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72章 夜谈

伍思宜的住处并不大,装修的不算豪奢。打开壁灯,却能感觉到几分家的温暖。女孩儿进了门,一抬脚,一只鞋飞起来,不知道落在地板的哪一处角落。再一抬脚,另一只鞋也消失不见。她赤着脚,有些歪歪扭扭的走到沙发处,便整个儿的窝了进去。硕大的沙发上有一只巨大的纯白的毛绒熊。她拍拍他的头,“我回来了……”,一脸温柔的样子。

这是江之寒第一次来伍思宜在羊城新买的住处。上次罗行长的生日,他只是在楼下等着。环目四顾,西面的墙上,挂着一副半人大小的肖像,赫然是她自个儿的写真。照片上,伍思宜面如桃花,眼若杏仁,笑意盈盈,顾盼有神。肌肤丰腴却不失细腻,正是女人一生最美好的时候,兼具女孩的纯真和女人的成熟。

江之寒刚抿嘴笑了笑,沙发上的伍思宜便睁开眼,问道:“你笑什么?”

江之寒转头,“照的很好……”

女孩儿不屑的哼了一声,“你是笑我很自恋吧?”

江之寒摇头,“天地良心,绝对没有……”他很殷勤的说:“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女孩儿也不客气,“冰箱里有鲜榨的芦荟汁。”

江之寒哦了一声,片刻的功夫,端着两个杯子走回客厅,给伍思宜的是芦荟汁,自己倒了一杯矿泉水。

伍思宜喝了一口,盯着他追问,“你到底在笑什么?”

江之寒摊摊手,“没有什么,真的……不过思宜,我确实有些惊讶,你原来喜欢大的毛绒玩具,还有拍肖像写真什么的。”

伍思宜歪着头看他,“那……你觉得我应该喜欢的是什么呢?”

江之寒一时被她问住了。这两年的伍思宜,对他来说,越来越像一个成功的挥斥方遒的商界强人。当然,生活里她仍然是一个知心的朋友,可以绝对信赖,可以倾吐心事,偶尔也会对他冷嘲热讽。但她想要的是什么呢?她喜欢的是什么?她的生活状态又如何?回头想来,自己知之不多,连小张求婚这么大的事件,在罗行长说出来之前她也只字未提。

八年前初识的时候,她还是那个有些懒散的父母刚离异的富家女孩儿,喜欢时尚,喜欢美食,喜欢星座,喜欢算命,喜欢娱乐八卦。但八年以后呢?江之寒不是那么肯定:时光流过,改变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

伍思宜忽然又说:“你到南边来,有什么特别的事?”

江之寒答道:“来和人谈笔生意。”

伍思宜问:“谈成了?”

江之寒说:“嗯,比我想象的收获还要大。”

伍思宜懒懒的问:“见不得光的生意?”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女孩儿的直觉他早有领教,但心里还是禁不住讶异,“哦,那倒也说不上……你怎么会这么想?”

伍思宜淡淡的说:“因为你这次行为很奇怪啊……忽然招呼都不打,便跑到公司里来。”

江之寒问道:“这很奇怪吗?一时兴起不可以吗?”

伍思宜头放在屈起的手上,“你知道吗,吴茵有一次和我说过,你才开始的时候,还挺喜欢做一些很即兴的事儿。譬如今天天气不错,不去上课了,骑车去哪里转转吧,或者来点儿小惊喜什么的。到了最后啊,却越来越少于那样了。我的分析是,这种情况呢,有两种可能,一,心思不在她身上,想着去哄新人去了。这二呢,就是人越来越老,越来越无趣啰……”

江之寒哑然失笑,“这么小的事儿,也能分析出这么一大堆来?”

伍思宜忽然浮出一个笑容,“看到越来越无趣的慢慢变老的过程,是很悲哀的一件事哦。”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不予置评。

女孩儿忽然建议道:“再喝点儿酒?”

江之寒问:“你确定?”

伍思宜嗯了一声,“今天蹦迪没有尽兴,这都怪你。你知道吗,蹦迪和喝酒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都能让人感觉到飞起来,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嗯,就是这样。”

江之寒走回来,手里拿着红酒瓶和两个杯子,替她斟了小半杯,递过去,“而且,说明你还没有老,还没有变得无趣。”

伍思宜白了他一眼,“女生和男生是不一样的……你们男的,当然不怕老,老了还有老了的魅力嘛,我们可不一样……你看,我每天对比着这幅写真,就能切身感受到我一天天变老的过程,是不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江之寒喝了一口酒,摇了摇头,“我发觉现在已经越来越跟不上你的思维了。”

伍思宜笑笑,“彼此彼此,那程贞又是怎么回事儿?”

江之寒啊了一声,没想到她会问起这个。但他也不瞒她,大概的讲了讲。

伍思宜沉吟了半晌,“上上周在香港遇到陆老先生,就是丰达集团那位,和Andrew的老爹是老相识了。他还无意间提起你们那块地的事情。陆老可是搞房地产的翘楚,他同我说,那块地的价值绝对被低估了,只要再过两三年,甚至不用那么久,大家都会发现的。”

江之寒哦了一声,“他这样说?”

伍思宜抿嘴一笑,“怎么,英雄所见略同?……不过呢,之寒,你也要想想,等到那块地飞升的时候,心里有怨气的人,想要多分一杯羹的人一定不少吧。这样的事啊,你还是应该让Andrew和小顾顶在前面,他们都是大大的有背景的人。你也许还不知道,Andrew的父亲马上说就要就任人大港澳区的副主任委员了,和政府的关系越来越深,他们大概是下定了决心要把商业重心移往内地。而你呢,最好还是别去当那出头鸟。”

江之寒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么做的。”

伍思宜嘟嘟嘴,“那最后呢,你把程贞怎么样啦?”

江之寒耸耸肩,“我能拿她怎样?”

女孩儿凝视他半晌,“你没有出钱送她去莱比锡?”

江之寒呵呵一笑,“怎么可能?”

伍思宜眨了眨眼,叹息了一声,“真让我失望……我原以为,你会更绅士更怜香惜玉一些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