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81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下】

顾望山毫不介意的点头,“你说的没错。凡人也有奋斗,不是么?有人想的是考上一所名牌大学,有的人削尖了脑袋终其一生要从科长一步一步爬到局长,有的人是想把存折里的钱再添一个零。但我以前总觉得,这些都是狗屁,连你自己都不能真正说服自己,你做成的是一项成就。只不过周围都是这样的人,你慢慢便习惯了,小小的有些成就感。与这个比起来,真还不如嘴巴馋了就找顿美食满足一下,小弟弟硬了就寻个美女开心一下,这些本能的享受还来的真切一些。”

江之寒冷笑一声,“那是你有条件哦,不需要在存款上加个零就可以钓到美女吃到美食。”

顾望山说:“你说的并没有错。如果你有条件,那么……这样说吧,即使有条件,我也想成为第一种人,可惜很早我就有自知之明那是没戏的。那么既然有条件,第二种人那些所谓的奋斗和所谓的纨绔比起来,也没什么本质的差别。所以呢,我以前总觉得,一切都挺没劲的,跟着本能随便活活也就罢了。”

江之寒饶有兴致的看着他,“怎么,现在改变了主意?”

顾望山道:“就像你刚才说的一样,这个关键就是你设定的期望值。如果你的期望值是设定在那些所谓英雄的业绩那个层次,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不值得付出。但大多数人并不是那样的,他们设定的期望值是相对的。我细细想来,这个社会中绝大多数人的成就感在于一点,就是比我周围的人过的更好一些。所谓好,世俗的讲就是更有钱,或者更有权,更有女人缘,更受人喜欢或者尊敬甚至是敬畏。而这种成就感又分为两类,一类是斗倒你的敌人,另一类就是被你圈子里的人所追捧,大致就是这样。”

江之寒看着山坡下教学楼模糊的轮廓,“所以……你找到了你的新人生目标?”

顾望山一甩手,一只啤酒瓶咕噜噜的滚下山坡。他几乎是狞笑着说:“要弄的简单一些,就是要斗倒许箐那个贱人。”

江之寒叹了口气,“要结婚的人了,难不成你还能一枪崩了她?”

顾望山摇头道:“一枪崩了岂不是太便宜了她?她想要的不就是富贵二字吗?我要让她失去这些,重新回去做她的穷人,挣扎在社会底层。”

一阵风吹过,江之寒忽然觉得特别的刺骨,他缩了缩脖子,对身边的这位“师弟”忽然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似乎越发有了些距离,又似乎感到些同情。

顾望山道:“与人斗其乐无穷啊……这方面你是专家,我今天特地来请教的。”

江之寒沉默半晌,“我可没有什么法子。”

顾望山说:“老头子现在大概也很矛盾。妈妈生病这几年,她有些做法很过份,我想他不是睁眼瞎,应该也看在眼里。另一面呢,他还是很迷恋她的,再加上她帮他管钱管的不错,现在我和老头子离心离德,指不定他想着老了来再生一个。但对我来说,他要找女人我管不着也不想管了,但许箐这女人不能让她得偿所愿,因为……妈妈就是被她一手害死的。”

看着江之寒,顾望山很诚恳的说:“师兄,我知道你一定有好法子的。”

江之寒在夜色里似乎陷入了沉思,好半天他才抬起眼皮,轻轻的说:“小顾,你说……人最怕什么?”不等他回答,他自己解答道:“人最怕的……有些人怕老鼠,有些人怕蛇,有些人怕打雷闪电,有些人怕鬼,但绝大多数人,最怕的其实是……人,是我们的同类。就像你说的,与人斗才是至高的乐趣!”

顾望山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江之寒说:“那小三儿最怕的是什么?……以此类推,不是明媒正娶的老婆,也不是她们的儿子女儿,而是她们的同类。”

顾望山抿抿嘴,“这么说起来,老头子还很专一,好像就这么一个情人……”

江之寒看着他,露出个古怪的笑容,“那就制造一个……要很好很好的,极品的,让人爱不释手的。”

※※※

张小薇要结婚了,结婚的对象是她高中的同班同学。江之寒恭喜她说,不得了不得了,高中同学修成正果的百里无一,偏偏让你给赶上了。

她的未婚夫叫张谦,中州大学外经贸系毕业。其实在中学的时候,两个人并没有谈过恋爱,但据张谦后来说,他一直对她暗藏情愫来着。大学的时候,两人一直维持着不多不少的通信联系,毕业以后张谦找到一份工作去了青州,才有了后来真正的发展。

张小薇自从当了江之寒的秘书,这几年从秘书干到行政秘书,然后是总裁特别助理,现在头衔上又加了一个高级经理,完整的称呼是“高级经理总裁特别助理张小薇女士”。在中州实业和已经部分解体的江吴集团,张小薇的地位蒸蒸日上,即使是楼铮永王永刚冯一眉这样的元老级高管对她都客客气气,更不用说一般的副总。偶尔和以前的中学大学同学聚会,大家都说她身上“女强人”的气质愈发严重,怎么掩盖也掩盖不了。从这方面讲,张小薇最喜欢张谦的一点,便是他对她的看法态度似乎从没有变过,好像她从不曾变过,还是那个在宁大中文系苦读的女孩儿。

还有不到两周就要结婚了,江之寒征求过她的意见,帮她预订了欧洲十四日游的蜜月旅行,是给她的一揽子结婚礼物之一。这两天,张小薇天天加班到很晚,确保在休假之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清楚,保证不会影响公司的运作。

和司机小王说声谢谢,她进了小区的门,走到右边第二栋,上了五楼。刚敲了一下,门便开了,张谦露出个头,嘴里埋怨道:“怎么回事,今天比昨天还要晚?”

张小薇笑笑,“和美国有个电话会议,为了将就那边的时间安排,只好晚了一些。”看到桌子上已经放好的菜,她像小女孩儿一样欢欣鼓舞,“呀,看起来好好吃,我饿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