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83章 夫妻夜话

这套结婚的新房是半年前买的,装修布置好也已经两三个月了,但张小薇常年在青州和中州间穿梭,而张谦去年从青州回到中州工作以后,也住在家里照顾生病的父母,这几天张小薇回中州准备婚礼以后两个人才真正的住进来,构建自己的二人世界。

房子是张小薇和张谦一起出钱买的。她事先和陈征下面的人打过招呼,对外的说法是集团公司副总级高管以上的福利待遇,凡是自己开发的房产都拿市场价的三成,剩下七成由公司支付。这样一来,账面上买房的钱张谦和她各出一半,私下里她自己付了剩下七成的金额,江之寒听陈征提起本来是要给她免掉,也被她谢绝了。男人都是要面子和尊严的,张小薇并不想找一个比她有钱的男人,她想找的只是一个爱她的顾家的踏踏实实的男人。

躺在未婚夫的怀里,张小薇还能感到身体有些热。虽然还未曾真个销魂,今天两个人也算是深度的亲密接触了一遍。张小薇是个传统的女孩儿,想着要把第一夜留到新婚那天。她曾经想过要如何拒绝未婚夫的某些要求,没想到张谦似乎比她更加传统,虽然一直体贴有加,却从来不曾提过那方面的要求,连亲吻都总是浅尝则止,让耳濡目染过“风流放荡”老板的张小薇很是困惑:原来男人也是各个不同?

张谦搂着她,忽然开口道:“小薇,你知道我担心的是什么吗?……我不担心你钱挣得比我多,但你一年有一半时间都不在这里,你们公司又越来越大,你的责任越来越重,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才能兼顾你的事业和家庭生活?过了一两年,要是我们有了宝宝,又如何安排?”

在他怀里轻轻动了动身子,张小薇轻轻的说:“今天本来是要和你说这个的,却被你打岔到婚礼的事情上面去了……我已经给之寒提过,春节以后就回到中州来工作。以后除了偶尔出差,就常驻中州,不到别处去了。”

张谦问道:“你不做他的秘书了?……他不是还在青州呆着?”

张小薇说:“他虽然在青州有办公室,但最近这一年也不过小半年在那里,就算在那里办公室能一周去三天已经算是了不起的多了。现在有电话传真网络,联系起来也很方便。关键是现在公司的整体战略有了改变,以后的重心应该会偏离青州。他呆在那边,只不过是因为他更喜欢青州的生活环境。”

张谦问道:“你们公司有什么重大的战略转变?”

张小薇说:“这些事情有些也是我自己揣测的。你要知道,作为秘书,我需要知道本份,主要是一个上传下达的责任。虽然最近老板把很多事情交给我部分做决定,但除了交给我的工作,其它的我一概不过问……但现在的趋势很明显,老板正在做两件事情:一是把部分资金业务往国外转,在香港在开曼群岛在百慕大在加拿大在美国,他现在都注册了公司。很多本来江吴集团下面的公司现在都是通过境外的公司往回控股,转身一变成了外资公司或者合资公司。另一方面呢,他的业务在往中州收缩。他对我提起过,中州还是根基最牢固的地方,以前总想着向外扩张,觉得中州的地理位置商业环境都不够好,现在回头看中州自有中州的好处。”

张谦问:“为什么呢?现在大江三角洲不正是最好发展时期?”

张小薇道:“他并没有放弃投资三角洲的机会,只不过公司的组织结构有了些变化。他前段时间曾经对我提起过,这是他所谓的向内收缩同时向外扩张的新指导思想。至于为什么这样,我也不太清楚。大概……在那边做生意遇到一些掣肘,让他有些不安全感吧。”

张谦追问道:“什么掣肘?”

张小薇嗔道:“你对我们公司怎么好奇心这么强啊?……不对,嘻嘻,你是对老板好奇心特别强,前段时间连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有什么样的情史都问的一清二楚。还好他不是一个美女,要不我可要警惕啦!”

张谦呵呵笑了两声,叹口气道:“我们是同龄人,照你说他家里又没有什么背景。人家就怎么能做出如此大一番事业呢,我真是非常的好奇。就算模仿不来,听一听兴许也能有些启发呢。”

张小薇不知道为什么叹了口气,“他有一次和我说起过,他说,不过是在正确的时间遇到了些正确的人,有了几次正确的点子和赌博,偏偏又都顺利成功了,算是三分努力,七分运气吧。”

停了停,她补充道:“你知道……倪裳是怎么喜欢上他的吗?”

张谦饶有兴致的,“怎么?”

张小薇说:“倪裳说,是因为好奇。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好奇。他看的书,说的话,做的事,和一般的高中生迥然不同,也超出了她的视野。她那时候总是想,他是怎样一个人呢?过的又是怎样一种人生?我从小到大被灌输的那些东西那条路,一定就是唯一正确的吗?”

张谦呵呵一笑,“好奇害死猫。”顿了顿,他又说:“我说句实话,你可别生气。”

张小薇柔声道:“你说……只要不是编排我的,我就不生气。”

张谦搂了搂她的腰,说:“我见过倪裳几次,实话说容貌风度谈吐都没得说,确实是一等一的,但我要是江之寒,现在大概也不会和她在一起。”

张小薇抬头看了他一眼,“为什么?”

张谦说:“有些东西很难言传,是一种感觉。我的感觉呢,她太强太硬而且给人距离感。虽然她对人客客气气的,总是带着笑容,但你能感觉到她似乎在千里之外。而且和她谈话,你会不来由的紧张,觉得说出什么没水平的话就会立马招来歧视。男人呢,大多不喜欢这样的,越是强的男人越不会喜欢。”

张小薇哼了一声,“人家在你面前冷硬千里之外,可不表明她在谁面前都那个样子。”她拧了他一把,“我警告你啊,不准说我好朋友的坏话。”

张谦叫屈道:“言而无信呀你,说好不生气的。”

张小薇嘻嘻笑了一声,“我没生气啊。你要是说她什么都好我才生气呢……不过呢,还是不准说我好朋友的坏话!”无论在办公室里多么理性,女人总有不可理喻的那一面。

张谦试探着问:“小薇,你真的……没想过离开现在这个公司?”

张小薇撑起身子,“你认真的?”

张谦抿抿嘴,“我只是随便问问……”

张小薇盯着他,“我是认真的,你……真不愿意我呆在公司,是……为什么呢?”

张谦和她对视了五秒钟,终于咬了咬唇,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我……不放心。”

张小薇撅起嘴,“不放心什么?”

张谦眼珠子转了转,“我……不放心你的老板。”

张小薇怔了怔,“你……”她忽然噗嗤一笑,好像听到世上最好笑的事情,一发的不可收拾,她伏在他怀里,握起拳头轻轻的捣了他几下,“你……你真是的……”

张谦很严肃的说:“你不是说过吗,他最是博爱,又最是懂得哄女生的欢心,很多人明知道是飞蛾扑火还要扑上去。”

张小薇收起笑容,“喂,我都要和你结婚了,你把我看成什么样的人?”

张谦辩解道:“我……是怕你被他骗了嘛……你看,你结婚他这么热心的操办这么多细节,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张小薇凝视他片刻,呼出口气,“嗯……好吧,亲爱的,我明天和婚庆公司的人说说,反正我的工作也交代的差不多了,这个事情还是我来吧。至于钱嘛,就我们自己来出好了。”

张谦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什么。

张小薇柔声道:“你认识我这么多年,还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实话和你说,自从当了他的秘书,我才慢慢明确我选择老公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他的反面。人和人是不同的,我不怕你生气,我们不过都是普通人,就应该去寻找普通人的幸福。江之寒和倪裳那样的呢,他们从小到大都是卓尔不群的,是所谓的精英,但……他们过的生活不见得会比我们幸福,你知道吗?”

张谦轻轻点了点头。

张小薇又说:“亲爱的,我知道这次我大概考虑的不周到。你知道吗,每个女孩儿,不管她多么实际多么节约,没一个不想自己有一个梦幻般的婚礼,我也不例外。所以呢之寒他提出找公司来安排他也会贡献些主意,我没想太多便答应了。正如我和你说过的,论这些我不认识比他更能干的男生了。而且他作为朋友一番好意,我也不好直接拒绝。但……我嫁的是你,我想要一个浪漫的婚礼,是为我自己也是为了我们。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把它修改的更简单一些。至于说工作,之寒他给我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和平台,我实话和你说,我觉得欠他很多,所以工作的时候尤其的认真努力。这几年来,我已经能感觉到我是公司的一份子,不光是为了挣钱生活在朝八晚五的上班,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这样一份工作的,所以我特别的珍惜。”

她停了停,接着说:“还有一个原因……倪裳呢,我一直把她当作我最好的朋友。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是宁大最光彩照人的女生,新生就成了学生会的主席,想一亲芳泽的人能从我们宿舍排到开水房。因为是同乡的缘故,我们开始有了些接触,然后我才发现她是一个特别善良特别替人着想的女孩儿,和你们这些男生眼中的她的形象截然不同。我之所以有后来的机遇,能够让我父母不再为了生计一分一分掰开了算掰开了节省,多半也是因为她的帮助。你知道之寒为什么这么信任我吗?固然有我这几年工作努力又本份,从来不逾矩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倪裳。有个词叫爱屋及乌,他对我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张小薇道:“我这几年来心里一直有个愿望,以前从没对人说起过。我总想着……有一天他们俩能重新回到一起。我知道,人都会变的,此情此景早不是彼时了。我也知道,我没有任何能力可以影响他们的决定,或者改变他们的结局。但我总觉得虽然之寒他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虽然我替他安排的约会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但他内心深处真正喜欢过的人,或者说最喜欢过的那个人,还是倪裳。他始终没有忘记她。至于倪裳呢,看她这么多年都没有交新男朋友就知道她还没有完全走出他们那一段关系。我呢,平时是很现实的一个人,如果从理智的角度想也许现在的他们并不合适。但在这件事上呢,我偏偏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我总想着……他们能走回到一起。而我在之寒身边呢,兴许在未来的某一刻某一地,我能做一点什么。即使什么也做不了,我站在旁边看着,也会觉得无憾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