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79章 七中谈心

大概是因为期末考试就在眼前,周末的操场上没有几个人,显得有几分寂寥。江之寒和温凝萃坐在七中大操场边上的石阶上,周围是光秃秃的树,和空荡荡的地。

江之寒没有想到,温凝萃让他陪着来闲逛的地方竟然是七中,他们曾经的母校。坐在石阶上,能感受到冬天的阴冷和女孩儿的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打破了沉默,说:“高二那年夏天,就是在这里……准确的说,就在你前面往下那个台阶,倪裳同我说,我们分手吧,归根到底我们并不是一路人。在你往前的路上,会有很多别的女生在等着你的。”

温凝萃似乎是笑了一下,“起码……她预测的并没有错。”

江之寒看着前方,轻轻的说:“我那天把外面穿的一件夹克扔在地上,说要和她从此不再有交集。那件夹克,是她送给我的唯一一件衣服……后来呢,我从这里往家里走,在路上遇到了你……”

温凝萃忽然问:“那件夹克呢?”

江之寒苦笑了一声,“我后来又拿回去了。”

温凝萃瘪了瘪嘴,说:“你们俩那时候偷偷摸摸的谈恋爱,我应该是最早发现的人之一吧。”

江之寒点头,“所以我说你是FBI的人。”

温凝萃同样看着前方没有看他,“其实呢,我以前虽然和顾望山来往多一点,但你是第一个当面拿我们俩开玩笑的人。”

江之寒偏头看了她一眼,“是吗?……那是我的罪过了。”

温凝萃忽然一笑,“好像有些奇妙……我们俩是彼此失败初恋从头到尾的见证者。”

江之寒补充道:“而且在那个过程中,我们还一直鼓励对方,不要放弃哦,要坚持,坚持就能成功的。”

温凝萃说:“你说,二十五六的时候还在谈论初恋这个话题,是不是有些可笑?”

江之寒说:“还好吧,如果是三十五六的话,就真的糟糕了些。”

温凝萃看着他,“不好笑吗?”她似乎真的觉得这是件好笑的事儿,忽然有些神经质的笑起来,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咯咯的笑个不停。

江之寒看着她,看着她莫名的神经质的傻笑,然后脸上忽然有了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般,在脸颊上划过两道痕迹。他从兜里摸出一张纸巾,默默的递给她。温凝萃拿着纸巾,胡乱的在脸上抹了几下,说:“阿姨终于还是走了……”

江之寒柔声道:“我听说她最后挺痛苦的,这其实也算是一次解脱。”

温凝萃嗯了一声,眨了眨眼,小声说道:“你知道吗?……我妈年轻的时候,她自己也这么说,她年轻的时候和我的性子特别像。”

江之寒笑道:“这是什么话?应该是你继承了她才对。”

温凝萃道:“总之呢,她性子有些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说话做事都不喜欢绕弯子。后来和爸爸住到七中这边来以后,才变得越来越静气。文阿姨不一样,在我的印象中她一直以来都是那么静气,那么舒缓,好像不管外面打雷下雨发生什么事儿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身上有种气质,大概是和出生和从小的教养有关系,是学不来的。我听我妈说,文阿姨的父亲以前是有名的儒将,诗词书法都很了得,大概对她有很多的熏陶吧。很多人都说,她性子冷,太清高,很难接近,但我从来没有这么觉得。大概是因为她和我妈很早就是要好的朋友,从小到大在我眼里心里她都非常的亲切……顾望山他……心里原本喜欢的就是他妈这样性格的女生,所以其它就是假的,什么不想安定,不相信婚姻,那些不过都是借口。对于你们男生来说,那些都是借口,只因为你不是可以让他改变主意的那个人罢了。”

江之寒抿抿嘴,没有评论。

温凝萃轻轻叹了口气,“阿姨去世,让我感到有些人世无常,我妈这两天也有很多感慨。”

江之寒微微点头,“嗯,我理解……”

温凝萃抬起头看着他,忽然问道:“那个许箐,你认识吧?”

江之寒愣了愣,说:“认识。”

温凝萃问:“打过很多交道?”

江之寒摇头,“我的公司开始的时候,和她不得不打了些交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她提出来占我们公司过半的股份,为这事儿我还找你妈问过怎么办,后来还是文阿姨出头才把事情摆平的。这两年,交道打的少了,直接碰面的机会几乎没有。她们那个公司和我们还有些业务来往,不过不瞒你,基本上主要是一些虚头的业务,这样我们可以每年打些钱到他们账上,也算是感谢顾司令这些年的一些照拂之情。”

温凝萃盯着他,“你知道她是顾望山他爸的情人?”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文阿姨也知道?”

温凝萃轻轻哼了一声,“你以为呢?高一那年阿姨做手术,顾望山请了假去陪她,好像他爸那时候和许箐开始走到一起的。阿姨原本好像不知道,回中州疗养的时候有人透了消息给她,她当时挺伤心的。有人说,那是许箐故意让她认识的人把消息透露出来的。”

江之寒问:“胆儿这么大!想干什么呢?”

温凝萃不屑道:“想气死原配,自己早日扶正呗。让你知道你在动手术治疗癌症的时候,你丈夫正和我好着呢,轮到谁都会气得半死吧。”

江之寒又问:“这是文阿姨告诉你妈的?”他原本以为家丑不可外扬,即使关系再亲密,文阿姨也不会和黄阿姨详说这件事情。

温凝萃说:“这样的事儿,以阿姨的性子,本来是不太会和我妈说起的。但上个月在医院的时候,她和我妈长谈过一次。她那时候身体已经很虚弱,所以每次只能说一会儿的话,足足说了三天才说完。具体什么事情,我妈连我都没有说。不过大体上应该是她留下了些东西给顾望山,又有些不放心他现在这个样子,所以要找几个长辈托付一番。我想,大概是因为这个,她才会把某些事情的前因后果仔细讲给我妈听。”

江之寒微微点头。

温凝萃看着他,“你大概是从顾望山那里听说的吧……”

江之寒说:“嗯……有一次,你应该不知道,就是文阿姨复发住院的那次,小顾和她在地下停车场里有过冲突,小顾很冲动,把枪都拔出来了。”

温凝萃说:“在顾望山的心里,阿姨是一般死于癌症,一半死在许箐这个女人手上的……阿姨也许是他这一辈子唯一真正在乎的人,所以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江之寒说:“虽然我不敢肯定,但文阿姨去世了,兴许姓许的真能被扶正了呢,人家也熬了这么多年过来,这些年又帮顾司令打点生意和财务上的事。我看小顾他爸对她还是极为信任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小顾除了给她几个白眼,能做的也有限。”

温凝萃道:“你还不了解顾望山这个人?他就算去死,也会阻止这件事发生的。”

江之寒摇头说:“这几年他和他老爹关系越发的疏远,即使有心也是无力啊。”

温凝萃看了他半晌,“我想……他一定会来找你出主意的。”

江之寒皱皱眉,“我?……我更是无能为力。”

温凝萃问:“你会帮他吗?”

江之寒带着几分愕然,“你……是来劝我帮他的?可是就算我想帮,也没什么法子啊。”

温凝萃说:“其实我想说的是……小心些,不要轻易卷进他们的对立中去。他这个人,很可能采取些激烈的手段,别人怎么劝都不一定劝得住。但不管他干什么,他还是他老爸的儿子,这件事情永远改变不了。如果你擅自卷到这事情里,一旦发生什么,反而是最脱不了干系的人。”

江之寒张了张嘴,忽然有些困惑,不清楚温凝萃今天和他这一番话到头来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

北山坡的这片新建别墅区,最好的单元之一就是温凝萃的家。温校长原本还有些顾虑流言,但黄阿姨说花的是我的钱又不是你的,你有什么好顾虑的,再加上温凝萃回来看了说极喜欢靠北边的那一栋,他便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

江之寒和温凝萃走在花木之间。即使在寒冬,四季常青的树木依然生机盎然。沿着青石砌成的小路蜿蜒向上,转过一处花圃,前面现出一片空地,当中有一个雕塑。

温凝萃停下脚步,偏头看了身边的男子一眼,“我第一眼看见这雕塑,就喜欢的很,又隐隐觉得熟悉,却一直没有想起这居然是她……”

江之寒扁扁嘴,不置可否的笑笑。

温凝萃说:“直到有一次,林墨来我家玩。我和她在这里散步,评论起这雕塑,说感到很亲切。她便很神秘高深的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一刻忽然就开窍了,说……哦,原来是她,难怪难怪……”

江之寒耸耸肩。

温凝萃叹了口气,“这是你纪念你初恋结束的方式?”不等他回答,她接着说道:“说实在的,如果真的需要一个句号需要一个纪念的话,我找不出比这更好的东西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