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73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上】

江之寒轻轻摇着手里的红酒杯,说道:“很早以前,我同你说过,风险总是和收益成正比的。这些年来,我始终还坚持这个看法。有时候呢,我们做成了一件事,回头看会以为风险很小,那也许是个错觉。你也许不知道,我这些年一直心怀恐惧。为什么呢?因为在生意上实在是太一帆风顺,几乎没有栽过大的跟头。有好几次进入新的行业,很有些两眼一抹黑的赌博的味道,但到头来结果都不错。这里面,有时候是战略的大方向看的不错,有时候是能够遇到贵人,但总之每次都是有惊无险。我总觉得呀……这不太正常。你看看我的个人生活,充满了挫折和无奈,我倒觉得这比较正常。”

对面的女孩儿噗嗤一笑,“受虐狂。”

江之寒出神的注视着杯子里的红色液体,“真的,从概率论的角度上来说呢,总是有一个错失的几率。就像俗话所说,久走夜路必遇鬼,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有些时候搞成了,很多风险就被掩盖被忽略掉,以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是吧?其实呢,不管是政策法规上面的风险,还是财务市场上面的风险,我们现在介入的有一部分生意都相当的大。正因为这个原因,我现在正在做一件事儿,就是把江吴集团重新分拆开来……”

伍思宜好像有些不胜酒力,她懒懒的问:“为什么啊?”

江之寒沉吟道:“其实也说不上太大的道理,更多的是一个直觉。现在和中州有关的生意,我都整合到中州实业里面去。在我们老家,我的根比较深,我还是比较放心的。江吴呢,情况稍稍有些不同。你知道,我这几年投资纳斯达克,收益相当的不错。从投资的角度讲,分散投资是永远的基本准则。遵循这个准则,我把相当一部分资金都移到国外,然后一部分再投回来。除了在美国的C﹠J和一家物流公司,我现在和袁媛的老爸在加拿大合资注册了一家公司,他在那边华人圈子里黑白两道都很吃的通。其它的呢,我在开曼群岛和百慕大那边也注册了三个投资公司,那边的商业税率非常的优惠。嗯……对,在香港还有一家和你姑姑一起注资的。以前江吴下面的一些产业,我现在都通过这几家投资公司控制股权。反正这方面的操作,都是大师姐在帮我一手操办。”他叹了口气,“江吴江吴……我本来是想把剩下的大部分都转给小茵的,不过后来也想通了,她那个性子,一定是不会要的,所以还不如拆了……”

伍思宜问:“她为什么去冯大少的公司当经理去了?”

江之寒一瞪眼,“她离开老家啦?我怎么没听Andrew提起过!”

话音刚落,伍思宜放在沙发上的手机振动起来。她拿起来,瞥了一眼屏幕上的短信,皱了皱眉,把它扔在一边儿。

江之寒看着她,心里揣摩着短信的来源。看她面色不愉,自顾自的又喝了口酒,便把关于吴茵的疑问压在心头,想着明天一早给Andrew打个电话问一下是什么情况。

伍思宜伸手去抓酒瓶,江之寒眼疾手快,先她一步把酒瓶拿到自己这边儿,摇头说:“思宜,今天喝的差不多了。”

伍思宜撅起嘴,摊着手,像个要糖果的小孩儿,“给我!”

江之寒笑道:“喝醉了的样子会很难看的……”

伍思宜嗔道:“你见过吗?”

江之寒摇头。

伍思宜说:“那今天就见见,看是满地打滚呢,还是唱歌跳舞?”

江之寒转开话题,“嗯……小张的短信?”

伍思宜瞪了他一眼,“是啊!约我出去呢,还有他妈也要去。你相信吗,居然还有他妈!”

江之寒问:“你去吗?”

伍思宜说:“你以为我是你啊!受虐狂……辱我一次还不够,我还要巴巴跑去被羞辱第二次?”她探过身子,一手抓住酒瓶,却被江之寒抓住了,抢不过手。

女孩儿怒道:“你是谁呀!凭什么不让我喝酒。”

江之寒苦笑。

伍思宜凶狠的,“你说,你是我谁呀?”

这句话好像击中了男子的某一个部位,他手一松,酒瓶被抢了过去。伍思宜得意的哼哼了两声,给自己倒了杯酒。手有些抖,有几滴红色的液体洒在地上。

她举起杯子,对江之寒说:“这杯呢,敬你,之寒……我呀,要感谢你!”

江之寒凝视着她,“为什么?”

伍思宜说:“这些年来,我才真正的体会到,如果有一个你不爱的人对你很好,其实是个很大的负担。你那时候也不喜欢我,所以说,回头看,你对我还是很不错的……”

江之寒张了张嘴,平时的机变却不知去了哪里,一时说不出话来。

伍思宜半睁着朦胧醉眼,“你知道我为什么拒绝他吗?这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有时候我也想,就这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但转念想来,那是不行的。如果我违了自己的心意,就为了感激或者是无可无不可,那注定会是一个悲剧。我可不希望他重走我的路子……如果我真的委委屈屈嫁给了他,以后多半是会后悔的,他多半也会后悔。我可不是倪裳那样道德观念极强的人,太委屈了自己说不定婚后那天就出墙了,嘻嘻,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江之寒看着她,眼里满是怜爱。

伍思宜喝了口酒,问他:“她凭什么打我?”

江之寒愣了愣,柔声说:“别和愚昧老太太一般见识。”

伍思宜摇着头,“我为什么不还手啊?”

江之寒柔声说:“思宜最善良了……”

伍思宜切了一声,“你当我是小孩子啊!”仰头把酒一口喝干。

江之寒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左手使了点力,把酒杯强行从她手里夺过来放在茶几上,右手抄起她的腰,把她抱起来,嘴里说:“乖,今天喝的差不多了,该睡觉了。”

伍思宜蜷在他怀里,活脱脱的像只波斯小猫,“我没醉。”

江之寒苦笑,“是的,我知道你没醉。”

伍思宜哼哼道:“我真的没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分拆江吴是吧?……那你在羊城经贸的股份怎么办,也要分拆吗?也要重组从国外控股吗?”

江之寒哄她道:“都给你。”

伍思宜腻声说:“我凭什么要你的呀?”

江之寒说:“好,那就都不给。”

伍思宜问:“怎么都行?”

江之寒答:“怎么都行。”

伍思宜问:“都听我的?”

江之寒用膝盖撞开卧室的门,走进去,把她放在柔软的硕大的床上,“嗯,都听你的……”

怀里的女孩儿忽然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在隔着他只有二十公分的地方,她睁开眼,里面全是眷念和柔情,“都听我的?……今晚不要走好吗,我好累,不想一个人睡。”

江之寒柔声说:“好,我等你睡着。”

女孩儿轻轻摇头,她嘟起红唇,凑近了,带着股浓浓的酒气,深深的吻上来。咿呀不清的,她说:“就今晚好吗?”

江之寒一手抚着她的头,良久才轻轻把她扳开,“思宜,你真的醉了……明天你醒来,会后悔的……”

女孩儿骄傲的一笑,“我做过的事儿,从不后悔。”

她把头靠进男子的颈窝处,似乎能感受到一种熟悉的气息,心里慢慢有些平静安乐。她伏在他怀里,说道:“我说过的,我可以拒绝你,但你不可以拒绝我的,你还记得吗?”

说那句话的时候,是一个明媚温暖的春天,他们还很年轻——年轻的让人羡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