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66章 成功是偏执者的特权?【中】

月黑风高,大体描述的就是这样的夜晚。在旷野里抬头望去,见不到一丝星光。人高的小树,还带着昨晚雨后的湿润,有一滴冰冷的水珠滴下来,正打在脖子上,让人不由自主的一哆嗦。

回头望去,远处似乎闪烁着些微弱的灯光,还隐隐有一声狗吠和人的叫声。但野地里的三个人已顾不得太多,他们一心想的是赶快离开这里,离的越远越好,越快越好。

成仁在漆黑的夜色里眯着眼,隔着几步远努力辨别前面领路的老伦的身影。终于到了林地的边缘,老伦勾着腰,像只野猫一样嗖的穿过马路。成仁辨别了一下方向,正准备跳到路上,忽然远处似乎传来些声响。他犹豫了片刻,拐角处忽然扫来一束强光。他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原地匍匐,趴在灌木丛中。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带着风声一辆装满士兵的越野卡车呼啸而过,然后是第二辆,第三辆……

成仁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他闭着眼,仿佛在那里死过去了一样。不知道为何,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图像居然是那个女孩儿从楼上跃下在空中飞舞的姿态。也许这就是命运?那不是第一次他看到姓朋的小子连蒙带骗,软硬兼施的拐来一个姑娘,但那却是第一次,他知道这世上还是有些人有常人没有的坚持和勇气。正因为那个叫文楚的女人,他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做那份工作的兴趣。也许冥冥中也正因为她,他鬼使神差的接了这份儿亡命的差事,把自己陷在这南疆边界的陌生之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似乎没有结尾的车队终于过去了。成仁一只耳朵贴着地,仔细的听了片刻,嗖的蹿起来,飞快的过了马路,压低了声音叫了两声老伦。

虫子在叫,似乎还有声鸟声,却没有任何人的回应。成仁又叫了一声,他耐心的等了两分钟,终于确定和他一起扛过枪嫖过娼同过乡也同过窗的老相识在生死关头弃他而去。在这要命的时候,熟悉地形的他当然是少一个累赘更容易脱身。更何况他也许就在附近便有另一个身份可以潜入到一般居民之间,带上他这个外乡人未免太招人眼目。

在漆黑无月的夜里,成仁忽然冷笑了一声。他自嘲的想,这个世界已经变了,无论是无法无天的前雇主,还是背信弃义的老战友,都不是可以依靠的家伙,或者说除了自己没有谁值得信任。他蹲下身,在背包里摸索了片刻,掏出一个小小的电筒,借着微弱的光,他又摸出一个便携的卫星定位仪。有备无患,向来是他做事的原则。而这一次,他的小心也许救回自己一条性命。

坐在潮湿的野地里,成仁确定好自己的方向。关上电筒,他闭着眼推敲了一下方向和计划,毫不犹豫的把兜里的手枪摸出来,扔在了草丛中。站起身,在黑夜里他开始移动,朝着亡命天涯的方向……

※※※

看到拐角处的小屋,成仁使劲吐了口气,就像沙漠里的旅人,在十几天干旱后终于发现了水源。

这个小屋,是他几年前买下来的,离老家的小屋很近。他保持着警惕,走到近处,装作像个路人般四周打量了一番,才折返回来,开了门,进到里面。好久不来,桌子上床上有了层薄薄的灰尘。他也不介意,随手抹了一把,便在床上躺了下来,心里忽然有些好像自己的神经过敏。

眯着眼把头枕在枕头上,他仔细的又想了一遍。这一次他是临时被老伦拉到那边去当他的保镖的,就算政府手上有需要剿灭的贩卖集团的名单,他也一定不在那上面。而老伦呢,即使他被抓住了,也没有道理把自己牵进去,因为从中他并得不到任何好处。对于他来说,这不过是一次极为背运的冒险,好在他走出了那块该死的地方,现在终于安全的回来,就权当那不过是一场噩梦罢了。

想着想着,成仁安下心来,沉沉的睡了过去。过去这两周,他连一个好觉都没有睡过,精神的疲倦已经到了极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从沉睡中醒过来。微微睁眼,似乎感觉到一丝亮光。他的脑子还是一片浆糊,反应很慢。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下一刻,他嗖的坐了起来,看着床对面的桌子边坐着的两个人。他们手里各拿着本书,好像正耐心的等他睡醒过来。

成仁使劲的摇了摇头,确定自己不在梦境之中。他的心怦怦狂跳着,但他努力没在脸上露出一丝慌张的神色。抬头看去,他忽然发现那个年轻的男子很是熟悉。两秒钟后,他认出了他,心里咯噔一跳,脸上却挤出个憨憨的笑容,“江先生?”他带着些不确定的招呼道。

江之寒很温和的微笑,“是我啊……我们才到一会儿,不急不急,您还可以再睡睡。”

成仁咳嗽了一声,站了起来,感到手脚还有些发软,大概是过度疲劳以后休息过久的缘故。他眼光扫过,江之寒身边的中年男子个头不高,但精悍强壮,一看便是个练家子。成仁回想起那天江之寒和朋元涛的一个保镖动手的情形,身手和自己相差不多,而他身边的男人应该不比他差。再说了,人家趁着他熟睡进了屋,却什么都没有干,耐心的等他醒来,一定是胸有成竹有恃无恐。

想通这一节,成仁老实的坐下来,便坐在床沿上。他从枕头边摸出一根烟,招呼道:“来一根?”

见对方摇头拒绝,他也不介意,拿起火机给自己点燃了,深深的吸了一口。

自己这个住处是没几个人知道的,江之寒怎会知晓?他又怎么会在自己刚从南边逃回来的时候出现?难道他一直找人跟着自己?那又是为了什么?成仁的脑子飞快的运转着,脸上却是一副享受吸烟的沉醉表情。

他和江之寒在过去只有一个联系,难道他还记着那事,还想着报复,或者是干些别的什么?看着桌子边温煦微笑如同老朋友的二十几岁年轻男子,他忽然觉得背脊有些凉飕飕的。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成仁吐出一口烟,心里意识到局势并不在自己掌控之中。他能做的,不过是静静等待对方的来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