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61章 阳光灿烂的日子

吴茵点头道:“我也觉得她人很好,本份但其实蛮能干,而且呢,还管的住聪聪,看着是能持好家的人。”

梁浩半开玩笑的说:“聪聪有进步,越发知道心灵美比外在美更重要。”

吴茵白了他一眼,“聪聪其实最需要的,是一个有耐心的人时时陪伴他,愿意进入他的世界,我觉得他找到了。”

梁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嗯……对了,这么好的消息,要不庆祝一下?”

吴茵展颜一笑,“你有空?”

梁浩伸了个懒腰,“你不是总教导我,钱是赚不完的吗?”

吴茵道:“你如果今天有空,我请你吃饭吧……正好今天爸妈带聪聪出门走亲戚去了。”

话音刚落,有两声急促的敲门声。梁浩说请进,门开处,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女孩儿风一般的冲进来,“喂,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她把左手从背后伸出来,很得意的摇了摇,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身后坐在沙发上的吴茵。

不等梁浩答她,她已经迫不及待的给出了答案,“喏,龙山的毛尖,我爸去那边出差,我特意让他绕路过去买的,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吗?”

梁浩说:“多谢。”笑的似乎有几分尴尬。

年轻女孩儿看出来了,她皱着眉,“怎么了?”心里很是委屈。

梁浩看着沙发上的吴茵,挤出一丝笑容,“小罗的父亲就是县里的罗科长,你是见过的,对我们帮助很大。”

红衣女孩儿蓦然转头,才看到沙发上坐着公司的副总。她脸略微红了红,旋即便梗着脖子,带着几分挑战的味道看着吴茵,“哦,吴总,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在谈事情。”

吴茵很温柔的笑起来,“没有没有,我们刚才也只是在闲聊而已。”

※※※

吴茵请梁浩吃饭的地方,不是在县城的餐馆里,而是在自己家。她出钱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新房给吴聪做婚房,小县城的房价现在还相当的便宜。吴聪结婚以后,吴父吴母计划搬过去和儿子媳妇同住,而原来的那套房子就留给吴茵。

围上围裙,吴茵把梁浩打发到书房上网,自己手脚很麻利的做了几个小菜。她开了一瓶新买的茅台,把梁浩从书房里叫出来,说道:“我做饭的水平有限,你就将就一点吧。”

回到酒口镇这两年的时间,吴茵和梁浩在外面陪客户吃饭的次数是相当不少,但两个人私下聚餐的时候寥寥可数。公司这两年销售渠道拓宽了,订单雪花一样的飘来,转过头又要忙着扩张产能,每天工作到晚上几乎是常态。不过这样的忙碌,大概十个人中有九个都是很欢迎的,因为带来的是难以言状的充实感和满足感。看到自己一手创下的小事业一天一天成长,就仿佛看到自己的小孩儿健健康康的长大一样,是世上最让人开心的事情。

梁浩仰头喝了一口酒,看过去,开着暖气的室内,女孩儿穿着件家居的薄毛衣,普通的式样,却是掩不住容光丽色。她脸蛋略有些红扑扑的,不知道是不是在厨房里忙碌的结果。吴茵回家这两年,梁浩终于有机会再一次的和她朝夕相处,就如当年在学校时一样。聪明如他,当然能感觉她的变化:虽然在为人交往上还保持着以前的风格,女孩儿处事比以前要果决强势很多。很容易的,你就能感觉到她的自信心,和她对自己命运的操控。

举着酒杯,梁浩忽然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二十年前转学后初识她的那一刻。小学三年级的吴茵,穿着很普通的衣服,却掩不住出脱的美人胚子。那个年代,在偏远的酒口镇男孩女孩还是分开坐的,更别说小小年纪谈恋爱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走在上学放学的路上,他远远的看着她,也许是平生第一次心里有种莫名的躁动,有些迷迷糊糊的东西奔涌而出,却具体抓不住,理解不了那是什么样的情感和悸动。

也许对性的压抑,会产生某种反作用。小学初中时的吴茵,最出名的不是她的漂亮或者好成绩,而是她有一个傻哥哥。学校里的男生甚至有人编了首顺口溜,在她路过的时候大声朗诵。很多年后,梁浩回忆起那时候的事情,觉得那也是小男生们求偶意识的某一种折射。

吴茵从小就不是容易接近的女生,学校里的男生背后议论,说她走路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微微扬着头,除了在老师面前几乎很少平视别人的眼睛。梁浩也曾小心翼翼不着痕迹的问起,侧面了解到关于她的很多故事和传说。

和她熟起来的契机是初三的某一天,梁浩走在路上遇到正在戏耍吴聪的几个男生。人性里面大抵确实有恶的一面,对于智商不如自己的非正常人,年轻的男生们不吝于表达自己的鄙夷和憎恶,完全没有来由的憎恶。那一天,梁浩站在吴聪身前,和三个同一届的男生对峙。双方动了手,他吃了点亏,但对方也没占到太大的便宜,因为在微笑谦逊的表面下梁浩是一个有股子狠劲的家伙。

如果说开始的遥遥一望更多是对于美丽外表的本能倾慕,和吴茵慢慢熟起来以后,梁浩心里渐渐的有了很强的保护欲。女孩儿几乎从没对他诉过苦,但他能了解她柔弱肩上的压力。十几岁的少年,曾经在校园那棵大树下低头发誓,要终其一生守护心目中最漂亮最温柔的女孩儿。

也许相对于古人的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他们相识的要晚了一些。但在梁浩心里,他们不折不扣的共享一段青梅竹马般共同长大的日子。

那是何等阳光灿烂的日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