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64章 把酒话离情【二】

吴茵似乎略微有些失神,“那天晚上,我坐在宿舍旁边的小树林里想自己的心事,无意中听到他和他大学里最好的一个朋友的一番话,对他似乎又多了些认识。他们走之后,我还坐在那里,傻傻的想了很多人很多事。那时候,我知道我想要改变,但自己似乎无能为力去改变那一切。我也知道你……你很愿意尽你之力帮助我,但你的事业刚刚开始,也举步维艰,我并不想成为别人的包袱。我才认识他的时候,他顺手帮了我一把。如果那时候他不在那里,我不敢肯定是不是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后来第二次见面,他提出个很荒唐的要求。很奇怪的,我当时很惊愕,但似乎并不是我想象的或者是自认为的那么愤怒。我出于本能拒绝了他,但那晚上在小树林里听到他的一番谈话以后,我又回去了,也许也是出于本能吧,或者我需要一个契机说服自己,但心底深处早就有了些萌动。”

女孩儿似乎露出个笑容,“那是不是我想象中的恋情的开始呢?……答案是,我其实以前并没有想过。真的,在那之前我几乎没想过那样的事情。我上大学以后,你定时的给我写信,我那时最要好的朋友陈裴有次开我的玩笑,说这是你在中学的追求者吧。你对他还不错哦,很少看你一直回一个男生的来信。我说不是,后来断断续续的我和她说起一些以前的事儿,但关于聪聪和家里那一部分我基本上没有谈起过。陈裴那时候对我说,男女之间不会有那么深厚而纯洁的友情的,其中一个人肯定是有超越友谊的想法,只不过另外一个人不知道或者更多的是装作不知道而已。那个晚上,我坐在小树林里,夜里的空气凉飕飕的,我问自己,你是有别的想法吗?我不过是装傻不知道吗?每次离开酒口镇的时候,我还是会拜托你尽可能的多照顾一下家里和聪聪,每次回去的时候你还是那个我能倾诉一些心事的人,那些都是在利用你吗?我……也不知道答案。”

梁浩长长的吐出口气,“小茵,你从来没有利用过我,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吴茵轻轻的说:“谢谢你……总之呢,和他开始的时候,我想的并不是一段爱情,我想要的不过是一种改变。如果一直生活在前二十年的那种生活和重负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疯掉或者是垮掉。但第一次和他出去,他带我去爬山,去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我们走到一块大石处,坐在那里俯瞰翠湖的美景。他从包里拿出前晚自己做好的凉面给我吃。那天的风很温暖,天特别的蓝。很奇怪的,我忽然觉得以前时时刻刻压在心头上的那块石头忽然松掉了,就这么趴在他肩膀上,一个还算是陌生人的肩膀上,就这么熟睡过去。那也许是我懂事以后睡的最好的一个觉,没有忧虑,也没有梦,什么都没有的空白一片。”

她微微垂下头,“这就是我们的开始……我一直有些遗憾的开始,似乎和金钱挂着关系,不是直奔纯洁美丽的爱情而去的。这两年来,我慢慢的想通了。人生没有尽如人意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兴许连这个开始都不会有,所以又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他是一个有些奇怪的和特别的人。我并不是他心里最深爱的那一个,但即便如此,只要在他身边,他便会习惯性的很好很温柔的照顾我,想着一些很细节的东西,那是这个世上从不曾有人替我想过的。时间慢慢的过去,我早就喜欢上他,希望着他也会每一天多爱我一点,直到有一天我真能替代他心中曾经最爱的那个人的位置。但……似乎终究是不成的。后来我犯了个很大的错误,因为什么呢?因为太想得到了,太不想失去了,所以心里就会有越来越多的惊惧和嫉妒,甚至是自卑和愤恨。自从和他在一起以后,我和你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了。虽然我从来不曾承诺过你什么,但我心底深处总觉得……就像陈裴说的那样,在两个人的关系中,总有一个人想要的是不同的却是没有得到的。这好像很不公平,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那时候一心一意的喜欢他,想要他完完全全的接受我,心里几乎没有别的东西,连努力工作也是为了那个目的。后来有一天,我看见他把他以前的女朋友搂进怀里,很温柔很温柔的安慰她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也许我永远取代不了他心中那个人的地位。开始的时候,我很是委屈,但转念想来,人与人之间,总是你欠我的,我又欠他的,何尝能真正说出个公平来,大家不过都在追求自己想要的那个东西。对他是那样,对我又何尝不是呢?不过是不同的人不同的事罢了……”

吴茵抬起眼,看着对面的男子,“后来我决定离开他,让他有机会去重新回到他心里最爱的人身边。我想,我要去哪里呢?留在青州是不行的。那一天,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你。记得那一年,你到青州来出差,住十几块钱的通铺,吃自带的干粮。我忍了好久,才没有劝你换个好点的宾馆。我心里真的好难过,觉得你实在太辛苦,而那种辛苦我曾经也经历过,所以更能感同身受。但我知道你一天到晚微笑的表面下,也是极其自傲的一个人,所以我什么都没有说,也从不曾说起要支援你一些钱之类的话。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有一年我们一起到乡下去,参与他的助学基金的一个假期活动。在那里,我见到很多极善良极聪明的小孩子,他们比我们长大的环境还糟糕很多。对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无论多么努力多么的有才智,很可能这辈子就只能留在那片荒山野岭,苦苦的维持生活的最基本要求。那一次之后,我觉得我也悟出了些什么。人和人并不是生来平等的。精神上我们可以是平等的,但生活中的机遇却并不是那样。我看着你经营你的公司,我一向知道你是极有天赋的,你的努力也有目共睹。但有时候人就缺乏一点机遇,缺乏一个能让才智发挥的更大的舞台。于是,我问自己,也许我可以帮帮他,也许我们可以共同创造出一个更大的舞台?所以,我选择回来做这个公司。很诚实的说,除了想要和家人在一起的原因,这是我想要为你做的一点点事情,我唯一能做到的。我们认识快二十年,你帮过我很多很多次,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但那些点点滴滴我从不曾忘记。这是我唯一能对你有所帮助的地方,所以……时至今日,我很欣慰的是,我从不曾看错,在新的台阶和舞台上,你做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好,不是吗?”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吴茵说:“你从不曾开口直接说过,所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否你想要的和我想要的并不一样。我们认识的时候,因为命运和心境,我确实没有任何要谈一场恋爱的想法。后来,我所有的心都给了他,再没办法回来了,所以……如果你真的有你想要的,我没办法给你。也许是因为这个吧,我总想做出些补偿,虽然可能在你眼里这些补偿无关轻重甚至荒唐可笑,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梁浩。”

终于,那标志性的微笑消失在梁浩的脸上。他有些呆呆的,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终于,他开口问她,“你还喜欢他吗?”

吴茵很坚定的点点头,“他改变了我整个的人生……他有钱,也许是他有能力做出改变的一个原因,但绝不是最主要的一个。他是很认真的替我设想,想让我重新找回自己的父母和哥哥,去重建一段新的关系。他让我建立一种真正的自信,去把握自己的生活。而这两件事,也许是我前二十几年人生中最重要最困扰我的事情。这三四年,我一日一日看着他的设想和我的努力终于开花结果,看到聪聪终于要结婚,看到父母真的把我当作女儿而不是儿子的附属品,你不知道那样的心情是如何的激荡。我曾经渴求过改变,但即使在我最甜美的梦里面,也不曾想过能有这么好的结果。所以,梁浩,他对我来说,就是那个踏着七彩云而来,替我打开一扇门,让我进入完全不同的一个新世界的人。因为这个,其它的都不那么重要。而你呢,……你并不比他差,所以你也一定能去改变一个女孩儿的人生,让她彻底的依恋你,信任你,全心全意的喜欢你。”

她忽然莞尔一笑,“譬如说今天下午那位红衣姑娘……”

举起酒杯,吴茵道:“为了所有的亏欠,为了所有的感谢,为了这么久的相识,也为了……我希望我们永远能是最好的朋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