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82章 最好的老板

张小薇放下筷子,露出一个公司里的人不曾见过的明媚笑容,“吃撑了!”她有些夸张的叫道。

张谦无奈的摇摇头,“我说你,加班这么晚,你们公司就不提供晚餐?”

张小薇嗔道:“我吃了饼干的嘛……外面的饭,怎么也比不上家里的好吃。”

张谦问:“交接了这么多天,还没有完么?”

张小薇答道:“交接的事情基本上弄好了,重要的事都走楼经理那一边,其实本来要紧的也都是他负责。一般的行政事务,老板不愿让别的人插手,就暂时搁在那里三个星期。老板说,他也要跟着放假,没有天大的事儿最近这个月不想过问公司的业务。但最近公司其实很忙,江吴被拆分了,桦倩姐那边传过来很多相关的文件需要签字需要确认,法律方面的财务方面的一大堆很麻烦。然后呢,方圆通讯已经通过初步审核,连发行的Broker都找好了,应该明年就能在新加坡上市,最近这方面的事情也很繁复。再加上C﹠J最近在美国又入股了两家Startup的科技公司,这两周和那边风险基金的人有很多会要开。”

张谦问:“你们公司的生意越做越大,为什么你们老板好好的要把江吴给拆开呢?”

张小薇摇摇头,“不清楚……他不可以以常理论的。”

张谦问:“是为了上市吗?”

张小薇说:“这个和上市应该没有任何关系……江吴投资控股的公司,除了方圆,文明软件大概也准备上市,选定的是香港恒生。江黄地产和羊城经贸这两大块儿,不知道他是如何打算,但现在他们的业务都很独立,所以其实有没有上面集团公司这个架子区别并不大。我私下琢磨呢,江吴集团本来是老板为了他上一个女朋友贴身打造的,即使她离开以后,还想着要把大部分的股权送给她。不过对方并没有要的意思,他大概觉得再没有留下这个架子的理由,不如把它拆开。”

张谦瞪大着眼,“她真不要?这里能有上亿的资产吧!”

张小薇瞪他一眼,“财迷!”

张谦还是很不信服,“真的假的?”

张小薇白他一眼,“吴茵那边是我去联系的。虽然没有具体谈多少钱,但她很明确的拒绝了,说在公司的时候该拿的报酬一分钱也没少。”

张谦叹道:“这样的女生现在可是恐龙一样的存在,至少也是大熊猫这个级别的,江之寒居然说扔就扔了?你不是说她还很漂亮?”

张小薇嗔道:“我很贪财吗?”

张谦摊摊手,“我可没有那些钱给你。”

张小薇抿嘴一笑,这是她喜欢他的原因。不是每个人都有她这样的机缘,大学毕业后张谦成绩很好,口才一流,找到个不错的公司,但几年下来也才刚刚混成一个一线经理,收入和她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张小薇挣的钱足够了,倒是不介意这一点,反而有些担心自己收入高他心里会有芥蒂,所以平时很少谈起自己的收入之类的话题。好在张谦看起来是个很豁达的人,似乎没有把这些太放在心上。

从文件夹里取出一叠纸,张小薇递给沙发上坐着的未婚夫,“喏,这是婚庆公司今天送过来的流程和安排,你看看……”

张谦接过去,草草的翻了几下,便放了下来。他皱皱眉,似乎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开口说:“这个婚礼安排,你……真不觉得太铺张高调了一些?”

张小薇愣了愣,“哪一个环节你不喜欢,和他们说就好了,他们服务还是很好的。”

张谦抿抿嘴,“我……都不喜欢!”

张小薇扬了扬眉毛,嘟起嘴说:“那你不早说?我上个星期给你看初步计划的时候,你怎么什么也不说呢?”

张谦叹了口气,“那不是因为我看你喜欢的紧?”

张小薇看了看他,柔柔的道:“那你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们慢慢叫他们改……”见未婚夫好久都不答话,她有些急,“你知道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拐弯抹角的,在公司里和人拐弯抹角已经够累了。你有什么就说嘛,藏着掖着干什么呢?”

张谦把背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道:“你说,我们的婚礼,为什么要江之寒来出钱出力找人策划安排?而且还搞的那么大?……我觉得很不合适。”

张小薇张了张嘴,似乎怔在那里。半晌,她抓起他的一只胳膊,把身子靠过去,细声解释道:“婚礼的安排,我也是参与了的。但公司事情那么多,没办法顾到每个细节,所以才找专业的公司来安排。你不是工作忙,对这些有完全没有兴趣吗?你爸妈身体最近不好,也不想拿这些事情去烦扰他们……至于说钱,你要是不乐意,我……我们自己也出得起。”她揉了揉男子的胳膊,撒娇道:“可是为什么呀?你不是总说,我被老板剥削的厉害,好不容易有个福利,凭什么不要呢?”

张谦搂着她,说道:“福利什么的,当然该要就要要。不过发钱不就行了,不用掺和到这里面来吧……”

张小薇仰起头,凝视了他好一阵,说道:“之寒之所以掺和进来,是因为……他不仅是我老板,也是我的朋友。”

张谦看着她,“他是吗?”

张小薇吐出口气,“我以为是,那就好了。如果他内心深处不是那么想,我也管不着那么多。”

张谦看了她好一阵,“你把他当朋友?”

张小薇并没有回避他质询的目光,轻轻点头。

张谦看着她,“为什么呢?”

张小薇浅浅一笑,“一定要个有为什么吗?”

张谦说:“你不是曾经对我说,你大学里最好的朋友就是因为他痛苦了那么多年,他却在外面有了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儿,是最糟糕的男人吗?”

张小薇的笑容慢慢扩散开来,她似乎知道未婚夫心里在想着什么,“是啊,他也许是最糟糕的情人或者丈夫。但是呢,他确实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老板。你明白这个区别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