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59章 底牌

静山山脚的一处私人别墅。

二楼的书房里,围着桌子坐着五个人。房门紧闭着,里面烟雾缭绕。

一个三十几岁模样的胖子挥了挥手中的复印件,“老李,你这个东西到底可靠不可靠?”

叫老李的那位恭敬的回答他,“绝对是可靠的,张总。你看,这里面不仅有最终的出价,还有他们整个评估的过程,和后续开发的方案。其中有一部分内容,我们想了办法把对方上次提交给政府的文件弄出来复印了一份,和里面的内容完全符合,不是可以伪造出来的。”

张总说:“这只是那个江之寒的建议吧?冯承恩和顾望山是不是采纳,我看很难说。”

老李说:“张总,关于这个我们很仔细的研究过。在他们这三个人中,江之寒绝对是核心。不过他是平民家庭里出来的,没什么背景,需要冯承恩和顾望山给他提供资金和保护。但在他们这个合作关系里,他绝对是最重要的一个人。你想想看,那两个公子,成天游手好闲的,哪有那么多精力来管这些?我们接触过的人都说,在商业决定上,他们对江之寒绝对是言听计从。”

胖子转头问身边的年轻人,“张少,你怎么看?”

那人皱着眉头,“妈的,这个出价也太高了!我们还要不要赚钱?”

老李和颜悦色,耐心的解释:“张少,这个价确实比我们预想的要高。但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两件好事情。这第一呢,这块地的价值,也许比我们预估的还要高。我拿到这个报价以后,去江南和港台咨询了一下几个做这方面生意的朋友,他们都说有很大的利润空间。这第二呢,恰恰证明我们找来的这份文件的可靠性。据我们了解,江之寒这个人,做生意是极为小心谨慎的。他们如今知道我们的存在,想要在价格上压倒我们,一定会比平常出的更高一些。为了这个保险系数,把价格订的高一些是很正常的。这反而能证明,我们这个情报的真实性非常的高。”

张总说:“如果是这个价的话,我们的资金恐怕还有些缺口。”

那个年轻人不屑的皱了皱眉,“又不是要一次付清,你着急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妈的,我豁出去了,这次一定要得手,放点血也在所不惜。顾望山那个鸟人,老爹都要滚到京城去了,还想在这里捞一笔,老子就是看不惯他!”

老李恭恭敬敬的问:“那我们出什么价比较合适?”

年轻人啐了一口,“在这上面加一分钱,老子恶心死他!”

几个人都呵呵笑了起来。

※※※

竞标的地点在凯越大酒店的多功能厅。

今天其实主要是走个形式,材料事先都准备就绪,今天不过是正式递交的场合。至于结论,当然也不会是当场就宣布的。

尽管如此,顾望山和冯承恩还是穿的西装革履,很正规的来出席仪式。和相关的领导以及工作人员寒暄过一圈,两人回到前排的座位上,等一会儿有个简单的仪式。

冯承恩有些无聊,坐在那里抱怨,“这么重要的场合,之寒跑到哪里去了?”

顾望山说:“他今天陪小妹妹去赏桂花。”

冯承恩顿时来了兴趣,“哪个小妹妹?我见过没?”

顾望山说:“是青州艺校的一个拉小提琴的,才认识不久。”

冯承恩啧啧了两声,“她呀?对了,那小妹妹多大?”

顾望山说:“二十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冯承恩得得了两声,“他还真是名士风流啊他……”忽然闭上嘴,用肘子碰了顾望山一下。

顾望山转头,冯承恩努嘴说:“喏,那个姓张的正朝我们走过来。”

顾望山看了一眼,不屑的收回目光,“他好像是胜券在握的样子?”

冯承恩说:“这人虽然傻X,但你不觉得有些古怪?”

两人正小声议论,姓张的家伙已经走到他们面前。顾望山好像没看见他,侧头和冯承恩说着笑话。

张公子居高临下的冷冷看了坐着的两位一眼,哼了一声,说:“顾总,冯总,好大的魄力哟,居然把价格出到了这么高!”他噼里啪啦报出一串数字,然后抿紧了嘴,生恐漏过了对手的一丝反应。

顾望山愕然抬头,嘴巴张开,眼里有几分惊恐,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正想说点什么,冯承恩拉了一把他的袖子。两人对望了一样,都掩不住眼中的惊讶。

仔细观看了一番瞠目结舌的小顾,张公子哈哈干笑了两声,施施然的转头往自己的座位走,心里的满足感无与伦比。隔着两排,老李坐在那里,神情阴郁,很不满的看了眼张公子的背影。

顾望山压低了声音,“这个时候我们该干什么?”

冯承恩建议道:“气急败坏的打电话?”

顾望山站起身,“我正想同某人打电话。”

冯承恩跟着他站起来,两人踱步去了外面的观景露台。

顾望山放下手机,“没人接。”

冯承恩眼里还带着惊讶,“他怎么做到的?他怎么找到渠道把报价传到对方耳里,还能让他们深信不疑?”

顾望山摇摇头。

冯承恩思索了片刻,“难道是冯一眉和张小薇中的一位?”

顾望山沉吟着摇头,“除非她们脑袋秀逗了。”

冯承恩说:“也许中了美男计?”他哈哈干笑了两声,也知道这个推测实在太无聊。

※※※

白云路旁边的风荷公园,是青州赏桂的第一佳处。

因为不是周末,公园里的人还不算太多。今天的天气有些阴郁,太阳不知道躲在哪朵云后面,完全看不到踪迹。但公园里弥漫的桂花的沉郁的香气,还是若有实形,无处不在。

程贞拉着江之寒的一只手,有些心不在焉的走在桂花树下的小路上。

抬起头,她问道:“你工作这么忙,今天怎么有时间白天陪我出来?”

江之寒说:“今天恰好没什么事儿……其实是有件事儿,我们准备了很久的那个竞标的项目,今天是提交材料的时候。不过该做的都做了,其它的不过听天由命,我去了也没有用,索性偷懒出来玩一天。”

程贞看着他,“你是……很紧张?害怕没能中标?”

江之寒淡淡的一笑,“也还好……虽然我们前期投了好几百万进去,就为了做这个准备工作。但做生意嘛,有得有失,有胜有负,拿不到也不是世界末日。”

程贞眼睛亮了亮,“真的?”

江之寒笑道:“当然是真的。但说句自夸的话,要是我们能拿到这块地,对青州人民可是一个福音。那帮家伙啊,都是乱来,指不定被他们折腾成什么样子呢!”

程贞低下头,一不小心,踩空了一步阶梯。还好江之寒眼疾手快,一把握着她纤细的腰肢,把她抱起来。

他带着些爱怜责怪道:“你不是在低头看路吗,怎么还踩空了?”

程贞捂着胸口,好像惊魂未定一样。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你今天脸色有些发白,是不舒服?”

女孩儿摇头。

江之寒追问道:“家里,学校,有什么事吗?”

女孩儿摇头,怯怯的说:“没有。”

话音刚落,手机铃声响起来。

江之寒拿出手机,嗯嗯啊啊了几声。

程贞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衣角,因为用力有些发白。她试探着问:“公司有事?”

江之寒摆摆手,“没有没有,是小顾约吃饭,说我们竞标成功了。”

女孩儿的脸似乎更白了。她挤出一个笑容,“那……那是好事啊!”

江之寒笑道:“是啊,那家伙强压着高兴,其实一听就能听出来……对了,你今晚有课?”

女孩儿嗯了一声。

江之寒说:“那可真不巧。这样吧,我等会儿先送你回学校,再去和他们吃饭。”

女孩儿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江之寒叫她:“程贞!”

程贞像只受惊的小猫,全身都抖了一下。

江之寒问:“你真的没事儿?”

她飞快的摇了摇头。

江之寒看着她,放慢了语速,收起了笑容,几乎是一字一字的说:“程贞,你真的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女孩儿心里剧烈的跳了一下。她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她忽然发现,他好像隔的好远好远,并不是伸手便可以抓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