摇摇头,收起她习惯性的笑容,带着几分歉意的说:“对不起,我刚才有些失礼了……嗯,怎么说呢?久闻大名,今天终于见着,好像不是真的。”

迎上倪裳有些惊讶的目光,她说:“我以前一直在心里想象倪裳长的是怎么一个模样……今日见了,虽然好像有些不同,但却比我想象的更好呢。”

面对她似乎发自内心的真心恭维,倪裳愣了愣,一时言拙,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