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84章 平安夜【上】

圣诞节原本是个宗教节,慢慢的演变为一个世俗色彩更浓的日子,这些年更是飘扬过海传进了打开大门的内陆。沪宁这家新加波外资独资公司的员工开玩笑说,他们最大的福利就是中西合璧:公司每年的规定假日里既有老祖宗传下来的春节,又有西化的感恩圣诞。

今年是公司进入大陆市场的第五年,但却是公司把研发总部从新加坡移到沪宁以后的第一个完整财政年度。今年业绩的成长很喜人,而且一个新开发的拳头产品已经通过选定的点用户测试,年后便要进行大规模的市场推广。因为这个,研发部的员工年底奖金十二月中便发放到手里,大家都带着些喜气。今年的春节来的早,元旦过去不久春节的长假便在眼前。研发部里年轻人多,春节倒也罢了,对圣诞反而很有些兴致。趁着这个机会,便撺掇着领导带领大家聚一聚,嗨皮嗨皮。

作为公司研发部门的第一把手,倪裳很欣然的接受提议,在平安夜包下一个小场子,组织研发部的人吃饭唱歌跳舞。公司大陆区的总裁陆昊也很给面子,听说以后主动提出要参加。

晚餐结束,几个五十来岁的老家伙和头头们寒暄一阵,纷纷告辞回家,留下一群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直奔包好的场子。抬头看,月上树梢,漫长的夜才是刚刚开始的时候。

※※※

娱乐城的洗手间很空旷,装修的也很豪华,灯光温暖又柔和。倪裳站在水龙头前,看镜子里的自己。腮上淡淡的带着几分红晕,不是脂粉,而是饮酒的后遗症。她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支浅红色的口红笔,补了补妆,又在脸颊上淡淡的重上了粉底。

没来由的,她看着自己,轻轻叹了口气。直到大学毕业,倪裳几乎没有化过妆,除了偶尔主持校级的大会或者上电视节目的场合。但工作以后,化淡妆几乎成了基本的职业习惯,据说也是对同事的一种尊重。她忽然想起某人在很多年前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女孩子开始化妆的时候便是已经开始衰老的铁证。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我真的老了吗?倪裳怔怔的凝视镜子里自己的影像,忽然间有了些时光飞驰如电,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的感慨。

其实,她今年不过二十六,外面包厢里的人半数都比她年长。但身为公司的技术总监,或者叫首席技术官,她手下直接管辖的员工比大陆区总裁陆昊的还要多,因为研发部是直接向新加坡总部负责的。

面对一帮她的同龄人,和少数年长的下属,倪裳在如何同他们谈话交往上也费尽了心思。她并不习惯高高在上的管理作风,这也不符合这家高科技企业的文化。但职责所在,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她也不便过于和他们嘻嘻哈哈打成一片。就比如说今天这个场合,她唱了两首歌,应邀跳了三曲,每次完了都是震天的喝彩声。倪裳控制着自己,既要保持一种无形的距离,又不会显得太高傲不合群。她带着几分矜持的微笑,和人眼神接触的时候尽量的让对方感觉到自己的柔和和真诚。

有时候她有些厌烦,甚至到了憎恶自己的地步。但理智告诉它,这是工作,这是礼仪,这是伴随职务而来的责任和付出。在这个环境里,本就不应该想说就说,想笑就笑,生气便垮下一张脸,更何况她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要知道在传统的商业文化里,过于年轻也算是一种原罪,需要小心翼翼的掩饰和弥补。

倪裳对于这一切并不陌生,从初中开始,不对,也许是小学,她便被教育要把喜怒哀乐掩盖起来,不要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随便把它们展露于外。在她二十六年的人生里,也许曾经有那么几个月,曾经面对某一个人,她做到过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撒娇就撒娇,想任性就任性。因为那个时候,她深深相信他会无条件的包容,总是微笑着理解。即使面对着父母,她都不曾如此做过。不是因为不爱他们,而是害怕他们多心难过,她会小心的选择自己说出口的话,和一切生活中的细节。

有时候,倪裳觉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因为所有的自我约束,因为总是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不要有任何的伤害,因为肩上各种各样的责任。从小到大,她都是如此优秀,被父母寄予那么高的期望。甚至那些从小学到大学的老师,都忘不了以她为例,教育一年又一年新来的孩子。

倪裳竞赛得奖了……倪裳考上宁大了……倪裳大一就当了学生会主席,是整个学校的……倪裳上中央电视台了……倪裳被公派留学了……倪裳在著名的学术期刊发表了论文……倪裳一毕业就在500强的公司主持大陆区的业务……

当这些关于她的消息传开来,她那些曾经的同学们老师们,甚至是邻居们父母的同学同事们,多半会波澜不惊的咧嘴一笑,好像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那个女孩子不得了,我早就知道她干什么都会成——这也许是你听到的最多的评论。

但这世上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是伸手即得的。她并没有显赫的家世,她一直以为【就像她曾经同那个人说过很多次的】自己天赋不过中等,最多中上。所有的这些小小的成就,都是她一步一步努力得来的——设定一个目标,尽最大的努力,耐心,坚持,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相信自己,尊重别人,认真学习周围的人的长处,谦恭的向他们请教,绝不排斥新事物,尽快的去主动融入新环境——一直以来,这都是她遵循的准则,或者可以说是她成功的所谓“秘诀”。

时不时的,当一个设定的目标达成的时候,倪裳会有那么些小小的成就感,虽然她从不觉得自己有多成功,也从不觉得自己是不可或缺的那一个人。她心里以为,自己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做的都是很小的事情。但在那些瞬间,她还是禁不住想要有人能和她分享那一点点的成就感。可是环目四顾,有仰望她觉得高不可及的,有怒视她心里羡慕嫉妒的,有尊敬喜欢她却似乎隔着老远距离的,却似乎少了一个知心的人,可以倾诉衷肠,分享喜悦与痛苦。有时候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无意识的越发封闭了私人的空间,才感觉到和周围的人在鸿沟两侧遥遥相望。

但倪裳是一个心智坚定的人,在某个情绪波动的时刻,譬如今晚独自站在洗手间里对镜感慨的这一刻,她能感到刺骨的寂寞,或者说是寂寥。但用水洗一把脸,把头发束起来,对着镜子露出个笑容。她款款的走出去,还是那个光彩照人的,能干优秀的,漂亮的二十六岁女子。

她需要走下去,因为她是倪裳,她有好多好多无形的责任担负在肩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