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60章 最后一个弱点

凤阁的专用包厢里。

江之寒喝了口酒,结束了他的讲述。

惊讶的神色还挂在两位公子的脸上。大概的消化了半分钟,冯承恩提问道:“可是,程贞出现的时候,是在那次酒会上吧?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加入竞争啊。”

江之寒说:“未雨绸缪嘛。这说明,那时候他们已经想要进来插上一腿了。”

冯承恩问:“你什么时候发觉的?”

江之寒说:“这个不重要……其实,我一直以来,也只是有些……有些怀疑而已。我告诉你们这个,可不是说八卦给大家消遣的。我早就说过,对方一定有高人在后面策划。你看,他们深知我们的运作方式,呵呵,还深知我的弱点。所以,目前来看我们应该是胜出了,但还没到松懈的时候,即使到了拿到手那一天,也要时刻警惕着被人在后面暗算,损人不利己的烂事儿,这世上还真有些烂人乐此不疲。”

冯承恩似乎并不关心这个,“程贞呢?现在在哪里?被你关到密室里去了?”

江之寒白他一眼,“她回学校了,我先送的她。”

顾望山忍不住也加入这个话题,“她回学校去了?!……”

江之寒说:“是啊……她现在应该有很多事情需要担忧吧,我想是没胃口来和我们一起吃饭的。”

顾望山张了张嘴,“你准备怎么办?”

江之寒有些不解的,“什么怎么办?”

冯承恩说:“拿程贞怎么办啦?”

江之寒不紧不慢的,“客观上来说呢,我应该感谢她。没有她的帮助,我们也不能确信拿下这个竞标不是?不过从主观上来讲呢,我似乎没有感谢她的理由。她需要担心的可不是我。你说,要是你当了回蒋干,传回去一个错误的情报,导致了巨大的损失,姓张的会怎么办?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曹操的气度的。”

顾望山冷笑了一声,“那你准备怎么做,再英雄救美一次?”

江之寒摇头,“我实在没有这么做的理由,而且恐怕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两位,回到正题,我再次提醒一下,我们这次的对手很难缠,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

冯承恩玩笑道:“唉,知道你是我们的主心骨不是太难的事,注意搜集一下情报就行了。知道你喜欢女生,尤其是良家女子,呵呵,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远远看一眼就知道了。”

江之寒眯了眯眼,“但你们知道我喜欢拉小提琴的女生吗?或者……是穿白衣红裙的女生?你们知道我喜欢追求自己梦想的女生吗?或者是……喜欢吃煎饼果子的女生?还有,你知道我喜欢在家里办公吗?你知道我特别特别的喜欢做英雄救美的事情?你知道我书房的抽屉是没有锁的吗?”

顾望山和冯承恩都愣住了。

半晌,小顾问:“一切细节都是设计好的?”

江之寒耸了耸肩,“我但愿这些不过都是巧合。”

他站起身,“今天尽兴了,明天一早呢,我有些事要飞到南边去。所以,剩下的就拜托两位了。”他煞有介事的半鞠躬,挥挥手,出了包间的门。

在他身后,冯承恩评论道:“好像这家伙的最后一个弱点也消失了唉……”

顾望山撇撇嘴,“装的吧?”

冯承恩点头道:“那也是。是我的话,一定把那小女生关在密室里,好好的严刑拷打。”他忽然一拍桌子,“就想着怎么拷打小美女了,忘了告诉他一件重要的事。”

顾望山道:“什么事情,值得你一惊一乍的?”

冯承恩呵呵一笑,“我请吴茵出山做我们集团在大陆的一个分公司的总经理,她已经答应了。”

※※※

吴茵敲了两下门,听到请进,便推门走进去。梁浩埋头在文件里,大概以为是某个下属,并没有抬头看她。

她笑着说:“梁总,借用你五分钟时间?”

梁浩愕然抬头,愣了半晌,笑了起来,“今天有什么好事儿,你心情好的开起我的玩笑来了。”

吴茵伸手,手里拿着的居然是一包喜糖。

梁浩啊了一声,“这么快?”

吴茵嫣然一笑,把喜糖放在他办公桌上,退回到墙边的沙发上坐下来。房间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她把外套脱了,里面红色的毛衣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她说:“女方那边先办,算的黄道吉日是下个月十五号。还好南岛温度高,冬天办正合适。我们这边呢,吉日算下来是明年的正月二十八。至于扯结婚证,准备下个星期就去办了。”

梁浩说:“这么早就分发喜糖?”

吴茵笑道:“聪聪说了,你是很特别的,所以有两份喜糖,娘家那边的也给你一份。不过呢,你是不是要考虑送两份红包啊?”女子掩不住脸上的喜气,拿梁浩开玩笑说。

梁浩呵呵一笑,“那还用说?南岛婚宴那边如果需要劳动力,我下个月可以飞过去,没有问题的。”

吴茵半开玩笑的说:“谢了……不过梁总您的时间多宝贵,还是不要打扰你。”

难以察觉的,梁浩神色黯了一黯。在吴茵心中,他始终还是个外人。

他叹了口气,“不瞒你说,我以前怎么也没想到,我会比聪聪结婚还晚。”

吴茵很不服气的反驳他,“你难道比他大?”

梁浩呵呵笑了两声,心里道,几年前谁曾想他真能娶到一门媳妇儿呢!

他不想扫吴茵的兴致,于是说道:“聪聪这个准新娘,我看着很不错,人很靠得住。”吴聪这个未来的媳妇儿,长的远不如以前那个二丫。由于小儿麻痹症,走路的时候略有些跛。但吴茵和吴母对她印象都很好,觉得人老实可靠。吴聪的父亲最开始有些抗拒,但在老婆女儿的劝说下也慢慢的改变了主意。对他来说,毕竟传宗接代是最重要的事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