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58章 竞标

小会议室里,只坐着三个人:江之寒,顾望山,和冯承恩。冯顾二人翻看着厚厚的资料,江之寒坐在那里耐心的等待。

好一阵的功夫,两个人从文件里抬起头。

冯承恩说:“我觉得计划书非常的棒,真的,非常的翔实,而且可行性也强,包括后续资金筹措的细节都讲的那么仔细。”

顾望山合上文件,“我从来不怀疑这点,我们可以做出比他们好无数倍的开发文案。但现在的问题关键,也许并不在这里……”

冯承恩接道:“我来替小顾解释一下现在的大体情况吧……这次招标呢,虽说名义上是公开招标,但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插一脚的。即使从场面上来讲,招标书里有些地方讲的不是很明确,解释权都在那帮家伙手里。如果有谁不识相要硬插一脚,无论是资格论证,还是财务审查,要让他们出局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但自从凤岐集团表示要投标以后,这个事情就从我们一家独大,基本上变成了两虎相争的这么个局面。对方是很有能量的,所以才能生生的把原先的日期往后延迟了三个月,好准备相关的材料。夺标的标准呢,按照以前的说法,是结合投标的金额和对开发方案的审查这两个方面。要论后者,我相信凤岐是一定没办法和我们竞争的。我们准备了这么久,之寒在这方面又是经验丰富。我简直就怀疑,凤岐那帮家伙一定会购了这地,转手就卖给第三方,拿了钱走人。三个星期以前,招标方出了一个文件,之寒你也看过了,是一个所谓指引性文件,对规划做了很多限制,也提出了一个大体的方向性的框架建议。我和小顾一致认为,这个文件是替凤岐服务的。有了这么一个文件,他们只要领会到所谓的精神,随便交一份材料,就能弥补这方面和我们的差距。”

顾望山接下来说:“这个星期有新的风声,据说上面的意思是,只要给出的方案能领会文件的基本精神,最后选谁百分之九十九还是要看谁出价更高。”

冯承恩说:“我和小顾都不得不承认,从延期到新的精神出炉,我们已经输掉了两次战役。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的影响力和操控能力比我们这边的关系要更大。”

江之寒问:“你们的对策是?”

顾望山说:“我们当然表达了我们的不满,但能换回来的承诺只能是,如果我们竞标的价格更高,一定不会让我们被黑掉。其它的嘛,木已成舟,是没办法改变了。”

江之寒点头,“结果还不算太坏,但我们可能面临恶性的价格竞争啰?”

顾望山说:“我和凤岐的两个大股东都打过交道,就像Andrew说的,我不认为他们有任何完整的开发计划,应该是想着要倒买倒卖做一锤子买卖的。遇到我们,他们应该也在大呼倒霉。所以,我的判断是,他们出价不可能太高,否则就很难出手。要是烂在手里,那可就麻烦了。”

江之寒拿过手边的计算器,在上面噼噼啪啪输入一串数字,把计算器掉个头,推到两个人面前,“我们的报价也已经正式出来了……”

冯顾二人看了一眼,抬起头,惊讶的异口同声,“这么高?”

江之寒摇头道:“这一点都不高。我们研究了青州整个城市规划和发展的历史,尤其是最近这十年。由于有翠湖边上不能建高楼这个限制,青州的开发有一定的局限性。随着人口爆炸和商业腾飞,商业中心以一个明显的轨迹在从东南向西北移动。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五年后,也许用不了那么久,三年后,在细河区这一带,你再有权有钱,可能都没法拿到这么大这么整一块地。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它离城市商业中心会非常非常的近。以这个价格拿下来,即使不做开发转手卖出去,我相信有远见的投资者,包括你们香港来的,至少愿意在这上面再加八千万到一亿五千万的价。以那样的价格,他们还是几乎稳赚不赔的,除非政策方向出现大的变动。”

顾望山沉吟了片刻,“如果我们出的是这个价,我不相信凤岐会比我们高。那帮家伙,绝对没有这样的眼光和勇气!”

江之寒笑笑,“你这么肯定?”

顾望山正色道:“之寒,我可不是空口说白话。关于他们的背景,我是做了很多工作去调查的。”

江之寒微微点头,“如果他们这次志在必得呢?或者后面有高人指点?”

顾望山犹豫了一下。

冯承恩附和道:“之寒说的有道理。对方想尽各种招数,我想也花了不少敲门砖,才争取到这么一个条件,就是纯粹的和我们拼出价。那说明什么,说明他们有信心在出价上压倒我们。”

顾望山反驳他道:“Andrew,你看到之寒的出价之前,能想到他愿意出这个价吗?我真的不认为他们有胆量开出和这个相应的高价。你要知道,这里面不是没有风险的。后续开发做的不好,后续资金支持力度不够,变成烂尾楼,把地烂在自己手上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冯承恩说:“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江之寒沉吟了片刻,“我部分同意Andrew的评估。对方觉得没办法和我们拼方案,所以把重点放在价格竞争上。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有信心Outbid我们。”

顾望山说:“那你准备怎么办?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价?可是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底线,总不能无限的往上加吧。”

江之寒说:“小顾,你既然仔细研究过他们的背景,大概还认识很多深知他们为人的家伙。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他们恰好知道我们的出价,他们会出什么价?”

冯承恩一拍大腿,“是啊,他们路子这么野,要是当场拆开看了我们的价再出价,该如何是好?”

顾望山不屑道:“如果他们能一手遮天到这个地步,我们还玩什么玩,输了也输的心服口服。”

江之寒说:“小顾说的对,我相信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的。但小顾,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顾望山说:“大概会在上面再加上一块钱吧……气死你们这些狗日的,我给你说,那个小子就是这个性格,嚣张又爱占小便宜,莫名其妙的对我很是仇视。”

江之寒和冯承恩被他说的笑起来。

冯承恩问:“这个出价,现在有几个人知道?”

江之寒答道:“这可是最机密的东西,到目前这个时候,除了我们三位,就只有冯一眉知道个大概,小薇确切的知道这个数字。”

他思索了好一会儿,说:“好,我们最后的出价,就在这上面再加百分之十八。”

两人瞪着他,一副你疯了的神情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江之寒好像下定了决心,身体放松下来。他说:“你们放心,我还没疯。一八一八,要发要发,是个很吉利的数字。这已经是很便宜的价格了,我们只要保证能拿下来,就一定会赚钱。听你们讲起,我的评估是对方的人能量更大一些。如果我们不能在各个方面都明显压过对方一头,小顾,你们找的人大概是争不过的。”

冯承恩问:“如果对方出的价,比你加了十八爬的还要高?”

顾望山叫道:“不可能!”

江之寒笑了笑,“那就是命啰,我们只好乖乖的认输。”


阅读www.yuedu.info