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70章 我想嫁的人【下】

江之寒说:“我就是这么觉得的,因为身边的人给我那种印象。我爸我妈其实算中间很好的,但小摩擦小冲突也时常不断。我那时候就想,如果我结婚的话,一定不要勉强。如果勉强,不如一个人单过。”

伍思宜笑他,“你倒是想这个想的早。”

江之寒继续说:“回到你的问题,现在年代不同了,观念也不同了,而且大多数人都是自由恋爱,情况应该变化了不少。但我觉得呢,对于很多人来说,婚姻仍然首先是一个社会规范。就是说,到了某个年龄,如果你还没有结婚,你便不是这个社会的主流。因为这个,你周围的人,父母也好,师长也好,朋友也好,多半不会坐视,而是千方百计的要帮你解决这个问题,替你介绍朋友,时常催促你,该是结婚的时候了,再给你灌输一番结婚的好处。传宗接代,是人类动物性遗传下来的本能,是生平最大的事情之一。结婚也是生小孩儿的前提条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社会规范之中呢,也包含了很多实际的价值。譬如说对于男生,有个人在家里帮着洗衣做饭,总是件很好的事情吧。对于女的呢,有个伴儿能够解除孤独,有个臂膀可以依靠。两个人年纪大了,有个伴儿可以互相照顾,总好过一个人在家里病了也无人知道。所以呢,婚姻里面是有很多的功能效用的,传宗接代也好,相互依靠也好。”

伍思宜眸光似水,“听你说来,婚姻都是功能性的?”

江之寒道:“也不完全。即使是功能性的,你要找一个人大眼瞪小眼看一辈子,总会找个顺眼的,脾气合得来的吧,否则那是多大一个折磨啊!不过不是最近有研究说吗?所谓爱情,也是有物质基础的,不过是荷尔蒙的分泌。这倒很符合我们唯物主义的指导思想。而那荷尔蒙呢,据说最多只能分泌十八个月。那以后,便慢慢衰减越来越少最终消失了。所以很多人都说,婚姻是没法用爱情来维持的,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会慢慢的质变,最后变成像亲情一样的东西,才可以长久,才是过日子的基础。上次我还听到有人这么说,介绍认识有什么关系,婚前没有感情有什么关系,只要人好,都是可以结婚后慢慢培养的。既然最终要的不过是亲情一样的东西,在一起久了,互相关心帮助,兴许真的都是可以培养出来的。”

伍思宜眨眨眼,“这是你无聊的空口之谈,还是你对自己婚姻的规划?”

江之寒耸了耸肩,“我吗?我还没有来得及去考虑结婚这档子事儿呢。”

伍思宜问:“那什么时候才会去考虑呢?三十?四十?……六十?”抿嘴一笑。

江之寒说:“这个嘛,我觉得有点像佛家所谓的顿悟。或者说,你看过阿甘吧,他在外面长跑,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忽然有一天有一刻他停下来,说我要回家了,于是便回家了。应该我也会有那么一天那么一刻,忽然急迫的想停下来了,于是……”

伍思宜问:“今天之前,你从来没有想过停下来?”

江之寒皱眉思索了好久,“不太记得了。兴许有过吧,后来又放弃了。”

伍思宜正欲说话,坤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看了看,似乎犹豫了两秒钟,还是按了接听键,“嗯……我在外面呢……我没什么……你道什么歉,不关你的事。别想那么多了,我真的没什么……我这两天恐怕没有空……不是敷衍你,我这两天真的没有空……那好,你别往心里去,不过是件小事。那么,再见了……”

把手机放进包里,她抬头看去,江之寒转开了目光,正看着远处的街景。

伍思宜微微叹了口气,“小张他爸他八岁的时候得癌症走了,是他妈一个人养大的。他以前就说过,孤儿寡母常受欺负,所以他妈性子很烈。他今年三十四,上个月满的吧。在他们老家农村,早过了结婚生子的年纪。每次打电话回去,他妈都催他。大概后来被逼得太急,他就给她讲了……”

江之寒转过头,看进她的眼里,“无论怎么说,她今天凭什么打你?她打你了吧。”

伍思宜苦涩的笑了笑,“说我是狐狸精呢……说看不出我长的哪里好,怎么就诱惑到他儿子……说……算了,这些老太太的话,也没什么好重复的。”从小到大,今天是伍思宜第一次被人打。以她的性格,谁敢动她一根指头,她一定会从拳头到牙齿反击回去的,但今天她偏偏轻轻的把它忍了下来。

打在脸上的耳光再痛,几个小时后也会消散掉。但如果那疼痛浸入皮肤,潜到心里,却不是一时半日能够抹掉的痕迹。

江之寒低头沉吟了片刻,抬头看着她道:“你并没有做错什么,虽然很多事没办法用简单的对错来区分。”他似乎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所以又重复了一遍,“你并没有做错什么,要相信这一点!”

伍思宜看着他,忽然绽放出一个很淡很淡的笑,“之寒,其实我对婚姻的看法和你迥然不同。你说了那么一大堆,兴许是有道理的,兴许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但那不是我想要的。如果说到照顾生活,我可以照顾好自己,做饭家务,安排好生活,我并不需要别的一个人来帮我。我同样不需要谁来保护我,我可以保护我自己。我需要有人做伴,但不是随便有个人在身边,就可以解除你的寂寞的。大家都说小张好,有学历,有文化,有事业,脾气好,少说多做,对我也很好。这些都没错。”

她略略有些骄傲的仰着头,“可是……那并不是我想要的。就像你说的,每个人都应该有不同想要的东西吧,这大概属于个人选择的范畴。”

“我想要找的,”她悠悠的看着远处,“不过是一个能让我哭也让我笑的人,就这么简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