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78章 小顾的未婚妻

温凝萃现在就职总部搬迁到沪宁的江黄地产,职务是总经理特别助理。江黄地产的前身是江之寒和冯承恩共同出资注册的汉江公司,后来一度并入江吴集团公司。经过最近的一轮资产重组,它重新剥离出来,便是现在独立的江黄地产。几番变动以后,公司的资本结构有了相当大的变化,江之寒通过在开曼群岛注册的投资公司拥有公司超过百分之六十的股权。公司现任的总经理是很早就跟着江之寒打天下的老人,多年前负责开发天府花园的陈征。

如果让职业经理人来评价江之寒的商业运作,大概最可能受诟病的一点便是任人唯亲。这其中的例子原有当年的吴茵。研究生还未毕业,就被江之寒当作未来的总经理培养。刚从学校出来,便担任了偌大的江吴集团的常务副总裁。温凝萃是另一个典型。早在她大四的时候,江之寒便让汉江沪宁分公司的经理多在职位上留任一年,主要的目的便是手把手的引领温凝萃熟悉相关的业务和管理流程。几年以后,温凝萃已经从沪宁分公司的经理提升为整个江黄的总经理助理,没有人怀疑这只是她将来执掌公司的前奏曲。

幸运的是,江之寒身边的这些“亲人”都兼具天赋和刻苦,被赶鸭子上架后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反而凸显出他的慧眼识人。

以前江之寒和温凝萃开玩笑,说第一次看见她温柔贤淑的一面便是当年第一次去顾望山家里做客,她在小顾的妈妈面前简直是淑女中的淑女,说话温温柔柔的,让人简直不敢相认。文阿姨是最乐意见到儿子和温凝萃走到一起的人,这个女孩她是看着她出生长大,很喜欢她的脾气性格。而温凝萃对她的亲近,在江之寒心里揣测,应该不完全是因为小顾的原因,凝萃并不是那种很会强颜欢笑去讨好不喜欢的人的类型。

看着散去的人群之后女孩儿一个人孤独的伫立在棺木前的背影,江之寒忽然有一种心有戚戚焉的感觉,似乎他完全能体会她现在的感受,有那么一点儿像几年前他和关山河两人站在师父新墓前的那一幅景象。

在她身后站了好一会儿,女孩儿似乎陷入自己的世界,完全没有察觉。直到江之寒轻轻的嘿了一声,她才慢慢转过头来。二十五岁的温凝萃,出落的亭亭玉立,和江之寒几乎同样的高度,还是拜她今天只穿了平底鞋的缘故。

她穿了件很素淡的白色外套,下面是黑色的裤子和鞋。圆圆的眼珠似乎花了些时候才聚焦到眼前的人身上。她很突兀的问:“下午有事吗?”

江之寒略微愣了一愣,摇摇头。

温凝萃带着丝恳求的眼光,“陪我出去走走?”

江之寒轻轻嗯了一声。

温凝萃说:“那走吧……”

江之寒扬扬眉毛,“现在?”

他迎上女孩儿的目光,点头道:“好……我去和小顾打个招呼。”转头四顾,在人群中看到顾望山挺拔的身影。在他身边,静静的站着一位身着黑衣的俏丽女生,短发,素面,带着些英气勃勃的气质。

江之寒在仪式开始的时候便注意到她,她一直站在顾望山身边,和亲属朋友们都在第一排。他偏头问温凝萃,“那是小顾妈妈家的亲戚?”

温凝萃嘴角勾出一个弧度,“你不认识她?”

江之寒摇头。

温凝萃说:“顾望山没有告诉过你,那是她的未婚妻?”

饶是江之寒久经风浪,也不由大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温凝萃似乎看着别处,“他们本来准备赶在年前结婚呢,没想到……没想到阿姨走的那么快!”

江之寒抓住她一只胳膊,“等等……你等等,我前两三个月还成天和小顾在青州一起混,怎么从没听他提起过一句?”

温凝萃看着他,脸上似乎有一点若有若无的笑容,“有些惊讶?……你们俩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无话不说?”

江之寒转头又看了那个女孩儿一眼,收回眼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温凝萃淡淡的说:“认识吗?他们认识好一阵了吧……至于谈婚论嫁,好像是最近这个月的事。”

江之寒呼出口气,“是……文阿姨最后的希望?”

温凝萃摇摇头,“我见到阿姨的时候,她已经说不出话了。”

江之寒似乎没有听见她的话。小顾要结婚啦?带着他突然从天而降的未婚妻?为什么他连一个字都没有听他提起过?他心里一时间闪过无数的问题,有些理不清头绪。

转过头,他问温凝萃,“这又是他从哪里拐来的女孩子?”

温凝萃淡淡一笑,“你就错了吧……这个女孩儿的家里来头可比他还要厉害。她父亲是现在宁北军区的副司令员。”

在江之寒心里,顾望山和结婚这两个词是从来不会出现在同一个句子里的。从某种程度上,他理解他的某些想法:对婚姻没有任何信心【拜他父亲所赐】,还远未到想过要停下来和同一个女人过几十年的时候,如此等等。有时候,江之寒也预想过,会不会在某一年的某一天姓顾的家伙终于想要有个归宿停下来,如果凝萃还在耐心的等他,他们还会有在一起的可能吗?在温凝萃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出来这个家伙会可能和谁常年的呆在一起。

但他竟然要结婚了,而且结婚的对象竟然是政治联姻的典型。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父亲的愿望,他母亲的意志,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既然连这个未婚妻的存在他都从未提起过哪怕一句一字,很显然的他并不想和自己讨论这个问题。

忽然间,江之寒有了个很奇怪的问题:冯承恩知道这事儿吗?小顾可有告诉他?如果小顾和他仔细讨论过,那……难道在他心里和冯大少更亲近一些?或者是,他们才是真的一路人。无论是富还是贵,才能真正理解彼此的家庭,出生,成长,和归宿。

江之寒忍不住远远的又看了顾望山和他身畔的女孩儿一眼。坦率的说,那女孩儿给人的第一印象非常的好:干净,端庄,沉稳,自信。在高大的小顾反衬下,更显出几分小鸟依人的柔弱。

江之寒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忽然间,他似乎觉得这个叫他师兄,因为一辆吉安特认识结缘的老朋友有那么一点点陌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