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67章 成功是偏执者的特权?【下】

成仁使劲吸了口烟,见对方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心里寻思了片刻,还是主动开口问道:“江先生怎么会有空到我们这个穷乡僻壤来?”

江之寒撇撇嘴,“我听说成管家最近去南边做大生意,特地过来看看有没有机会可以入个伙。”

成仁心里咯噔一跳,对方居然知道老伦的事情。他吐出口烟圈,心里飞快转着,不清楚他知道的有多深。

江之寒轻轻敲了敲桌子,“成管家确实是个人才啊,南边最近这么乱,居然一个人安全的回来了。”

江之寒半是讽刺的称呼他成管家,但成仁现在哪有功夫去计较这些细节。他笑了笑,说道:“江先生说笑了,你做的生意这么大,和咱们这些人不是一个档次的。”

江之寒笑了笑,“何妨说来听听?成管家去南边做的是什么生意呢?”

成仁摇头叹息,“不瞒您说,本想去边境帮人跑跑货,但人生地不熟的,啥也没干成就回来了。”这话说的倒是半真半假。

他抬起头看了江之寒一眼,很是诚恳的说:“不瞒您说,文小姐的事情后,姓朋的妈把我叫去训斥了一通,我顺水推舟就请辞了。咱们拿份工资,保人平安,但伤天害理的事情还是不想扯进去,那是要招报应的……”

江之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哦……如此说来,这样的事,你那天却是第一次遇到?”

成仁正色道:“以前不是没有一些女人,但不瞒您说,姓朋的虽然纨绔,但娘家有钱,老子家有权,出手也大方,多半女子是半推半就,极少数的吃了亏也不忘讨价还价,要拿点儿什么回去。文小姐这样的女子,我却是第一次见到。那以后,我常常睡觉做梦还会梦到。扪心自问,虽然我并没有任何伤害她的想法和行为,但也算做了一回帮凶,心里内疚的很,唉……所以不干了,给多少钱都不干了……”

江之寒隔着一层烟雾,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他的印象里,成仁是个果决狠辣但少言实干的人,没想到说起话来也是舌绽莲花,还真是一个人才啊!

偏头看了老周一眼,老周也不多话,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文件夹,隔空扔了过去。

成仁一手捞住,打开文件夹,只见里面有几页复印的文件。他略微翻了翻,心里已是波涛汹涌,但面上还是平静无波。翻到最后一页,看见左边第三个段落里的一个名字被人划了一个红圈:刘家伦。

他压住波动的情绪,抬头瞥了江之寒一眼,对方还是笑吟吟的,好像很有耐心。

成仁低下头,又扫了一眼那文件,看起来并不似作伪。老伦在野地里抛下自己一个人逃生,没想到还是被抓住了,还上了政府的被抓获集团骨干名单的内部通报。成仁心里念头百转,江之寒今天一定来意不善,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和老伦一起去的南方,所以推断自己是逃出来的漏网之鱼?那么,他能证明吗?或者说他需要证明吗?他来这里干什么呢?他又是如何知道这一切情况的?为什么自己前脚刚回到老家,他后脚就能找上门来?在他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但却没有时间一一去想个通透明白。

江之寒终于开口说道:“成管家虽然是个人才,但干事情最怕的就是跟错了人啊……先是姓朋的,这一回更糟糕跟了这个老伦。国家这次可是下了大决心,你知道吧,那附近十几个村子的骨干人员都被抓获了,该关的关,该杀的……决不手软,就要杀!呵呵,当今可是盛世,那容有那么无法无天的存在啊?”

成仁垂着头,似乎在做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良久,他抬起头来,说道:“江先生,不瞒您说,上次文小姐出事以后,我虽然不是他们核心圈子里的人,也听说了很多你的情况。不得不翘一翘大拇指啊,你和文小姐不过是师生朋友的关系,敢于为了她站出来和朋家打擂台。这个世上现在有情有义有担当的人太少了,有情有义有担当的人里面又要有能力有手段,这就是难上加难。我有一个疑问,不知道你能不能替我解答一下。你……一直在关注我的情况?”

江之寒点头。

成仁追问道:“这三四年一直在关注?”

江之寒轻笑了声,“要不……我今天能来的如此及时?”

成仁坐在那里,给自己又点了根烟,他觉得背脊上似乎渗出些汗来,对面这个小伙子,二十几岁的年纪,微笑着的温和面庞,居然为了那件事可以几年如一日的监视着自己这个配角的行踪,就为了……为了有一日能找出破绽,致命一击?

这是何等的隐忍和偏执!

他又扫了眼那文件,把它扔在地上,吐出口大大的烟圈,开口道:“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既然江先生孜孜不倦的跟了我这么久,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文小姐那件事,我确实做的唯一件事就是要保护姓朋的人生安全。文小姐拿电击棍伤了他以后,把他当作人质。但姓朋的虽然纨绔,有时候还是很阴狠的。他奋不顾身的从楼上滚下来,让文小姐失去了人质。我上楼的时候,是想控制住文小姐,我叫她不要冲动,但姓朋的在下面叫要叫所有的人都去奸了她。她害怕受辱,二话不说就跳了楼,事情就是这样的,我不敢说……”

江之寒打断他道:“如果你控制住了她,朋元涛真的要像他说的那么干,你难道会阻止他?”

成仁正色道:“叫他不要做的太过分,我是会说的。但我不敢说我会阻止他,没发生过的事情,空口无凭,说了都是空话。总而言之呢,这件事说我是个帮凶,我也没有太多可以辩解的。所以,江先生……如果你觉得你应该报复的话……”

江之寒打断他,冷笑道:“你这么说起来,好像我现在要构陷什么罪名报复你一样。我需要吗?”

成仁扔掉烟蒂,“这话说的不妥……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如果江先生以为我应该被惩罚的话,这一次你是有备而来,我就是这菜板上的肉,没什么可多说的……但如果,江先生以德报怨的话……”

他顿了顿,说道:“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我知道姓朋的很难啃,虽然我现在离开了,但我应该可以给你很大的一个帮助……”

江之寒扬扬眉毛,“我可以相信你?”

成仁一笑,“您不用相信我。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的把柄都在您手里,随时找个什么理由你都可以把我丢进去,我可没有上面的人护着。”

江之寒说:“那你不怕我用完了你,再把你丢进去?”

成仁道:“所以,我事先需要一个承诺。虽然我们曾经站在对立的立场上,但我早先说了,江先生是有情有义有担当有抱负的人,我就赌一把你的信誉。”

江之寒呵呵一笑,“想不到成管家不仅会打会办事,说话也厉害的紧啊……”

成仁说:“上次你站出来和他们对抗,我听说他们当时是仔细研究过你的,包括你的家世,你的生活习惯,你怎么发家的,有哪些关系,甚至公司的经营有没有违法乱纪的地方。到头来,好像也没拿到什么特别的马脚。这很难得啊,所以我相信江先生是一个有信誉的人。同样的,朋家有些情况,特别是朋元涛这个人的爱好和他的问题,我在他身边呆了四年多,应该比绝大多数人都知道的更清楚……不知道,江先生有没有兴趣听听我的想法?”

江之寒坐直了身子,“当然……我是商人。我们商人呢,最不会拒绝的便是谈判讲条件了,你不妨说来听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