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75章 若能迟相逢

万米高空,蓝天在上,白云在下。从机窗往外看,阳光灿烂的有些不真实。江之寒收回远眺的目光,重新回到面前的超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那里有他上飞机前刚从信箱里下载下来的一封邮件,是林墨前几天写给他的,

哥,

前几天【】到青州来玩儿,本科的时候她来过一次,不过就呆了两天,因为要上课的原因。这一次,她是出差过来的,在这边培训两周。培训其实很空,她和她们经理关系挺好,所以多数时候都溜出来让我陪着她四处游玩。

她来之前,我还蛮期待的。你知道,高中的时候她算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后来进了大学,虽然也不时联系,终究有些生疏。几次假期回家一起聚会,我总觉得两个人越来越讲话讲不到一起,她关心的喜欢的东西我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反之亦然。我反省自己说,也许是我太挑剔了,或者太老啦【?】,所以合不上她的节拍。这次她来之前,我心里想,有时间比较久的在一起,也许能多说说以前高中的趣事,找回当时的情谊和相知的感觉。

可惜,终究是不行的。她走的前天晚上,我们就在媛媛姐的屋里彻夜长谈。她忽然说,墨墨,你变了。我问她,我怎么变了?她回答道,变得好像挺陌生的,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你开心的是什么,讨厌的是什么。我说,我还和高中时一样啊!她说,我觉得不一样了,你现在一定觉得我特肤浅特无聊吧。我发誓说,才没有呢,你觉得我无聊也许是真的……

总之呢,如果说还有一丝默契的话,这也许是我们俩之间残存的那一点点吧。不约而同的,我们都感觉到了对方的陌生。

那天晚上,她很快睡着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想起很多高中时的往事,有趣的胡闹的煽情的,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没有睡意。扪心自问,我也许变了一些,但我还是我啊,我还想把她当最好的朋友,想对她倾诉心事来着,但怎么就是再也对不上节拍了吗?难道真的是她变了,抑或是时间流过,环境变了,一切都变了。

这两天,去食堂打饭的路上,我偶然想起这事儿,心里总觉得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你曾经说,人生是一路旅程,一路会认识很多人,但结伴一生的少之又少。大部分的人,一起走过一段,便是了不起的缘分。

但我回想起【】,心里总觉得充满了遗憾。两个人需要那么大的机遇相识,花了那么多的时间相知,难道一定注定要分开。或者说即使没有分开,即使偶然相见,却注定会日复一日的生疏?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好希望能晚认识她四年。那么,我们现在还是那对知心的朋友,不是吗?

我知道这想法有些傻,但真的,这就是我上一周最大的感慨,愿你得知。

祝 平安

林墨

自从上次带着程贞见过一次林墨,江之寒又有好久没有见过她了。但那次聚会以后,林墨忽然开始给他写Email,大概每周都有一封,有时候很短的两三句,有时候会天马行空的抒发番感想,刻薄一下某个人,如同通常的林墨。江之寒几乎每封信都回,虽然通常比较短,除了例行公事的关心一下她的学习生活,问候一下林叔叔和古老师,没有太多的实际内容。

但林墨的Email还是会准时的到,每周的周日或者周一。而两个人之间的邮件往来,似乎成了他们之间残存的最后一丝联系,轻轻的悬挂在那里。

江之寒又读了一遍那信,心里有一些波动。林墨写的是她高中时最好的朋友,但也许她心里想的不止是她,还有一个叫江之寒的“哥哥”。

如果注定现在会生疏,那么……我期望我们能晚认识三五年。如果那样的话,我们现在应该还是亲密无间,无话不谈的吧?

江之寒轻轻的叹了口气,侧头看,外面万里晴空似乎忽然间也阴暗了许多。

※※※

老远的,江之寒便看见树下站着的女孩儿。她穿一身浅粉色的羽绒服,活像一只刚冬眠睡醒的小熊,粉粉的非常可爱。

走到近处,林墨才看到他,挥手摇了摇。

江之寒走到她身前,笑着说:“你眼睛比以前近视了吧,这么近才看到。可要小心,别什么时候需要去配眼镜。”

林墨嘟嘟嘴,“我上课时有时候戴150度的眼镜,你不知道吗?”

江之寒啊了一声,说道:“那可要更加小心……嗯,肚子饿了,去哪里吃饭?”

林墨说:“我这两个月多半去教工食堂,你想去重温一下青大的时光?”

江之寒笑了笑,“那感情好。”和她并肩往校外走去。

林墨偏头看了他一眼,“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怎么忽然让罗叔叔跑到学校来找我。”

江之寒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打你的手机打不通。”

林墨狡黠的一笑,“那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了,忽然想起要给我打手机?”言外之意,上次你打我的手机是什么时候的事啦?

江之寒避重就轻,反问她,“你手机怎么了?”

林墨答道:“你给我那个手机坏了……我拿去修,那边看了半天,说修不好了,让我买个新的。我不太相信他,又换了一家,结果……结果还是一样。”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那手机这么多年,也差不多该坏了。就买个新的吧!”

林墨嗯了一声。说话间,两个人已经到了教工食堂的门口。像是以前一样,拿食堂里的盘子和碗打了饭菜,找了个偏僻的座位坐下来。江之寒忽然想起什么,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对了,我刚从羊城回来,这是你思宜姐让我给你捎来的东西。”

林墨接到手里,略微看了一阵,却并没有打开,“我正好晚上要给思宜姐打电话……哥,你来的正巧,我有件事想找思宜姐帮忙,但想想还是先问问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